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588 清乾隆 御制「湘江秋碧」连珠式琴

御制「湘江秋碧」连珠式琴
拍品信息
LOT号 5588 作品名称 清乾隆 御制「湘江秋碧」连珠式琴
作者 -- 尺寸 琴长101.5cm;隐间91cm;首宽15cm;肩宽16.8cm;尾宽12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咨询价 成交价 RMB 43,700,000
出版:
• 《Oriental Lacquer: An exhibition organised by guest curator, F. Bailey Vanderhoef, Jr.》,圣巴巴拉美术馆,美国加州圣巴巴拉,1976年,编号8
「乾隆十年秋补桐书屋制」墨书款
备注:
• 山中商会,纽约
• Parke-Bernet Gallerise,山中商会藏东方艺术品清库专场,第三部分,1944年6月28日,编号23
• F. Bailey Vanderhoef Jr.(1913-2008年)旧藏,美国加州奥海镇
• 香港苏富比,2016年10月05日,编号3605,成交价5564万港币

展览:
• 《Oriental Lacquer: An exhibition organised by guest curator, F. Bailey Vanderhoef, Jr.》,圣巴巴拉美术馆,美国加州圣巴巴拉,1976年,编号8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II——郎世宁绘《纯惠皇贵妃油画像》暨18世纪盛清宫廷艺术的西洋风”,北京,2021年10月15日-11月02日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乾隆御制“湘江秋碧”琴,琴样为连珠式,金徽,朱红漆,通体仿刻梅花断纹。琴面造型浑圆,琴面、琴边发连体小蛇腹断纹。琴面岳山至七徽处绘有祥云闲鹤。琴轸、雁足等刻有鹤舞祥云纹,填以金漆。琴面无琴弦摩擦之痕迹,未经长期抚弄。琴底龙池、凤沼等为如意椭圆形设计,更于龙池、雁足间开二寸许椭圆音孔,此为一般琴制所无。
此琴为汪尤敦、张若霭奉旨所制,苏州织造图拉监制。《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总汇》有关此四琴制作事项,始于乾隆十年末:“十二月初二日:乾隆十年十一月十五日汪尤敦、张若霭奉旨所制四琴着庄亲王遴选良工会同造办处悉心斟酌,其金徽、玉轸等件具仿古样制办。”
乾隆14岁(雍正二年)始在瀛台南侧书屋读书。书屋门前有两株梧桐。双桐相厮相伴,后一树于乾隆十年(1745年)枯死,遗下独树无无依,遂补植新桐,因以更名为补桐书屋。乾隆感怀廿年前往事,惜老桐旧材而下旨制成四琴,各赐其名并题诗。四琴于当年末始制,十一年(1746年)秋季制成入匣。 名之曰“瀛蓬仙籁”、“湘江秋碧”、“皋禽霜唳”、“云海移情”。既成匣而藏之,仍置补桐书屋中。“湘江秋碧”位列第二。
凤沼纳音处篆文墨书琴名:“湘江秋碧”,钤“御赏朱印”。二百年后一代伟人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这让我们理解“湘江秋碧”呈现了何等壮美而又真实的秋色:琴面罩乾隆朝独有甜红,这“红”,明艳润朗唯有湘江沿岸红林尽染可描摹;通体针划半圆断纹,层层叠叠如秋水回流,这“碧”,青绿透澈只有水色能名状。
龙池、雁足间二寸许椭圆音孔纳音处墨书铭:“乾隆十年秋补桐书屋制,尺度一依钦定律吕正义”。钤“比德”朱印。乾隆十年,宫内琴事连连。皇帝下旨对宫中所藏古琴进行大规范修缮和查考,最终确定共有二十四床。至七月初七,下旨配匣,统一添加月白穗子。之后乾隆帝意犹未尽,年底又为自己制作了这四床纪念式古琴,摆放于补桐书院。这是乾隆朝仅见的宫廷斫琴记录。“比德”出自《礼记》“君子比德于玉焉”,是乾隆御用收藏钤印,多用于乾隆本朝特有御制。
龙池纳音处墨书铭:“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湘江夜月来水仙,牕暎飘萧绿阴鎻。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御制”。钤“乾隆御笔”朱印。左手书,右手琴。读书养性两不误——补桐书屋作为乾隆皇帝个人情怀的小天地,对于乾隆皇帝具有独特意义,四琴是作为充满皇帝私人感情的纪念品而产生和存在的。
乾隆自注:补桐书屋题四琴之作。旧桐已枯,命工斫为四琴,名之曰“瀛蓬仙籁”、“湘江秋碧”、“臯禽霜唳”、“云海移情”。既成匣而藏之,仍置补桐书屋中。徘徊感旧,辄以命篇。
“瀛蓬仙籁”:
弱水汤茫不可极,有山三点突焦墨。
齐人扼腕徒相忆,中多不死森森植。
不为爨下为牖北,无弦亦可鸣以默。
静好天然中绳尺,凤嗉玉轸太古式。
偈演无生仙籁畟,比丘得道山叟寂。
补桐主人余结习,枯荣入目迷五色。
“湘江秋碧”:
不解攫醳解琴意,七弦挂壁何不可?
晖十有三丁晨星,导和理性图书左。
湘江夜月来水仙,窗映飘萧绿阴锁。
何须鸣玉觅金儒,爱渠亦复周旋我。
“皋禽霜唳”:
招鹤栖桐桐即鹤,斫桐肖鹤鹤即桐。
幻哉今昔今原昔,是一是二将无同!
龙龈凤额浑余事,春风秋月何匆匆。
“云海移情”:
补桐时节桐森森,因风常作太古音。
曾不数年邻死灰,当前枯菀同陶阴。
底俟为薪识伟物,雷霄裁作冰弦琴。
成连古有今则无,移情讵必云海深?
棐几高张殿阁凉,南风一曲渺予心。
现今存见乾隆御题之琴约有十来张,多为唐宋之制,且大凡为博物馆之珍藏。乾隆御制之琴仅有文献所记四张,几经世代交替,散落民间,辗转流转,历经两百七十年,唯“湘江秋碧”重现,弥足珍贵矣。20世纪日本古董巨商山中定次郎曾从满清亲王贵族手上购得此琴。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政府将其财产充公拍卖,在第三场拍卖会上, 为探险家F. Bailey Vanderhoef Jr. 竞得。1976年借展于圣塔芭芭拉艺术博物馆一场漆器展,编号8,当时展览图录误以为琴上纪年是补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