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613 明 15世纪 铜鎏金仿大理观音坐像

铜鎏金仿大理观音坐像
拍品信息
LOT号 5613 作品名称 明 15世纪 铜鎏金仿大理观音坐像
作者 -- 尺寸 高37cm 创作年代 明 15世纪
估价 3,500,000-5,500,000 成交价 RMB --
出版:
Ann Ray Martin,“American Mandarin”,Connoisseur,1984年11月,页95.

北京宫廷

备注:
1. 至迟1984年进入安思远私人收藏,纽约,编号No.SC101
2. Galaxie Art & Gift Company,香港,1988年
3. 美国企业家暨慈善家赫伯特 · 欧云 (Herbert Irving) 伉俪珍藏

此件拍品出处于保税状态下,具体信息请联系北京保利拍卖中国古董珍玩部工作人员。

此尊明15世纪铜鎏金仿大理观音菩萨坐像为北京宫廷所做仿宋代云南地区所特有的阿嵯耶观音风格造像,铸造精美且富有重要的学术价值,是市场上难得一见的明代北京宫廷仿大理国风格造像之代表,是明代北京与地方之间佛教美术互通交流之见证。
此尊观音头梳高大发髻,发髻正面安化佛阿弥陀佛,发髻两侧各垂多条粗发辫,发辫逐层间次排列,极富少数民族区域风情。脸型浑圆,双目下视,眼睑低垂,鼻梁挺直,鼻翼饱满,双唇厚实,面部特征仍为标准的北京宫廷风格,端庄大气,别具一格。其体态端正,躯体饱满,颈部的璎珞及服饰的表现方式为典型明代北京宫廷延续元代造像服饰样式的传统,伞状的璎珞搭配层叠流畅的衣纹,与发髻繁冗的装饰风格形成鲜明的对比,一动一静,一满一简,协调而平衡,极富视觉美感。其莲花座之样式则同样与明代同时期之北京宫廷造像所特有的莲座极为相似,可知其产地应为北京宫廷,只是在风格上借鉴了云南地区传统造像中的独特样式,是一尊极为特殊且在铸造时极富匠心的作品。(图片1)
观音信仰作为云南佛教的重要表征之一,占有非常显著的位置,观音的地位甚至高于释教本师释迎牟尼佛。在洱海区域的各民族宗教意识中,观音即被视为代表佛教。而大理地区的观音造像在造型风格上最富有代表性的即阿嵯耶观音,其与各个区域、时期之观音造型均截然不同的独特样式为大理地区所特有,在全球佛教美术收藏界享有盛誉,并被亲切的称为“云南福星”。

阿嵯耶观音是梵汉合译的名称,意为“圣观音”,其中阿嵯耶是印度梵语,意为“圣”。其流传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大理国之前的南诏时期,相传南诏王细奴罗建立南诏国时得到阿嵯耶观音的护佑,因而率先打破铜鼓铸造了阿嵯耶观音像。而在南诏时期的历史文献上也有明确的记载。在记载南诏历史和风物的《南诏图传》上,出现阿嵯耶观音的名称和图像,是阿嵯耶观音名称和图像的最早着录。(图片2)在之后大理国时期张胜温创作的《梵像卷》中也出现了阿嵯耶观音的形象,但名称换成了“真身观世音菩萨”。由此可见,阿嵯耶观音最早出现和流行于南诏时期,到大理国时期,其信仰习俗继续得以延续,是我国唐宋时期生活于今天大理地区的白族先民普遍崇信的佛教尊神。(图片3)而此尊观音像从工艺、莲座样式、铜质、鎏金等各个方面来看,仍然为明代15世纪北京宫廷所做造像,应是当时北京地区对于云南独特的区域风格的一种模仿。
而有趣的是,西藏大昭寺藏有一尊铜鎏金无量寿佛像,在台座上有藏文“丽江土司造”之铭文,是明代地方政权对于永宣宫廷风格的模仿之作,由此亦可知,在明代早期经历了从元代到永宣造像的巨变之后,云南地区的造像风格已经不可避免的被永宣造像所影响,这既是时代的变革,亦是造像样式演进所必然的结果。(图片4)而此尊仿大理风格观音像的出现,刚好为我们从另一个侧面展现了永宣宫廷造像风格更为丰富的艺术语言,其博采众长与兼容并蓄远超我们过去对于永宣宫廷造像程式化样式的认知,其造像的开脸与体态统一,是对时代风格的坚守,而其在样式上的丰富亦是对于造像艺术各个不同区域风格整体的继承与发扬,富有重要的艺术与学术价值。
此尊造像曾为美国著名收藏家安思远所藏,后进入美国著名企业家暨慈善家赫伯特·欧云收藏之中,可见其在西方世界的宗教美术收藏版图之中的重要性,流传有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