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85 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
拍品信息
LOT号 5585 作品名称 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
作者 -- 尺寸 高46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嘉庆
估价 25,000,000-35,000,000 成交价 RMB --


备注:
• 英国藏家旧藏
• 伦敦佳士得,2011年7月7日,编号9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广州钟表(节选)关雪玲
广州是清代民间机械钟裱制造的重要中心之一,是中国最早接触自鸣钟的地方。广钟以其独特的风格受到人们的关注。
广州钟裱的兴起得益于其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明末清初(十七世纪中期),欧洲传教土把自鸣钟带到广州,并用其疏通官府,拉拢讨好中国官员,引起了人们对自鸣钟的兴趣。此外,康熙中期(十七世纪末至十八世纪初)下令开海禁,在东南沿海设海关,监督和管理进出口贸易,广州是当时中西方贸易的中心,由外国进口的西洋钟大量在广州集散。受这些因素的影响,广州开始出现钟表制造业。档案记载证明广州造钟的历史可追溯到康熙时期。乾隆时编纂的《广州府志》在谈到广州的钟表生产时说:“自鸣钟,本出西洋,以索转机,机激则鸣,昼夜十二时皆然。按:广人亦能为之,但未及西洋之精巧。”到乾隆时期已经具备相当规模,成为我国生产机械钟表的重要基地。
当年,广州既有本土人开设的制钟作坊,也有欧洲人开办的钟表工场。欧洲商人为了获得更大利润,从国内运来机械设备,派遣匠师,在广州开设了钟表工场。如英国东印度公司的船长, 英国人马金图斯(Willam Mackintosh) , 经常来往于伦敦和广州,他就在广州开设了一个工场。另一工场是十八世纪伦敦著名的钟表匠詹姆斯•考克斯(James Cox)的后人所开。
有清一代,广州钟表被地方官员“任土作贡”作为贡品献给皇帝,使清宫成为广州钟表最集中的典藏地。从清宫现存的广钟藏品来看,广州钟表一个最突出的特点即其表面多是色彩鲜艳的各色珐埌。这种珐埌又称“广珐埌”,有黄、绿、蓝等颜色。珐埌上的装饰花纹细密繁缛,很有规律,是其他地方的钟表所不具备的。
“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为清乾隆-嘉庆时期广州地区制造的钟表,简称“广钟”。“广钟”可以分为三大类:第一类为极品广钟,极品广钟主要为朝臣进贡给皇帝把玩、收藏和使用的钟表;第二类为精品广钟,精品广钟主要为富商及大臣采买和收藏的钟表;第三类为普品广钟,普品广钟则为大众百姓所购买及使用。

本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其钟盘由指针、罗马数字刻度及一圈中国汉字组成。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圈中国汉字是嘉庆皇帝在登基之前题写的一首自勉诗:“昼夜循环转,随时运不停,静观分刻数,岂敢自安宁”。钟盘上还有“当今御咏”等字样,可以证明,此钟表制作完成于1796年嘉庆皇帝登基之后。
康熙皇帝在《咏自鸣钟》里提到:“法自西洋始,巧心授受知;轮行随刻转,表按指分移。”在这句诗里,康熙帝不仅提到了钟表的形态、外形和走时三者之间的关系。同时他还提到:“清晨勤政务,数问奏章迟。”这样看来,钟表对于康熙帝来说不仅仅是一件收藏和把玩的玩具,还是自勉及自我督促的计时器,它是非常具有实用性的。
乾隆皇帝在乾隆三十七年冬天的时候,写下了“何处生冬早,东生洋表中。来之经大海,运不畏寒风。”的诗句。乾隆皇帝在诗中指出:洋表从西方传进来,春夏秋冬四季之时,对钟表并无影响。
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的御制诗是嘉庆皇帝没有登基之前作为皇子的时候写的。台北故宫博物院同样有一块带有嘉庆皇帝御题诗的表,表中的诗句为:“昼夜功无间,循环二六时。枢机迭轮转,分刻细迁移。”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的这块表中的御题诗则是嘉庆皇帝登基之后所作。这首诗的全文比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上的诗文要长。可以看出,嘉庆皇帝对于钟表有某种特殊的感情,同样也将钟表视为宫廷生活中的一部分。

18世纪末期,广钟的生产规模及制作工艺都已达到相当成熟的状态,广钟最大的特点就是非常具有装饰性,就拿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来看,钟表的侧面由“广珐琅”制作而成,“广珐琅”是广州地区所特有的一种珐琅工艺,这种工艺最重要及特殊的就是蓝色色调,这种蓝色色调采用了贴箔珐琅,同时还有孔雀羽毛及纹络的细节处理。它旁边还有一个葫芦造型,葫芦在古代有着福禄及多子多福的美好寓意。可以把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定位于本土制作的钟表,也可以称它为广州极品钟表的代表作。
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分上下两个部分,上面是钟壳,下边是底座。钟壳由珐琅包裹,钟表底座则全部采用鎏金镂空的金属工艺制作而成。即使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跟“18世纪铜鎏金太平有象水法转花音乐自鸣钟”比较起来显得小巧许多,但它的视觉冲击力比较强,整体的对比感也非常强烈。因它的体积较为小巧,移动时较为方便,所以,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很大可能是放在嘉庆皇帝书房或贴身使用的。由此可以看出,嘉庆皇帝不仅要观赏它、聆听它还要为它题写诗句,也足以证明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深得嘉庆皇帝所喜爱。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不仅具有帝王气,更重要的是它所具备的机械功能,不仅能走时还可以计时。
钟表的顶部是一个菠萝,17世纪,一位名叫卜弥格的传教士写了一本《中国植物志》。这本《中国植物志》里记录了菠萝的影像,后来这本书传到了西方,西方人认为中国的菠萝非常特别,之后,便把菠萝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这件“清乾隆-嘉庆 铜鎏金御题诗西洋游戏人物钟”就是很好的体现。此外,菠萝元素还被引申为中国特有的风土人情。
广州钟表另一特点是具有非常浓郁的民族和地方特色。就其造型而言,整体外型多为房屋、亭、墓、楼、阁等建筑式样,或者做成葫芦、盆、瓶等具有吉祥含义的器物形状;具体到活动玩意装置的主题设计方面,广钟上附加的活动玩意或者以文字对联形式表达祝愿,由人持握展开,如“福寿齐天”“万寿无疆”、“时和世泰”、“人寿年丰”等;或者以特定的景物搭配,使其具有吉祥祝福的意义。如以三只羊寓意“三阳开泰”,以“福禄寿”三星、灵芝、仙鹤、鹿、佛手寓意“福禄长爵”等。广州钟表上还安设有水法、转花、变花、跑人、跑船、转鸭、鸟音等。这些活动玩意在音乐伴奏下表现着自然界的各种运动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