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14 徐累 1996年作 照夜白 镜心

照夜白
拍品信息
LOT号 0514 作品名称 徐累 1996年作 照夜白 镜心
作者 徐累 尺寸 65×43cm 创作年代 1996年作
估价 750,000-900,000 成交价 RMB 977,500
著录:1.《墨韵 Rhythm of Ink》,第85页,山艺术北京林正艺术空间,2009年。2.《画·家·藏》,汉乡艺术,2014年8月。
款识:徐累制。
展览:“墨韵”,山艺术北京林正艺术空间,2009年。
《照夜白》 的灵感,来源于唐代的名作《照夜白图卷》。照夜白是马的名字,也是一匹白马。传说中,这匹马曾是唐玄宗的坐骑,跟着玄宗南征北战,深得皇上喜爱。《照夜白图卷》传为唐代画家韩干作,图中照夜白被系在木桩上,仰首长嘶,确有“君看此马不受羁,矢矫势欲凌云飞”的气概。徐累的《照夜白》中,黑夜中回首的白马泛着银色的光芒,让四周恍若白昼。白马旁,一个彷佛装满秘密的白色立方体逐渐堙没于黑暗,其中的男女在享受着秘密的欢乐。白马沉默着,那理智、冷静的双目却又洞悉一切。徐累笔下的白马,不再有韩干笔下战马的野性,而是异化的马,取而代之的是冷酷人性。在庭院中享欢的男女释放着野性,静立在黑夜中的白马彰显着人性,在这一刻形成有趣的对比。
身体的秘境•徐累
我们活在身体里,但它真的与我们同在吗?除了那些快乐和痛苦的,妥协和反抗的,它仅仅是终有一死的载体吗?
身体的话题未免太庞杂了,对它的认知已经不像达•芬奇逐个器官、肌肉、骨骼所描绘出来那样单纯。身体的形貌走过漫长的岁月,它附体的内容潜藏到人类实践的各个层面——生物体、欲望心理结构以及想象、象征培养出的历史记忆等等。自然的身体以某种方式被标记、组织、制作成文化的身体,这使身体刻录上错综复杂的信息,远远超出了私人的领域。在身体的“自然”和“社会”、“生物”和“精神”之间,两者相互依赖,又相互紧张,更多的情况甚至是悖论。有张“文革”时期的照片就很容易说明这一点,那个年代司空见惯的庆祝游行上,人们身体迭拼成具有政治喻义的装置,女性身体的柔软性在这种特殊场合被破例允许展示,但它与个人意志毫无关系,此时身体是抒情的螺丝帽,是革命理想的装饰花边,是政治社论的肉体单词,它告诉我们这样的结论,“既然身体行为已经指向了体制性语境,我们一开始就应辨识出体制”(福兰克)。
观察身体的意义由来已久,它是我们存在的根源和核心。尤其在今天,身体作为文本从各个角度被召唤,再次显示它的浩瀚无边。社会空间的改变,使身体随自主愿望颠覆了恒久不变的命题,我的身体和所有的身体不再是单一熟知的身体,它的错乱失常修改了过去的规则,从外表样貌乃至内在意象,身体的道德承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面临新语境的挑战。法国女行为艺术家奥兰在过去十年里,进行了九次整容手术,她的手术过程即创作过程,企图让身体最终成为美术馆的藏品,这种观念已经接近于癫狂。当代,身体越来越多地与自我理解、自我实现和自我成就联系在一起。如果说此前对身体的认识仅仅停留在图纸的臆想和规划,就像维特根斯坦说的,“人的身体是人的灵魂的最好图画”,那么今天的身体,本身就是直接的建筑材料,不过,它建造的不再是神圣的家园,而是魔法的国度:医学科技的突飞猛进支离了生物的传统观念,网络的普及也使身体的展示、传播甚至性爱变得亦真亦幻,生命形意在伦理上遇到空前的界定难题。身体是甚么?身体从哪里来?身体往哪里去?人类可怖的激情咬向了自己的尾巴,在那里回旋得眩目异常。
如果说“并非我们所有”、“不是我们自身”的地方就是世界,那么现在这个世界已经越界,他者即我者,内部与外部,反之亦然。“我的欲望,向那一个我欲望的他人(身体)投掷我的身体”(贝尔墨),身体的自我权利使身体意象出现了复本,美国艺术家辛迪.谢尔曼通过不断化妆、改写身体达到伪装成其他人的171的,谁是真正的原形成为一件令人困顿的事情,白骨精的变形经验居然成为了事实。在躯体越来越事件化、事件越来越躯体化的过程中,身体赋予的身份不再是认识问题的关键,辨认的时刻既是戏剧性的高潮,也是更为混乱的开始,让人疑虑重重。
“身体是事件被铭写的表面(语言对事件进行追忆,思想对事件进行解散),是自我被拆解的处所(自我具备一种物质整体性幻觉),是一个永远在风化瓦解的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