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84 清乾隆 铜鎏金转花西洋童子打乐钟

铜鎏金转花西洋童子打乐钟
拍品信息
LOT号 5584 作品名称 清乾隆 铜鎏金转花西洋童子打乐钟
作者 -- 尺寸 高64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15,000,000-20,000,000 成交价 RMB --
出版:
• 保利艺术研究院编:《保利拍卖十五周年精品集•古董珍玩卷(下)》,编号567,北京,文物出版社,2020年

备注:
• 日本关西藏家旧藏
• 北京保利,2011年06月15日,编号7233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乾隆时期,钟表的观赏性能被大为强化,钟表开始集走时、报时、音乐、活动景观等多种功能于一体,外国进献的钟表也要迎合乾隆的口味。此钟分三层。底层为击乐台座,内设活动机械装置,台座正面为正圆表盘,表盘周围及台座以放射状镶嵌蓝、白、红、绿四色方形料石。中层亭内一西方儿童双膝跪地,手持钟锤,其面前左右各有四个钟碗,儿童身后设一组屏风,为铜鎏金藤蔓花,中间嵌蓝、白、红色料石花。顶端以中国传统十字脊屋顶为支架托起正圆形盘,盘上部附金色陀螺,半球形玻璃面下设皮球转花。此钟通体鎏金,凸雕串珠纹和毛茛卷叶,底座下设狮足,底座两侧正中饰浅浮雕双狮鹫(Griffin)前肢相抵与涡卷毛茛叶饰形成十字状。狮鹫长有狮子的躯体与利爪、鹰的头和翅膀,其最早出现在古巴比伦神话中。整器外形线条爽利平直,纹饰装饰线条却以椭圆、多边为主,形成曲直线的强烈对比,塑造一种奇妙而浪漫的形态,使人甚至完全摒弃了表盘的平面感觉,雕塑感扑面而来,犹如面对一座神秘奢华的宫廷建筑。
正是在这么一座微缩的庄严建筑之上,逢正点时,屋顶转花自转的同时围绕中心翡翠转动不已,宛若花开,颜色频频转换,意趣盎然。同时敲钟儿童依次敲击钟碗,由于钟碗大小、厚薄的差异,产生不同的音阶,清脆悠扬,儿童且随着音乐摇头晃脑,煞是可爱。在沉静庄重的介质上如此不落痕迹的表现动态,可见当时艺匠们对于空间感与立体感的探索,无疑已触碰到了很深的层次。
每小时报时所用活动零件不计其数,细钢柱连接转花,齿轮带动钢柱转动,转花也随着转动,又将人物头部、双臂连接在由齿轮转带的链条上,链条转动,便产生童子依次敲击钟碗的情形。每一刻钟奏钟一次,一共四首不同的曲子轮番演奏。其实钟表所独具的律动美与这些外加的机械特质不谋而合,钟表工匠们也努力使它们更加有机地结合,并通过另辟蹊径的表达方式将之发挥到了极致,比如金色镂空表盘指针,最大限度地减低了视觉受阻而造成的观看盲点,使人可以地更贴切的观察到机芯运转的奇妙旅程,心思巧妙,令人惊叹。
清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英国使臣马噶尔尼前往热河行宫觐见乾隆皇帝。关于觐见礼节,马噶尔尼拒绝行双膝跪拜礼,最后表示可“顺其国俗”,行免冠屈一膝深鞠躬礼。乾隆不悦,称其“妄自骄矜”,对其所请两国贸易和建交问题一一驳回。而此钟之双膝跪地打钟西洋童子,显然与西方单膝行礼的礼俗并不相符,应为投皇帝所好,专门特制的寓意吉祥的贡钟,以满足皇帝的自大心态。查清宫藏钟,由18世纪伦敦著名的钟表匠威廉森制作进贡的铜鎏金写字人钟,可与之相对照。该铜钟最底层的写字机械人在启动开关时,一个欧洲绅士模样的机械人一手伏案一手执笔,在发条驱动下,可以灵活自如地书写“八方向化 九土来王”八个汉字,书写时,机械人的头部随笔摇动,书写时“竖、撇、横、捺”一丝不苟宛如一位书法家。西洋绅士写中国贺联,由此曲意逢迎的心愿可窥见一斑。
“在我所见到的四五十个宫殿,特别是在妇女的房间内,竟意外地发现了他们所陈列、收藏的伦敦制造的钟表特别丰富。”
乔治·马噶尔尼(George Macartney)(1733-1806)
英国外交官,1793年以庆贺乾隆八十寿辰为名出使中国。
故宫博物院藏英国钟表,造型美观、工艺精制、色彩华丽、题材广泛,多以中国古典建筑形式的亭台楼阁为造型。钟内设有人物、动物运动景观,尤其以少年儿童形象居多。外壳多采用鎏金,间有镶以玳瑁、料石或蓝珐琅等物;鎏金表面有明暗光泽之分,展现出丰富的层次感。英国钟内部结构复杂,由多盘发条先后启动,带动多套机械转动,因此能在几个层面上分别或同时完成许多机械表演的复杂动作。每逢击钟报时,还能发出悦耳动听的音乐。这些自鸣钟因此成为清代帝王、后妃宫眷们最为喜爱的玩具。此钟装饰、功能尤其是击钟儿童设置与故宫现藏西洋童子钟几乎完全可以相互印证,应为通过使节礼品馈赠等途径进入清代宫廷的18世纪英国钟表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