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04 吴冠中 家乡笋 镜心

家乡笋
拍品信息
LOT号 0504 作品名称 吴冠中 家乡笋 镜心
作者 吴冠中 尺寸 66×135cm 创作年代 --
估价 8,000,000-10,000,000 成交价 RMB --
著录:1.《吴冠中画选》,第37页,中国三峡出版社,1996年。
2.《生命的风景─吴冠中艺术专集(Ⅰ)》,第188页,三联书店出版社,2003年。
3.《情感与创新——吴冠中水墨里程》,第28页,湖南美术出版社,2004年。
4.《彩面朝天——吴冠中的世界》,第74页,上海画报出版社,2005年。
5.《吴冠中全集5》,第166-167页,湖北美术出版社,2007年。
6.《艺冠中外——吴冠中艺术展》,山东省博物馆,2008年7月。
题识:家乡笋。吴冠中。
印文:吴冠中印、八十年代
展览:“艺冠中外——吴冠中艺术展”,山东省博物馆,2008年7月。
说明:此作品是《艺冠中外——吴冠中艺术展》封面作品。
关于“韵”,吴冠中在《心灵独自》一文中这样说“我有一句屡遭批判而不改的宣言‘造型艺术不讲形式,那是不务正业。’形式美的基本因素包含着形、色与韵,我用东方的韵来吞西方的形与色,蛇吞象,有时候感到吞不进去,便使用水墨媒体。这就是我70年代中期开始大量作水墨画的缘由。一把剪刀的两面锋刃,试裁新装,油画民族化与中国画的现代化,在我看来是同一实体的左右面貌。”
以东方的“韵”吞食、消化西方的形与色,这是吴冠中沿着林风眠、吴大羽之路而继续深入与不断成熟的探索。”东方的韵”是中国绘画的精魂,韵的美学特征生生不息地浸润在两千多年来中国绘画的流变中。
“西方的形与色”主要应该理解为西方现代艺术在形色表现上的理性精神,以及由此而创造的强烈的建筑般的感性视觉。“蛇”的蜿蜓流动、昂扬起伏、刚柔舒敛、气宇通天的韵之美,吞取“象”的震撼心魄的形色之力度,显然艰难,然而吴冠中坚信,中西绘画虽然不同,但高峰上相遇无分别,油画做加法,水墨画做减法,结果都是一,“吾道一以贯之”。
所以东方的”韵”,有着显明的中国古老传统的宇宙观和方法论,意蕴博大精深,几乎触及整个中国传统美学精神之根脉。吴冠中总结出中国传统绘画中最好的东西是“韵”,这在理论上是深刻的、高远的、永恒的。韵——为和,为常,为明,为一,为气,为道。用这样的视野,这样的境界,这样的情怀,去看西方形色之“象”,其形与色就属于“变、万、末”的现象界。吴冠中这样说:“形,是人?是花?是物,道是有形却无形,因外在的形被卷入了作者心魂的翻滚中,变形了,欲辨已忘形,但却又形迹依稀。道是无形却有形,这关键,这主宰,是韵,形与色为韵所吞吐。抽象的点、线、面之韵,拓展了万物纷繁复杂的界限,走向了无界、无是、无非的视域。线如秋丝游,点如彩雨落,浩浩荡荡,自由自在,这是他与众不同的破除陈法的用色办法,呈“吴家粉本”之美。“韵”,已成为吴冠中心灵本能的反应。在韵的直觉里,万物没有高低贵贱之分,绘画题材也没有大小轻重之别。双燕、农田、瀑布、残荷、老松、野草、小乌、水乡……一切均是生命的律动,贯穿着宇宙的生命精神。
笋在我国一直是人们喜爱的食物之一,自古即有“尝鲜无不道春笋”的说法。“紫箨圻故锦,素肌擘新玉。每日逐加餐,经时不思肉。”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曾这样赞美笋。可见笋之脍炙人口。但“笋”的意义并不止此。人们更多的时候则是把“笋”当作一种可值得赞美的对象或者一种心情的表达。他们常用“雨后春笋”来表示新生事物的蓬勃生命力,赋予春笋突破重重阻碍具有顽强生命力的象征意义。相传唐太宗皇帝喜啖竹笋,每逢春笋上市,总召集群臣吃笋,谓之“笋宴”。他用笋来象征国事兴盛,也用笋来比喻大唐天下人才辈出,犹如“雨后春笋”。而另一方面,同燕子一样,笋是春天的使者。吴冠中以笋为审美对象,并在其前冠以“家乡”二字,可见他是暗示了自己一种别样心情的。既然“月是故乡明”,那幺,便也“笋是故乡甜”了。吴冠中用模拟的创作手段,把自己满腔的思乡深情投射于笔下的笋;于是,这幅《家乡笋》,便也由此成为作者抒情、畅意、宣怀的感情媒介和艺术手段。而画面中那披着深黑糊糊的外衣、憨态可掬的胖笋,扭着“,”一样的身躯,似乎正笑瞇瞇地窃窃私语;笋尖上抽出的嫩绿,似乎又在暗示著作者某种正滋生的心情。最妙的自然是画面上部被剥去外衣的大胖笋。如果没有剥去外衣,则整幅画构图不免呆滞而缺乏生气;如果不是出奇的胖大,则又无法充分宣泄作者的饱满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