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17 张见 棕树蕉叶 镜心

棕树蕉叶
拍品信息
LOT号 0517 作品名称 张见 棕树蕉叶 镜心
作者 张见 尺寸 38×51cm 创作年代 --
估价 50,000-150,000 成交价 RMB 103,500

题识:见。
印文:张见大吉
作于1.999年的《风景之一》是我的第一张风景。那段时期,我正迷恋描绘“置于风景前的肖像”系列,而当我带着放大镜的心理走进那片原本属于人物陪衬的风景当中的时候,我发现了它无与伦比的美。这些风景当中的元素,大多是传统工笔画甚至国画里被认为是极不“入画”的东西,而我试图,让它以某种方式在画面中成立,并且产生一种全新的可能。
让风景独立存在,又能撑得起画面的内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就需要你往里加东西,把你想说的东西,酥松而自然地,植入到它所在的方寸当中。比如我在塑造“置于风景前的肖像”系列之时,已经对西部荒原、云阵、棕榈、电线杆、女人等风物的组合深度迷恋。因为我知道,很多情况下,你对于一个画面的要求来源于你对于其中元素的把握能力,取决于你对它们的安排。我选择棕榈入画,是因为我欣赏它那种绵密如织的感觉,那种毛茸茸、挥舞手臂、富有生命触感的东西,或许是其他植物不具备的。就是这种东西,让我能够产生多种情绪。选择爬山虎,或许是因为它那种有节奏的攀爬趋势、不重复的叶形轮廓,我想象它具备人的一种寂静而生动的潜意识。即使是风景中的风物,我也要让它具有真实存在的人一样的生命。《风景之一》标志着我的这一想法在实践中确立。我逐渐在画面中确认:很多情况下,风景不仅仅作为烘托人物的背景而存在,而人物也具备成为背景的可能性。
在我的世界,棕榈和带有云阵的荒原无论如何不能共生一处,它们似乎是来自于两个世界中的生物,注定了要彼此遥望。我在它们之间虚设了一张网,权且作为一扇虚掩的门,让它们彼此观照,我把这里看作是我的私密空间。我发现这种单纯的富有戏剧化、矛盾感的比对很有意味,它完全可以被独立、被分析。而人物在这里,完全是多余的风景。不添加人物,面足可以说明你想要表达的情绪内容,就没有必要把人物编织进画面当中,她极有可能会成为那个破坏画面的元素。(张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