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12 李津 2010年作 春行诗 镜心

春行诗
拍品信息
LOT号 0512 作品名称 李津 2010年作 春行诗 镜心
作者 李津 尺寸 38×45cm×6 创作年代 2010年作
估价 9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1,058,000
著录:《中国式书写》,第150-151页,今日美术馆,2011年。
款识:1.波士顿有古图。李津制。
2.身心需养怡。李津制。李津重访波士顿。
3.古典波士顿之冬。李津。
4.读书图卷。李津制于波士顿居所,2010年12月8日。
5.波士顿怀古。李津制。
6.身居波士顿。李津制,2010冬。
印文:1.李津之印
2.李津之印
3.李津之印、有心人
4.李津之印、有心人
5.李津之印
6.李津之印、有心人
李津算是八五老将了,翻阅历史数据的时候可以看到,李津那时就是一个前卫画家,不好好按水墨画的规矩作画,画得很粗野,好像要搞抽象画的样子。其实李津不是搞抽象的,他只是墨用得很重,人物画得有些粗糙,显得傻乎乎的。当时有这个印象,后来就不大看到他的昼了。李津是国画科班出身,本来应该画得很有笔墨,很文人的,但他画得很不成熟,不是没有学到国昼的基本功,就是故意不那样昼,有点反学院的意思。这样一来,也把他划到了前卫艺术一派。年轻的时候气很盛,李津肯定是有搞前卫的想法,但初登艺术门坎,年轻的时候一定位,往往一辈子就这样子昼下去了。抽象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标志,总是和前卫联系在一起,也与西方现代艺术联系在一起,好像搞前卫的都要和抽象沾一点边。抽象有假抽象和真抽象之分,假抽象是昼得很好,视觉关系和结构关系都还是传统的,只是用符号代替了形象。真抽象是本来就画得不好,或是没学到家,想画好而昼不好,于是昼面就有些抽象了,或者觉得画不好还痛快些,自由更加重要。李津不是抽象昼家,从一开始就不是,但他和抽象绘昼有些关系,搞现代艺术的人往往是学院派那一套搞不来的人,学院派有很多条条框框,按那样去画就显得很累,活得很不容易。很本色的人是搞不了学院派的,因为他要放弃自己很多东西去服从条条框框,李津是很本色的人,命中注定搞不了学院派,也注定他学不好学院派,不小心就走到现代艺术上去了,这样也可以掩盖本来就昼不好的假抽象的性质。
其实,坏画不是形式也不是风格,昼在于人,本性中的有些东西并不是刻意地追求,你在日常生活中是甚么样子,在昼中就是甚么样子,这是坏画的基础。在现实原则的制约下,人异化为非人,在传统社会如此,在现代社会更是如此。在传统社会父亲压制我们的时候,还可以跑到田野河沟树林山溪草垛里去玩耍,恢复一下童心和自我。现代社会尤其是后现代社会自然都离我们远去,我们都成了广告人、卡通人、计算机人,早已不知道我在何方。我们只有在记忆中,在梦中,在潜意识的底层来还原自我。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还原或敢于还原的。谁敢把记忆深处的东西说出来呢?谁又能说出来呢?弗洛伊德说艺术家能说出来,所以艺术家有一个精神的避难所。李津就是画这样的记忆,但搞不清楚他是昼显意识的记忆还是潜意识的记忆,哪是他父亲哪是他自己。记忆是模糊的、变异的,那是童年被遗忘的记忆,军人的形象就是记忆的符号,符号也因此模糊不清。记忆的深处是生命的欲望,它在潜意识中浮动,在现实中通过变形浮现出来,但仍然是欲望的生命。李津画出了强悍的生命和欲望的生命,他称为饮食男女,实为食色性也,本能男女。
李津的画坏在两个方面,一是把现代主义无法言说的东西言说出来,是后现代的经验、自传、身份,或精神的边缘,人们无法窥伺自己,也无法逃避自己,李津却直率地展示自我,不过他是经过了符号的转换,人们可能会在愤怒、惊奇、羞涩中来识别这些私密性的符号,但那正是在非人时代正在远去的自我。二是符号的再现同样充满本能的力量,他作画的过程也在窥伺自我,总是消解学院的痕迹,回归原始的生命状态,他用粗糙的毛边纸抹掉笔墨,用颤抖的线条组合形象,笨拙的书法、欲说还休自言自语荒诞不经的题款……原始总是相对于文化,野蛮相对于文明,文化和文明给我们太多的重负,我们意识到这一点,却无法摆脱,李津却做到了摆脱,他还原了自我,还原了本能,虽然有些粗野,但是,在不能承受之轻的生命中谁还能野蛮一把呢?(易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