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82 18世纪(英国) 金嵌画珐琅西洋人物中国市场梳妆盒表

金嵌画珐琅西洋人物中国市场梳妆盒表
拍品信息
LOT号 5582 作品名称 18世纪(英国) 金嵌画珐琅西洋人物中国市场梳妆盒表
作者 -- 尺寸 高15.2cm 创作年代 18世纪(英国)
估价 2,200,000-3,200,000 成交价 RMB --
出版:
• 保利艺术博物馆编,《乾隆皇帝的古与洋》,第127页,2016年
• 保利艺术研究院编:《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下)》,编号566,北京,文物出版社,2020年
「Thomas Grant」、「John Barbot」款
备注:
• 欧洲重要私人收藏
• 北京保利拍卖,2013年12月04日,编号6115

展览:
• “乾隆皇帝的古与洋”,温哥华保利艺术馆,2016年11月30日至2017年2月28日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西洋钟以其精湛的制造技术、美观的设计、变化无穷的形状,具有较高的艺术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令古今中外的收藏家们心仪不已。钟表传入中国后不久,中国人便开始了制造,其中广州是中国最早接触自鸣钟的地方,到干隆时期已经具备相当规模,成为我国生产自鸣钟的重要基地。而西洋钟在中国的流行,则与清朝皇帝的兴趣有密切的关系。自康熙始就对西方科学充满兴趣,经雍正一朝,传至干隆之时,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对西洋钟的喜爱更为强烈,且更看重它的审美功能,他命广东官员利用通商的机会从海外搜罗最精巧、最新式西洋钟,并在宫中命人研制,使中国钟表的收藏和制作达到了高潮。清代皇帝对进贡的钟表要求非常严格,尤其是干隆皇帝,对于所进适合其口味,款样形式具佳的钟表,有进必收。否则就会受到严厉申饬。此种情况之下,各地官员必须会把最好的钟表进献给皇帝,以博取其欢欣。此件梳妆盒式小座钟,便应为干隆时期的进贡珍品;非中国广州地区所造,根据钟及盒上款识推断,此件应为伦敦制造,后进贡于中国宫廷。
此钟样式和当时西洋钟风格应合。其仿欧洲建筑造型,造型端正大气,通体以18K金为材,饰镂空西洋卷草花纹錾花,镂空内嵌玛瑙板为壁,下承四足,整器金碧辉煌,处尽奢华之能事。盖盒最其上置有一小座钟,表盘为白地,配以18K金镂空西洋卷草状分针与时针;背面为玻璃材质,其内机械机芯结构一览无余。盒正面盖与盒身,共绘制三开光西洋侍女人物图,围绕以镶嵌红宝石一周。盒身上侧正中镶嵌一颗较大红宝石,作为开启盒盖之钮。盒盖开启后,盒中便呈现出梳妆工具种种,极尽奢靡。根据盒与座钟上的刻英文人名款识,可认定应为清干隆时期英国金匠为中国皇室定做。其座钟刻款名为Thomas Grant, 盒子签名款为John Barbot。John Barbot为中国清代干隆时期,为数不多的被干隆皇帝认可的英国金匠。现如今,北京故宫博物院仍存有四件他制作的座钟作品,体型庞大,做工精良;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亦藏有若干件John Barbot为出口中国宫廷制作的精美座钟器。此座钟梳妆盒内除精致西洋梳妆用器外亦置有一骨质板,其上以中文楷体书诗,取自明初叶盛的《水东日记》卷十:“王子去求仙,丹成入九天。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此诗的描绘意境便很好的体现了中国人,最有可能是中国的帝王对长寿、荣华富贵的眷恋与追求。于中国清代干隆朝,同一时期的伦敦,有很多像Barbot一样的金匠,专门制造极为奢华的奢侈工艺品,包括扇子、金盒、钟表与珠宝作品。这些作品中,一些为数不多且最为奢华的作品,是专门为欧洲各国皇室,以及此时的中国皇室定做的。Barbot自认为自己为制盒工匠,我们现如今可以找到一只制作精美绝伦之纯金,上面镶嵌有玛瑙、红宝石、钻石的座钟梳妆盒,便錾刻有John Barbot的名字,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此件拍品整器外形线条爽利平直,纹饰装饰线条却以椭圆、多边为主,形成曲直线的强烈对比,塑造一种奇妙而浪漫的形态,使人甚至完全摒弃了表盘的平面感觉,雕塑感扑面而来,犹如面对一座神秘奢华的宫廷建筑。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英国钟表,造型美观、工艺精制、色彩华丽、题材广泛,多以中国古典建筑形式的亭台楼阁为造型。钟内设有人物、动物运动景观,于中国清代干隆朝,同一时期的伦敦,有很多像Barbot一样的金匠,专门制造极为奢华的奢侈工艺品,包括扇子、金盒、钟表与珠宝作品。这些作品中,一些为数不多且最为奢华的作品,是专门为欧洲各国皇室,以及此时的中国皇室定做的。Barbot自认为自己为制盒工匠,我们现如今可以找到一只制作精美绝伦之纯金,上面镶嵌有玛瑙、红宝石、钻石的座钟梳妆盒,便錾刻有John Barbot的名字,现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此件拍品整器外形线条爽利平直,纹饰装饰线条却以椭圆、多边为主,形成曲直线的强烈对比,塑造一种奇妙而浪漫的形态,使人甚至完全摒弃了表盘的平面感觉,雕塑感扑面而来,犹如面对一座神秘奢华的宫廷建筑。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英国钟表,造型美观、工艺精制、色彩华丽、题材广泛,多以中国古典建筑形式的亭台楼阁为造型。钟内设有人物、动物运动景观,尤其以少年儿童形象居多。外壳多采用鎏金,间有镶以玳瑁、料石或蓝珐琅等物;鎏金表面有明暗光泽之分,展现出丰富的层次感。英国钟内部结构复杂,由多盘发条先后启动,带动多套机械转动,因此能在几个层面上分别或同时完成许多机械表演的复杂动作。这些自钟表作品因此成为清代帝王、后妃宫眷们最为喜爱的玩具。此钟梳妆盒式的功能、与座钟式的装饰,不仅突破了传统宫廷座钟的拘泥形制,且变为更加精致小巧的皇帝御用掌玩之物,愈加奢贵,应为通过使节礼品馈赠等途径进入清代宫廷的18世纪英国钟表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