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6366 明 酱釉开光犀牛望月、松鹿、玉兔纹盏

酱釉开光犀牛望月、松鹿、玉兔纹盏
拍品信息
LOT号 6366 作品名称 明 酱釉开光犀牛望月、松鹿、玉兔纹盏
作者 -- 尺寸 直径13cm 创作年代
估价 550,000-850,000 成交价 RMB 828,000


备注:(传)日本寺庙旧藏。

南宋吉州窑剪纸贴花盏赏析
吉州窑是宋元时期最富创造性和艺术性的窑口,位于今江西吉安永和镇,以剪纸贴花、木叶纹、玳瑁釉最为独特出名。剪纸贴花俗称“漏花”,日本翻译为“玳皮”,唐代已有烧造,多见于寿州窑、长沙窑。而吉州窑剪纸贴花是在前者的基础上、独创用两种铁含量不同的釉料,先后两次施于同一坯体的技术,把剪纸贴花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本盏即是其中一例。
盏敛圆口、斜直壁,外壁略带弧度,口沿以剪纸花卉装饰一圈,内壁规律装饰六花瓣口剪纸开窗画片三处,盏心贴对瓣团花,外壁泼洒玳瑁釉,呈现鹧鸪斑花纹,整体施釉至底部,修足精细,底足露胎,胎色暖白。细观此盏宝光内蕴,釉面细润油酥,布满莹细开片,当为岁月漫长推演之痕;六瓣口剪纸开窗之式样,与1980年北京丰台区金代王佐乌古伦墓出土、现藏国家博物馆的六瓣花形玉环完全相同。三幅开窗,似三幅宋画水墨小品,笔简意精,状物传神,三只动物的眼睛、身体的花纹都清晰可辨,无论从工艺的难度、纹饰的稀有性和艺术性上,罕有出其右者,是一件极为难得的宋瓷精品。检索各大公私收藏,仅在台湾鸿禧美术馆发现相同一例,尺寸比本品略小,其存世之罕,可见一斑;吉州窑址亦出土相类残片,见台湾谢明良教授着《陶瓷手记》页145图1(上海古籍出版社)。
本件吉州盏口沿残留宽边银扣痕迹,近口沿处还有一圈剪纸花卉装饰,与当时南宋流行的单衣领抹镶嵌有异曲同工之妙,斗茶时起到指示水线的作用。主体图案分别为“坤牛望月”、“呦呦鹿鸣”、“玉兔呈祥”,简析如下。
明月当空,晚风婆娑,芦苇摇曳处,一只玉兔坐地左顾,凝望着左上方的圆月。我们熟知的玉兔传说,兔皆在月中或捣药或其他,而此兔却移出月宫,席地而坐,何也?魏人宋均《运斗枢》有言:“行失瑶光,则兔出月”;西汉刘安《淮南子·本经训》:“瑶光者,资粮万物者也”;宋《符瑞志》:“帝颛顼高阳氏,母曰女枢,见瑶光之星,贯月如虹,感己于幽房之宫,生颛顼于若水。”综上,当月亮运行至北斗第七星时(瑶光为北斗第七星),则兔出月,瑶光即是养育万物之意;同时,作为“五帝”之一,黄帝之孙、昌意之子的上古部落首领颛顼,也是伴随着瑶光而出生的。如果说玉兔在月中捣药的形象,是人们渴望长寿的美好愿望,那么离开月亮的玉兔坐地望月,则寓意瑶光出现,治理国家的圣君也会出现,乃祥瑞之兆。
《诗经、小雅》中记载:“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茶盏的第二个画面,正是此诗意境的呈现。小鹿步履轻快,微扬下颔,引颈弓背,似在呦鸣;左边枫树茂盛,枝叶低垂,似在倾听,一幅悠然自得的原野场景映入眼帘。整个画面构图,颇有“马一角、夏半边”之韵,枫树的造型又与沈子蕃缂丝《秋山诗意》有几分神似。因“鹿”“禄”同音,“鹿寿千岁,满五百岁则白”,常寄托古人希望升官发财、长命百岁的祈愿。
本件器物第三个画面“坤牛望月”,该主题在宋代的玉件、铜镜、磁州窑、耀州窑等时常出现,其典出宋《评砂篇》:“坤牛为物,上能通天(故必有月亮),下能分水,科举梦此,子丑联捷.....商贾梦此,涉江泛海,必获珍宝之货”,吉祥之意,了然也。倒是此画片的巧思精工,尤为精绝。左上角,一牙弦月在树干叉技的缝隙中隐约透出,右半部则显出湖石一角,并在空间很小的开窗内刻划了五层水波纹(水波纹的表现手法,与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藏南宋《仙人过海图》极为相似),每层都精雕细镂,错落有致,毫无拥挤压抑之感,让人不禁拍案惊叹宋代良工的高超技艺。
盏中心的对瓣团花,是由两个六瓣花卉拼对而成的一朵大团花,其构图方式与日本相国寺藏、被奉为国宝的南宋吉州窑漏花牡丹团花盏如出一辙。在日本许多大家族会将茶碗供奉收藏于本家族的寺庙里,鲜有对外交流,更是耻于市场上流通,如临宇山人之油滴盏,即是松平不昧旧藏和“旧国宝”的身份,但在拍卖时并没有提及或刻意被隐去。本件器物传为日本寺庙释出,盏口沿的银扣也被人为拆除,亦或也有了更好的解释。此件南宋吉州窑剪纸贴花盏,构图精细讲究,突出以形写神,不排除仕人贵族提供蓝本共同参与创作(今杭州德寿宫遗址亦出土吉州窑剪纸贴花盏残片),以供友人聚会品茗时的茶百戏所用,或许也是其传世稀少的缘故。盏内的三幅“宋画”,因那美好的寓意与象征,把不同时代赏玩者的时空拉展开去,延展成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