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09 丁雄泉 三美图 镜心

三美图
拍品信息
LOT号 0509 作品名称 丁雄泉 三美图 镜心
作者 丁雄泉 尺寸 175×93.5cm 创作年代 --
估价 450,000-550,000 成交价 RMB --


说明:附丁雄泉基金会保证书。
丁雄泉的作品中常见的是女人、花卉、动物等柔性题材,在缤纷色彩、欢愉情调的画风下,形象早已深植人心,尤其他自封”采花大盗”、”风流先生”,热爱女人的玩世形象,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实,早在二、三十年前他的知名度已遍及欧美,在华裔画家中他的名气排名绝对数一数二。当时纽约的丁雄泉和巴黎的赵无极将常被相提并论,被推举为在世华人画家中知名度最高的两位。丁雄泉的画作很早就被世界级的博物馆典藏,包括纽约现代美术馆、芝加哥艺术学院、旧金山现代美术馆、古根汉美术馆、伦敦泰德画廊、巴黎东方艺术博物馆、等数十座艺术殿堂。收藏机构当然还包括了欧洲北部以及台湾、香港的美术馆。如今大家熟悉的丁雄泉的绘画风格其实经过几次演变。1950年代前往巴黎之前,他在大陆、香港完成了一批素描、水墨,这批创作随着他乘船到了法国,小心看顾视若珍宝。但是当他发现巴黎的色彩与美丽时,原本的画作不值得再看,于是一把火将整捆的早年作品烧毁,决心在巴黎重新出发。在巴黎期间,他希望表达深具水墨逸趣的东方艺术气质,墨色的抽象泼洒和水墨线条的风格一直在后来的作品中仍有发展。1960年移民纽约之后,除了原有的水墨线条,加入了滴流、泼洒的技巧,单色逐渐转为明丽的彩色,改用鲜明的压克力彩,形象也从抽象改为半具象,1970年代后才发展出以女性与花卉等众人熟悉的艺术风貌。马蒂斯的绘画,对于丁雄泉具有装饰意味及裸女题材起了关键的影响,他又添入美国抽象表现和八大山人式的简约线条特质。后期作品,他较少以油画布作画,偏爱以宣纸为素材,融合压克力彩与彩墨的韵味,成为他特有的丁雄泉式风格。
丁雄泉之所以能够享誉国际,除了广结善缘结交好友,欧美各地皆有画廊代理展览,另一方面和他的版画创作有很大的关联。1964年他著作一本名为《一分人生》的诗集,书中收录了二十多位欧美名家的版画作品,其中包括弗朗西斯、安迪•沃霍尔等人。1967和1969年又出版《中国月光》和《酸辣汤》的诗集与石版版画书,呈现了他喜爱诗文的面貌;1977年古根汉基金会提供奖学金,邀请丁雄泉出版了一本画集《朱唇》,书中收录一系列的情色素描及绘画。此后,丁雄泉投入版画、海报复制品的创作,知名度遍及欧美各国。
一个艺术家心灵与精神所站的位置,将永远决定他的创作生命;位置不准确,不但损害甚至将创作生命全然杀害。因为艺术的最大功能,是在使一切获得生命,并归向“内在的自然”。一个昼家若将心灵与精神放在近乎“机械绘画”与“山水复制品”性 的创作位置上,则其色彩与线条都是死的,艺术生命怎会活呢?丁雄泉则不同,他那不为物拘、洒脱自在的心性,在创作时总是使“自我”同“自然”合流,进入万物待发的无限辽阔的“原境”,让一切裸奔回意识前,获得其存在于美感中的原性、纯性与无限性,这正是显示他做为一个画家的才思与魄力,在根本上已握住了创作上强大的优势:加上他能全然驯服且提升绘画技巧与材料的属性,达到直接且自然地表现生命的程度。所以他笔下的点、线、面均源由“自然”的本身,毫无矫饰之感。这种顺乎自然不着匠意的表现,创造了他那具有“单纯”与“原始”感的画面。画里那种粗野中的率真感;那些挥洒与溅射的线,都像是他系住“自然”的扭不断的弦,发出原音,抒出原韵;于错杂与撩乱中,一种奔涌的动力,进入单纯与原始的秩序,使一切获得自足与统一的存在构架。
的确,丁雄泉在绘画时,他的画笔已神奇得如喷射生命的“岩浆”,一种无比的潜力在其中酝醸、涌动、膨胀,达到抑制不住的饱和时刻,便在本能中以“火山灿发”与“雪崩”的形态冲出,获得全然展放的快感。这种表现,使他的画放射出一种最本来最原动的“给出力”。这种来去无穷,强大无比的“给出力”,除了取向“自然”,那里去找呢?所以我觉得要想看懂丁雄泉的画,必须走进原本的直觉的视境,让眼睛回到河流的起点,回到喷泉与瀑布开始涌现之时,回到春天第一声鸟鸣第一朵花开的那一刻;回到朝彻与全然的裎裸之境;至于技巧方面,倒不必太过于揣摹了。因为他的技巧,在画完成时,已全部退出,已不再有存在的痕迹,只留下画的本身,整体地诉诸于直觉的美感。若仍要提及技巧,那他的技巧,也只是一种看不见技巧的技巧,一种至为自然不着匠意的形成,正像弓箭与手同时进入一个“射”的动作,已看不出弓箭与手分开与合作时的技巧。由此可见丁雄泉的画是缘生在“自然”与“纯粹”的基点上,像天空裸于宽阔、原野裸于漠远,江河裸于奔流、海裸于澎湃,声音裸于回响,双目裸于看见。
丁雄泉在《三美图》中以艳丽的色块、流畅线条体现女性之美。丁雄泉于1970年代后进入了他艺术的成熟期,也即是高峰。此件《三美图》可视为艺术家成熟时期的代表作之一,偏爱纸本设色他将野兽派的形和色的质感与东方式水墨的透感结合在一起,充分显示了大师娴熟的艺术技巧和造诣,颇具收藏价值。从丁雄泉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充分感受到画面缤纷张扬的青春气息,以及艺术家个性和热情洋溢的内心世界。韵律感十足、生动活泼的《三美图》,也是艺术家以细致入微的细腻笔触描绘他所读懂的妓女形象,也许丁雄泉不需要高高在上的优雅,他要的就是平易近人的随和,而这种随和丝毫没有风尘气,倒使得观者无时无刻地处在宛如游乐场的情境中,像个心无旁鹜的顽童一般。而纵然是画面中风情万种的女性们,也能渐渐读出其身上的寂寞,于是想起柳永的千古名句《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丁雄泉正是通过他的艺术告诉我们,甚么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