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18 高茜 2007年作 日光浴 镜心

日光浴
拍品信息
LOT号 0518 作品名称 高茜 2007年作 日光浴 镜心
作者 高茜 尺寸 134×57.5cm 创作年代 2007年作
估价 180,000-280,000 成交价 RMB 368,000
著录:1.《中国名画家精品集·当代工笔》,第46-47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7年。
2.《新工笔文献丛书·高茜卷》,第127页,安徽美术出版社,2010年。
3.《画境——高茜工笔花鸟画探微》,第20—21页,安徽美术出版社,2011年。

展览:“两面性-高茜工笔作品展”,上海美术馆,2007年。
基督教题材的盛兴与文艺复兴的发展是并生的,十字架上的基督也是文艺复兴时期大师们最为热衷表现的题材之一。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拉斐尔,以描绘天使而著名,在《被钉在十字架的基督》一画中,两位天使围绕在基督的身旁,虔诚而圣洁。
在高茜的《日光浴》中,悬挂的精致白色连衣裙下,空灵的蝴蝶彷佛闻香而来,翩翩起舞。“丁”字形构图,简洁明了,却又充满意味,引人深思。
将这两件作品并置,不禁让人联想两者间的联系。“丁”字形构图、被悬挂的人(物)以及围绕其飞舞的天使(舞蝶)。且不论,《日光浴》是否具有宗教意味,仅从其工笔技法的严谨与细致,就能看出作者的虔诚与信仰。
一边是西方宗教之神的神秘,一边是东方衣裙蝴蝶的意蕴,两者穿越百年的时空,在当下发生着有趣的化学反映。并不是说,高茜借鉴了拉菲尔,而是在中西交融的今天,遥远的图式记忆总会不知不觉地体现在当下的创作中。
透光的竹帘变为柔光的薄纱;雕栏的玉砌变为矗立的单元;细刻精雕的家设变成几何平直的桌椅;寂寞无人的庭院变成车水马龙的街道。然而心中弥留着的某种清冷心境,并没有因时代的不同、环境的差异而消失,仅是在私有的空间里所编织的画面有所不同。
在都市里成长的高茜,虽然也到公园对着一树梅花、一丛牡丹坐上几天细心地勾勒描画,显然在她的意识里更钟情于花店那放射亮晰光芒的门窗中的百合、淡水月季、紫罗兰之类的鲜花。
几年前她在学校就读时,在她的画室中经常看到迎窗安置三二组插在器皿中的一束细碎的草花,素洁淡雅。我曾与她设想,如果将这种情调画成工笔画,将会具有一种新鲜的感觉。
从高茜积累的绘画知识,以及她的敏感度,她是能欣赏出中国古典绘画的精妙所在的,然她的情绪、她的生活环境与生活方式使她的审美理想更贴近她生存环境所触及的视觉经验。自然地她会将视线转移到马蒂斯、莫里斯、霍克尼的画面里,从中寻找现代感与传统工笔画融合的途径。经过几年的摸索,画面逐渐起了变化。花鸟画悄悄地被移位成静物画。一丛自然中开放着的百合被插入注满清水的玻璃器皿中,于是大自然的空间转变为室内音响。在清澈之间有种安闲的味道,很洋气。这没有甚么不好的。
当我们沿用一种习惯了的审美方式,总会隐隐地感到与现实所取得的触动有点距离,会想试图作些改变。只是理智的作用,不愿轻易背离。确实背离了有些冒险。因为画种的界限一旦被打破,存在一个归宿问题,所以这需要尔生。忠实于自己的感受,将符合自己审美愿望的理想通过某种途径加以外现,这没错。(江宏伟)
脑海里浮现的徽宗《瑞鹤图》,岁月的沉淀使得乏黄的绢素更显得雍容华丽,画面楼宇神秘,白鹤轻灵,香烟袅袅,气氛凝重静谧,体现出一种博大、庄重的中国气质。
——高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