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79 清乾隆 铜嵌宝鎏金云蝠角瑞鹿摆件

铜嵌宝鎏金云蝠角瑞鹿摆件
拍品信息
LOT号 5579 作品名称 清乾隆 铜嵌宝鎏金云蝠角瑞鹿摆件
作者 -- 尺寸 高74cm;宽52cm;鹿长35cm;高25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3,800,000-6,800,000 成交价 RMB --

「杏花春馆」款
备注:
• 法国藏家旧藏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生长于白山黑水的女真人努尔哈赤,于明万历四十四年正是称汗建国,由此拉开清朝逐鹿中原之序幕,但征战之余,努尔哈赤依然带领部从狩猎作为补给,此于《清太祖实录》和《满洲实录》中皆有记载,如“获鹿狍十只,散给有职之大臣等。”弯弓逐鹿,不仅解决生计问题,更可磨炼八旗子弟之武艺,此一传统延续下来,以骑射开国的满清王朝,坚守“国语骑射”,以文治驭天下,以武功保平安。故从康熙二十年始,于内蒙古坝上草原设立围场围猎,直至道光一朝因外寇入侵,方宣告结束。而清初皇帝围猎射得的第一头鹿,须由驿马专送北京, 供奉于奉先殿的祖宗案前。皇帝则会于每年腊月,赏赐三品以上官员鹿肉,此传统至雍正一朝更添新意,赏赐鹿肉的同时,还会额外恩赏御赐“福”、“寿” 字各一幅。故鹿,于满清皇室而言,有十分特别的意义,早期彰显文治武功,而于定鼎之后,更增吉祥意趣。
至乾隆一朝,乾隆帝是一个极力提倡“国语骑射”、尊崇祖制、敬天法祖的皇帝。乾隆十九年观览太宗皇帝所制鹿角椅后欣然写就“弯弧曾逐鹿……千秋示俭恭”御制诗一首,其后更于乾隆二十七年 、二十八年和三十七年制作鹿角椅三把,以示家法钦承。除此之外,各种以鹿为形象之陈设,频繁的经由谕旨下达。如《清档》载,乾隆七年五月初二日“司库白世秀来说,太监高玉传旨将唐英烧造之鹤鹿嗣后烧造时鹤俱要对面,其鹿脖子要直的。钦此。”而唐英在乾隆六年曾作有《瓷鹿告成,喜成四绝句》诗,欣喜的表达仿生瓷鹿烧造成功的愉悦之情。以自然界中动物形象,纤毫毕现的展示于各种材质之艺术品中,也为乾隆时期工艺鼎盛之绝佳表现。
本品即以铜鎏金嵌宝制作,呈卧姿,造型生动写实。鹿首直视前方,四足收于身侧,通体镶嵌红玛瑙雕饰的五瓣梅花,更以细密的浅阴线浅刻眉、耳、蹄足等细节之处。颈部及背部以如意云头纹装饰皮毛,四肢则饰以火焰纹。但鹿身主体皆由铜烧古而成,色泽沉郁肃穆,与鹿首生出的巨大而璀璨的铜鎏金鹿角形成鲜明对比。鹿角以插嵌的方式衔接鹿身,通体浮雕极细密之云蝠纹,排列繁中有秩,金碧辉煌。底部錾刻“杏花春馆”四字款。
杏花春馆原名“春雨轩”,雍正五年始挂御题“杏花春馆”匾额。乾隆初年改称杏花春馆。乾隆皇帝在他的《杏花春馆》诗和序中描述其景致:“由山亭迤逦而入,矮屋疏篱,东西参错,环植文杏,春深花发,烂然如霞。前辟小圃,杂时窳,识田野村落景象”。本品当为其陈设,而于《清档》中,也可屡见交各处陈设瑞鹿、祥鹿之记载。
此种硕大鹿角颇有仿古之趣味,可参见南京博物院所藏西汉青铜卧鹿。整器铸造工艺高超,姿态优美卓群,极为珍罕,虽体量巨硕,但造形雅致绝美。其身形生动写实,展现出柔缓起伏之态,但双角夸张繁缛,给予吉祥之寓意,尽显祥瑞。二者强烈的对比及碰撞,无庸置疑的展现出绝妙之视觉观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