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091 梁铨 2006年作 茶的譂

茶的譂
拍品信息
LOT号 0091 作品名称 梁铨 2006年作 茶的譂
作者 梁铨 尺寸 120×90cm 创作年代 2006年作
估价 55,000-70,000 成交价 RMB --


镜心
这些零零总总的线条,它们各自存在时看似没有意义,但是当它们毫无规律地组成一个整体的时候,画面就完整了。“丰富”和“空”在这里实现了统一。平平淡淡和轰轰烈烈并无任何不同,对“空”的追求使我的生活态度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我以为那是比在艺术上的探索更重要的事情,实际上,这两者也是同一问题的两个方面。曾几何时候,我也学会了象那些普通的老年人那样每天出去散步,去河边的花园,活动活动现在还并不十分僵硬、但行将越来越僵硬的腰和腿。时而静静地坐在树下,神思不属。心情平静,已经过了喜欢深思的年龄、只是坐在那里而已。有些时间里,我都不思考;也有的时候,纷繁芜杂的念头接踵而来。这些念头来去如风,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它们只是对往事的一种非此即彼的回忆碎片而已。这种毫无规则的回忆碎片,它们的出现和消失,呈现一片没有任何规则的乱数效果。某一瞬间,我会回忆起很多年前的一天,那一天没有发生任何事:下一刻来临之前,它(这段回忆)转眼间已经烟消云散,另一天的回忆则随即浮现在眼前。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天并不是刚刚想起的“那一天”的延续。即非它的“明天”,也不是它的“昨天”,而是不知道是前是后以及相隔多久,彼此之间难以构成任何关系。而这一天,也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我的创作还在喋喋不休中继续着,但是我觉得自己现在很好。我等待着、思索着,思索着、等待着。忐忑不安,我已经想不起任何问题,抑或是那些问题都已经解决了,也有可能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存在过任何问题。置身于这个毫无规律的、细致而又真实的“空”的世界里,我对于自己现在这种胸无大志的因循自守、宁静内敛也相当满意:我没有做任何事。——梁铨
梁铨的作品自然地暗合了一种与我们这个崇尚新奇、日趋浮躁的时代若即若离的疏远感。他似乎想用他独特的形式表达一种人在受到压制时细腻而委婉的情感。他的作品体现了一种蕴含着社会历史内涵的时代感伤,又漫溢着一种因克制与理性而带来的高贵气质。令人惊叹的是,他的作品所传达出来的这种克制的制作与无拘无束的涂写被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一起,构筑出一个优雅恬淡。花轻若梦、雨细如愁的芬芳世界。
追溯梁铨创作的心路历程,可以看出,一方面,它闪烁着西方文化中理性的光芒:另一方面,画家本人又不得不时时面对有着深厚积淀的传统文化的召唤。他的创作取向植根于高度个人化的历史体验,或许他的作品只有放置在这种历史体验中才可能被充分理解。他持之以恒地细致叙述他的个体体验,而他借以表达对现代化进程态度的艺术媒介也相应保持着恒定性,这一点远非那些浮光掠影的趋时画家可比,正是如此才构成了他作品的理性力量和精神诉求。——皮道坚
梁铨是敢于将“空”这样一个概念放入水墨实验的艺术家。这样的立场或者出发点很容易将实验推向历史问题。梁铨甚至要告诉我们一些自然主义的象征,说,精神世界的民主性给予了今天实验水墨艺术家一个合理的空间。艺术家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控制中进行的,这样的控制也许包含一种传统的教养,因为他的那些不具有空间占领性的涂写完全没有影响安静的秩序。梁铨初期的拼贴保留了对现实问题的反映,在技术上的讲究表现出他的版画领域的经历。这样的结果是,在很有逻辑的思想与技术的支持下,我们看到的反而是一种被不同理解和琢磨不定的“空”。梁铨在这样的逻辑下最后放弃了物象提示的可能性。他像修行一样地琢磨碎纸条,安排它们的位置与空间,并且在这样的修行过程中安静地把握与控制它们之间的关系。充分使用笔墨的人会产生疑问,水墨的实验果真可以如此吗?这提示我们看到了梁铨实验的重要性,因为“走出水墨”反而在“抱空”、领会禅意的灵魂中发生,这在我们暂时必须承认的物理世界中,是一种安静的、并非自言自语的革命。——吕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