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804 清乾隆 青花御题诗烛台

青花御题诗烛台
拍品信息
LOT号 0804 作品名称 清乾隆 青花御题诗烛台
作者 -- 尺寸 高23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600,000-800,000 成交价 RMB 840,000

“乾隆年制”款
烛台分段烧造,拼接组装而成,有大中小3层圆盘,分别是灯盏托盘,中层蜡盘和底层托盘。中间以线条起伏、富於变化的3截圆柱相贯联,器型线条起伏收放多次,使这件器物极富韵律节奏之美。以青花描绘纹饰,自顶盘内的如意云纹起,有连珠、卷草、缨络、贯套花卉、忍冬、御题诗、落花流水、缠枝莲、什锦花卉等十余层纹饰,是一件精心设计、工艺考究的官窑力作。这种分层拼装,曲线多变、纹饰超过十几层的工艺风格,令人联想起唐英於乾隆五、六年制做的青花五供中的花觚。烛台青花发色沉着,胎釉质密,尚有雍正遗风。中层蜡盘以隶书写乾隆御题诗:
“谁将大邑瓷,相并九华枝。
继昼明为用,无尘静与宜。
消闲觅句际,伴影读书时。
何必昭阳殿,徒夸金玉为。
乾隆甲子春二月御题”,并“乾隆”阳文篆书方章
此诗名为“咏花瓷书灯”,收录於《乾隆御制诗初集•卷二十》。
大意如下:全诗首先以杜甫曾歌咏过的胜霜雪、轻且坚的四川大邑白瓷比拟此件烛台的胎质,继而描写拼接而成如同花枝。夜幕来临时,照亮了乾隆的书案。在他读书觅句之时伴随左右,如影随形。这花瓷灯已是如此完美而适用,又何必像汉宫昭阳殿里,一切物件都要用黄金和白玉来浮夸地装饰呢?可见乾隆帝对设计、制做这件烛台的满意程度。
此诗作於乾隆甲子春二月,即乾隆九年(1743年)。
据傅振伦先生《唐英瓷务年谱长编》,乾隆九年甲子二月,唐英“奉旨烧造御笔诗青花瓷灯”,并引用《清档》乾隆纪事:“二月初九日,太监胡世杰将青白花书灯一件、御笔诗一首,交唐英照此款式并蜡盘里的字样,先烧几件送来,其字并图书,据按青花白地一色烧造。”因此,本间书写乾隆甲子春二月御制“咏花瓷书灯”诗的器物,便是《清档》中这批“青白花书灯”的一件,为乾隆亲自创意,太监胡世杰送交,唐英奉旨督造,再送入宫中供乾隆御用的一件“唐窑”名品。而此烛台清代本名应为“书灯”,是一种文房器具,与乾隆瓷制五供中的烛台的功用、造型均不相同,後者在清宫档案中被称为“蜡台”,与“书灯”相较一俗一雅,泾渭分明。
此书灯底款为双圈篆书款,“乾隆年制”四字按十字形分布,有如制钱布局,篆法亦独特罕见。乾隆官窑瓷器最初期沿袭雍正之六字楷书款,後多为篆书方形印章款。此器制於乾隆九年,或为乾隆官窑落款方式由楷而篆但尚未定型的一个例证。
又,综合考察唐英在乾隆朝初年的职业生涯,可以发现自乾隆五年至乾隆八年,是唐英仕途和事业充满波折的岁月,御窑厂供御的瓷器屡屡由於不称新皇帝乾隆的心意而致使唐英多次被严加申斥。例如六年的批示中乾隆说:“数年以来所烧造者,远逊雍正年间所烧者”。又在八年下旨要唐英自己掏钱两千多两银子赔偿未烧好的瓷器。 唐英痛定思痛,摸清新皇帝喜好新奇器物的心思,努力创造、试验各种“新式玲珑巧工之器”,如交泰瓶、轿瓶、转心瓶等,於是乾隆八年、九年之际,君臣关系得到缓解。
就此件书灯而言,其工艺形式复杂、华丽、多变,灵感得益於唐英创烧於乾隆五年的青花花觚和蜡台(蜡台在英国维多利亚•艾尔伯特博物馆有藏),亦是“新式玲珑巧工之器”。而其制作年代也至关重要。乾隆九年为“甲子”年,而“甲子万年”为歌颂皇帝万寿无疆、江山永固的吉语。故唐英赶在甲子年到来的一个月,於乾隆八年十二月初一日奉上给乾隆帝新造的“万年甲子笔筒一对”,他在奏折中说:“工匠人等以开春正当甲子万年之始,悉皆欢腾踊跃。”,“不日而成”。此笔筒供御之後,自是龙颜大悦。乾隆九年开春,甲子年正式到来,乾隆帝御书“咏花瓷书灯”诗,命唐英亲自督造而成,使这书灯也成为一件象征“甲子万年”的祥瑞佳器。书灯制成後,乾隆帝又於春三月二十六日再次御笔《咏花瓷书灯诗》,颁关厂监督唐英勒石於景德镇并建御碑亭。故在乾隆一朝的御窑史上,这件书灯虽小,却是一件含义极深的重器。
同样器物见於南京博物院收藏,但尺寸小於此件,高13.1cm。应为那批书灯中奉旨将尺寸“收小些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