微信分享图

5574 商 仲夷尊

仲夷尊
拍品信息
LOT号 5574 作品名称 商 仲夷尊
作者 -- 尺寸 高21cm 创作年代
估价 5,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
著录:
• 《筠清馆金石文字》,(清)吴荣光撰,卷一,11页,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
• 《攗古录金文》,(清)吴式芬撰;
• 《龚自珍全集》,(清)龚自珍撰,286-287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75年
• 《殷周金文集成》,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编著,编号5854,中华书局,2007年
台湾图书馆有拓片档案
铭文:仲夷作旅车尊彝
备注:
• 吴荣光家族递藏

商青铜仲夷尊,出身显赫,为晚清重臣吴荣光家族递藏,吴荣光孙辈吴荃选亲笔题跋中特别注明此器为“藏诸器之冠”。此尊器型庄重挺拔,敞口,鼓服,撇足,腹部中断一圈饰凶猛的饕餮纹,饕餮纹底层满饰细密精致的云雷文,纹饰带上下缘以一圈弦纹为饰,上缘弦纹点缀牺首,其余则朴素无饰,尊内底刻七字铭文仲夷作旅车尊彝,铭文书写清晰,富有书法感,整器制作醇厚,无繁缛之气,为商代青铜礼器中难得一见的典范。此器尚存吴荣光孙辈吴荃选于光绪辛丑(1901)三月亲笔题跋,其中所言“诚如伯祖所谓制作醇厚,铭词简略,饰无黄目,绝少繁缛之致,且活翠生朱,粲然眩目,定为商器无疑”,由此亦可知其家族对此器之重视,亦是对于清代金石学极大发展的一种见证。

吴荃选题跋:
此商仲夷尊彝为先伯祖荷屋中丞公藏诸器之冠。□仲夷名义及尺寸铢两备载筠清馆金石录,兹不再述。当是商之贤臣,受车服之锡,用以告祖者。铭七字,曰:仲夷作旅车尊彝,腹周以雷文,间以饕餮鼻,牺首纯缘,及足朴素无文,诚如伯祖所谓制作醇厚,铭词简略,饰无黄目,绝少繁缛之致,且活翠生朱,粲然眩目,定为商器无疑。《格古要论》云:铜器千年,色纯青如翠,莹润如玉,或紫褐而有朱斑凸起,此三等结秀最贵。按此器至今阅三千六百余年,款识无一磨灭,况朱碧叠铺,渥渍不浮,三等结秀一器兼备,尤堪宝贵。荷屋伯祖宦游中外四十余年,笃好金石,所藏彝鼎不下百余具,而最赏心者祗得九器,备载金石录,此器其一也。夫古人之精神命脉恒寄于文与字,然文有时而缺,字有时而灭,则当求之于史矣;史有时而不备,又当求…碑碣矣;碑碣有时而磨又当求之于金矣;彝器者又为古人之…命脉,直贯注于千百载而不磨灭者也。不独稽其制作可补…,其字画可证六书之源,其诏示来兹者,洵足启后…,不徒供文人之玩好已也。光绪辛丑(1901年)三月南海吴荃选藏并识。钤印:南海吴荃选珍藏书画印。

来源介绍:
1.吴荣光
吴荣光(1773-1843)清代诗人、书法家、藏书家。原名燎光,字殿垣,一字伯荣,号荷屋、可庵,别署拜经老人、白云山人,南海人。 嘉庆四年(1799)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迁监察御史,以事革职。起授刑部员外郎、郎中,历陕西陕安道、福建盐法道,福建、浙江、湖北按察使,贵州、福建、湖南布政使,湖南巡抚,降福建布政使,以原品休致。
吴荣光为岭南名宿,于金石书画,鉴别最精。从学阮元,嫡传阮学。又从阮家得见珍贵书画、文物,因而精研碑帖拓本、吉金乐石,成为著名鉴藏家、金石学家。著有《辛丑销夏记》、《吾学录初编》、《白云山人文稿》、《绿伽楠馆诗稿》、《筠清馆金石录》、《历代名人年谱》等。张维屏《艺谈录》谓“粤东百余年来,论书法推四家:冯鱼山敏昌、黎二樵简、吴荷屋荣光、张懈山岳崧”。《晚晴糁诗汇》称其诗“纪事述情,不规规摹仿前人。潘文恭序其集云:‘风雅一律,忠孝备于人伦;经济万言,忧乐先于天下。’足见其大概”。著有《石云山人集》、《历代名人年谱》。生平事迹见《清史列传》卷三八、《国朝耆献类征》卷一九九、《国朝书人辑略》卷八。
其作品《石云山人集》收录在《清代稿钞本》中。
2.吴荃选
吴荃选,字颂明,号文鹿。吴荣光五弟绶光之孙,尚时之子。光绪十五年(1889)举人,官内阁中书,广西补用知县。曾为福建海防出力,受赏戴蓝翎。襟怀磊落,不相信仙佛鬼神之说,而对近代科学,电、化、农、医等书籍,无不浏览而笃信。喜远涉,曾携姬载酒壮游长城,热爱名山大川美丽景色。工诗词,吴荣光在大树堂修建的“赐书楼”于光绪年被风吹毁,吴荃选为保存其先伯祖的御赐书籍、以及金石、书画等“筠清馆”旧物,筑建“陆沈园”,园内设石龙池馆,荃选与好友组织“龙塘诗社”,唱酬其间。陈青若曾赠其一联云“家藏商周四千年彝器,身游天下第一叠雄关”。擅长围棋、篆刻、书法。在绘画方面,少时已承家学,喜欢绘折纸花卉,就学后歇置。
佛山博物馆藏有清代名臣吴荣光家族画人作品一册,名为《吴氏四传画册》。内辑吴氏家族四代人的绘画作品共31帧。该画册是由吴荃选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将其家族画人扇面、册页精品汇集成册的形式包括扇面和册页,是我们研究吴荣光及其族人画学渊源的珍贵文物。

商 仲夷尊 赏析
此尊敞口,束颈,深腹,中腰外鼓,下腹明显倾垂,底部内收,矮圈足,形体较粗。上腹部素面无纹饰,铜锈斑驳较多,腐蚀程度较深。腹中部以下布有纹饰,器中部浮雕貘首,首上有双角。其下饰有弦纹两道,下腹部以雷纹为地,饰以兽面纹。圈足部位有亦有弦纹两道。器底有铭文,文曰“仲夷作旅车尊彝”。此器于清代末期出土,曾见于晚清吴荣光所著《筠清馆金石文字》一书,其文如下:“仲夷尊高九寸三分,深八寸二分,口径八寸三分,脰围一尺六寸二分,腹围一尺九寸七分,足径五寸八分,重五十六两四钱五分,腹周雷纹,间以饕餮鼻饰牺首纯缘及足朴素无纹,铭七字。按夷说文解字云胡感切,木垂花实。从弓木声,读若含上声。草木之华未发,函然象形也。上古彝器多自识其名,考高辛氏有仲堪仲熊,又仲虺仲衍世为商之贤佐,兹铭曰夷殆即虺衍之族器制……”。时吴式芬还与龚自珍一起受吴荣光之请,对其所撰《筠清馆金石文字》一书进行校注。并著录于所著《攗古录金文》之中。龚自珍在其所著书中亦对该尊铭文有跋注,文曰“旅是祭名,车形则取车服之赐而告其祖。旅与出师载主卿行旅从皆无涉。古器凡言旅者,皆祭器;凡言从者,皆出行之器。如从钟、从彝是也。祭器不逾境,逾境者用器耳。于此发其凡焉。”三位清代大家都曾作过著录或考释,正是该器的可贵之处。近年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编纂的《殷周金文集成》,对此器铭文也有著录(《集成》号5854)。
此器后历经多家。吴荣光籍贯广东佛山,其五弟吴绶光之孙吴荃选曾对此器著有题跋,料此器当时为其所得。吴荃选之后,此器复流散于世间,此次为自日本回流,使我们得见其图像,实是难得。
尊是中国古代商周时期常见的青铜器型,主要流行时期为商代前期偏晚至西周中期。这件青铜器的整体造型已经接近西周早期同类器的造型特征,商代晚期同类器已经少见,吴荣光、吴式芬、龚自珍将其定位商代,而《殷周金文集成》的作者将其定为西周早期,显示出了青铜器年代学研究早期和成熟期两个不同阶段的断代差异。我们认为,这件青铜器的年代很有可能已经到了西周早期的偏晚阶段,器型上和瞏尊颇为相似。对于此器的铭文研究,学术界也存在着不同的争议,晚清学者将其释为上述七字,而后来学者将其释为六字,认为倒数第三和第四个字应为一字,即“旅”字,则铭文为“仲夷作旅尊彝”。至于“仲夷”的身份,则仍有待于学术界的进一步研究。此器是“仲夷”所作,殆无疑义。整器造型规整,纹饰雕刻流畅,显示出了较为成熟的铸造工艺,是商代晚期到西周早期难得的艺术佳作。
此商仲夷尊彝为先伯祖荷屋中丞公藏诸器之冠。□仲夷名义及尺寸铢两备载筠清馆金石录,兹不再述。当是商之贤臣,受车服之锡,用以告祖者。铭七字,曰:仲夷作旅车尊彝,腹周以雷文,间以饕餮鼻,牺首纯缘,及足朴素无文,诚如伯祖所谓制作醇厚,铭词简略,饰无黄目,绝少繁缛之致,且活翠生朱,粲然眩目,定为商器无疑。《格古要论》云:铜器千年,色纯青如翠,莹润如玉,或紫褐而有朱斑凸起,此三等结秀最贵。按此器至今阅三千六百余年,款识无一磨灭,况朱碧叠铺,渥渍不浮,三等结秀一器兼备,尤堪宝贵。荷屋伯祖宦游中外四十余年,笃好金石,所藏彝鼎不下百余具,而最赏心者祗得九器,备载金石录,此器其一也。夫古人之精神命脉恒寄于文与字,然文有时而缺,字有时而灭,则当求之于史矣;史有时而不备,又当求…碑碣矣;碑碣有时而磨又当求之于金矣;彝器者又为古人之…命脉,直贯注于千百载而不磨灭者也。不独稽其制作可补…,其字画可证六书之源,其诏示来兹者,洵足启后…,不徒供文人之玩好已也。光绪辛丑(1901年)三月南海吴荃选藏并识。后钤盖“南海吴荃选珍藏书画印”(朱文长方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