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101 齐白石 黄花酒 镜心

黄花酒
拍品信息
LOT号 1101 作品名称 齐白石 黄花酒 镜心
作者 齐白石 尺寸 17.5×57cm 创作年代 --
估价 200,000-300,000 成交价 RMB 336,000

款识:黄花酒。白石。
印文:齐大
此为重阳节时令之作,赏菊、饮菊花酒为古已有之的习俗。古时菊花品种单一,多为黄色,故亦称黄花。白石一生画菊很多,菊花于白石不仅是情趣,且有深意,或比喻秋天物华,或显示老当益壮,此作则隐含了一种无以寄托的亲情所带来的惆怅。白石曾在一幅《菊花图》中题曰:“去年九月分离时,小院菊花儿比瘦;今夜去年儿去时,泪珠湿透衣衫袖。癸亥十一月初一日夜,乃我孙子移子不幸周年时日,我哭之,因画菊花并题:世世家藏以为纪念。”这个早夭的孙子成为白石后半生的隐痛,亦作为菊花的意象屡屡出现,后又移情至义子娄师白,曰:“娄君之子少怀之心手何以似我,乃螟蛉乎?”亦见于一幅《菊花》之题跋,足见深沉父爱。重阳又为故人重逢,亲人相会之节,不免使白石在无限思念中生出一种孤独感,故而“人共菊花醉重阳”。
此画构图简约,酒壶与两个酒杯,菊花与两朵雏菊,两组物象并置,既错落生动,又有一种相互偎依之感,尤其菊花与两朵雏菊,从大至小,亲密无间的组合方式构成一个祖孙三代的序列,使画面呈现一种略带忧伤的温暖情调,与李商隐《菊花》诗意颇为契合:“暗暗淡淡紫,融融冶冶黄。几时禁重露,实是怯残阳”。
从笔法看,此画应为1940年代后期白石晚年之作,笔墨随意阔达,画境则颇为含蓄。菊花以藤黄、曙红巧妙布色,配以浓淡相宜的墨线勾勒,花萼、叶片俱施以湿笔浓墨写出,衬托出菊花之灿若晚霞,酒壶以浓墨晕染,淡墨钩边,沉稳结实而不乏立体感,酒杯则以渴墨细笔施之,形成一种浓淡干湿的对比效果,浑然天成,为白石中后期之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