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10 朱新建 春色芳菲图 镜心

春色芳菲图
拍品信息
LOT号 0510 作品名称 朱新建 春色芳菲图 镜心
作者 朱新建 尺寸 175×93.5cm 创作年代 --
估价 400,000-600,000 成交价 RMB --
著录:《花事·波普艺术在中国画领域的开拓者——朱新建》,第81页,荣和精舍,2013年。
题识:柳塘春水漫,花坞夕阳迟。大丰新建制。
既不是罗丹式的女体写生,更不是费谢的情色画面,朱新建的画中其实没有“性”,至多只能被看作是性的幻想、随笔、涂鸦,公布著作者的意淫——在他画中的女子都是臆想的、杜撰的、同一的:丰乳从胸罩的花边呼之欲出,亵衣故意褪到腿根,露出臀沟,这位被作者指定扮演“闺房独守”的小姑子似在沐浴或性事的前后,抑或正在乘凉而“思春”。她是谁?若论日常真实,朱新建眷顾多年的“水墨春妇”甚至不如她身边的窗栏椅凳更可信,然而正是这位风骚得不成体统的“她”,替男性作者勇敢宣告了“性欲”在绘画中的权力。
不同期的艺术是可以被超越的,性欲难以超越,尤其性欲的表达遭遇时代赋予的语境。仅就性欲的层面,新建的作品同时超越了古人的春宫画。他的画从未出现男女行房,他使我们承认:在臆想中被窥看的小姑子更其性感,而巷陌妇人身着亵衣——甚至牛仔裤——在当代市井的家居环境中发呆,要比赤条条的肉体更其楚楚动人,并足够引发日常的淫念,彷佛她就在楼下或隔壁——最后,笔墨宣纸也是“性欲”的对象,新建下笔如同面对肉体,淫心跃动,近于狎。
他的“新文入画”存心背弃文人画所有元素与规矩,犹如将文言彻底白话、口语化、方言化,当我们目击画中那无辜的骚女子,真像是听一句苏北苏南的淫语,露骨而亲昵。女子与宣纸,何者更淫荡?这道题,于画家恐怕两难。另一位自称“采花大盗”的旅美情色绘画老前辈丁雄泉,爱煞画画,爱煞女人,女人是花,画也是花。我与他识面交谈,实在是极良善的人,不过他的语境自与新建大不同:他在自由世界花丛中,新建是曾在人性人欲横遭封锁的间巷问成长,而野草春风在间巷。(陈丹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