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519 徐华翎 2005年作 香 镜心

香
拍品信息
LOT号 0519 作品名称 徐华翎 2005年作 香 镜心
作者 徐华翎 尺寸 158×99cm 创作年代 2005年作
估价 1,0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1,437,500
著录:1.《徐华翎——当代工笔 中国名画家精品集》,第3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
2.《新工笔文献丛书——徐华翎·卷》,第119页,安徽美术出版社,2010年。
3.《东方艺术》总第218期,第92页,2010年。
4.《画境——徐华翎工笔人物画探微》,第9页,安徽美术出版社,2013年。

展览:1.“N12新绘画第三回展”,中央美术学院陈列馆,2005年。
2.“传统的复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Tuyap会展中心,2013年。
3.“城怀味象——2014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中国深圳美术馆,2014年。
徐华翎描绘的女孩不局限于那种流行的时尚化的标准美女,没有明显地迎合世俗审美情调,也没有黏腻的小资式审美情调,而较多的是寻常人家的女孩,有一种“邻家有女初长成”的意味,在这个意义上讲,她的作品有一种自然主义的肖像画味道,但又是经过提炼的具体的“这一个”。观众不仅可以感觉到肖像画的生气与伸手可及的实体感,而且也能上升为对生命体验的咀嚼和品味。
人们很容易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女孩气质,而且不容易被简单地理解为成熟女性的“粉脂气”,而在通观她观有的主要作品之后,我觉得她的画面更主要的是细腻地传达出女孩所特有的生命气质,她们在这个年龄,在这个生理和心理阶段,在目前这样的社会和文化环境中,她们对世界,对自己的认识、感觉和把握。徐华翎用精致而简练的手法,将女孩子们内心的萌动准确而有分寸地图像化了。通过女孩青春期的身体极其细节的刻画,从而谨慎地传达出具体而又朦胧,而且丰富的当代社会的内涵。从这个意义上说,她的作品具有当代艺术的基本属性。
从画面的视觉效果看来,徐华翎的作品的起点是作为国画品类中的工笔淡彩画。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正统的国画一直经受着各种情况的考验,尤其是工笔画在传统绘画领域也一直处于边缘的位置。传统工笔画严格的技术要求容易使普通的实践者形成循规蹈矩的惯性,也使有实验精神的艺术家不敢轻易涉足或因对当代艺术偏狭的理解而对之不屑一顾,而只看重那些外表看来很前卫的流行艺术新样式和材料,例如新媒体和摄影。这样,在与时俱进的社会要求被普遍认可的情况下,如何发展和更新工笔画也成为一个必然的要求。而年轻艺术家徐华翎的艺术探索则在这方面提供了有参考价值的尝试。
从传统国画的角度来说,徐华翎的作品提供了新鲜版本的视觉面貌,不仅仅是因为她那特殊的绘画方法和使用的材料和工艺,也不仅仅在于描绘的各种女孩的内心的世界与身体的风景与令人着迷的青春诱惑,更在于对传统艺术样式抱有甚么样的心态。在中央美术学院这样的环境中培养起来的新一代艺术家,一方面经历了师长辈对于传统艺术的种种争论和尝试,并打下良好而扎实的语言功底;另一方面,她周围也充满了当代艺术实验的浓厚气氛。因此她以发展和创新的眼光看待传统艺术样式,从而寻求新的发展。实际上,我宁愿将她的作品看成绘画,而不仅仅是工笔画。她只是受过良好的工笔画的技艺训练,而使用了与工笔画相似的手法,如勾线、晕染等。而且更为显而易见的是她可以使用油画材料和技术完成效果相似的作品。在2003年的展览上的作品,她在作品卷标上标明是“绢和水色”,而在“N12”展览中,她却标明是“布面油画”。很显然,对她而言重要的是表达的内容,而不是表达手法,即材料和媒介。因此,这么说来,她的作品被看成是“当代绘画”显然再合适不过了。从传统的艺术手法和审美理想出发,徐华翎在当代艺术领域创造出自己的图像世界和心灵景观,同时,为传统艺术样式的创新与观念及语言转换都提供了有益的参照。
年轻女孩的身体是世界各国的美术史上最悠久的常青树之一,女孩的身体成为美好和幸福的代名词。不同时代的审美风尚都会体现在艺术史的女性形象中,成为反映那个时代的图像标志之一。当然,在今天的女权主义的观点看来,那些都是男性眼光中的审美折射,而今天女性艺术家在许多方面获得法律、道义和现实的平等的条件下,显然努力发现和展示自己的审美观点和存在的价值,当然,在国内外艺术舞台上有许多极端的女权主义表现手法,成为性别政治的视觉宣言,具体到徐华翎的作品,女权主义者会认为是迎合男权观念。然而她看重的是自己作为今日女性艺术家的感觉,自己的性情气质和审美态度。对于艺术而言,.重要的是创造,而艺术的创造性是不能用性别来区别看待的。可喜的是,徐华翎没有被各种理论所迷惑,而是清醒地尊重自己的真实感受,从而逐步打开着自己的艺术世界。
在全球化思潮和国内思维混乱、道德标准多样化的今天,女孩子们依然受传统中国伦理的牵涉和约束,但渴望展示自己青春的美好,又无法预测未来发展的惶恐和无所是从。
徐华翎作品中的人物的意态神情暗示出这样的复杂性。但难能可贵的是,她的作品在反映这种精神情境的同时,还传达出传统东方的恬然宁和的审美意韵,这也是她的作品耐人寻味的原因之一。
很难说徐华翎为传统的工笔重彩或工笔淡彩发展有甚么贡献。我更愿意强调她作为今日生活在中国大都市的女性艺术家对于艺术的开放而灵活的艺术态度。重要的是尊重自己的感受,创造自己的艺术;其他都是次要的,为我所用的。这样,花季中的女孩的身体成全了徐华翎的艺术,因为她从心底为这些女孩吟咏出真挚的赞美诗。
传统的中国画中,人体是不能入画的,但这在以西方艺术教育为主的我们这一代,不会存在这种观念。在构思毕业创作时,回想历代的工笔人物画里没有人体的创作。印象中,近些年,何家英的作品中出现了女性人体。他的作品很好地体现了女性人体的美,但那是男性的视角,他也不是单独来表现人体,会加上环境等一些因素,画得很唯美。我想从女性的角度来看,女性对自身人体美的感受和把握肯定是不一样的。比如从我的角度看,女人体的美是纯净的,又有点神秘,不造作。可能因为是女性,所以在创作中所关注的点会和男性艺术家有些不同吧,这是性别决定的。
男性对女性人体的感觉,认为女性的美是丰腴,是女人体的转折、曲线,高高低低起伏错落的曲线,有变化是美的。而在我看来,曲线不是我对女性美的全部概括,纯净是更重要的,皮肤有呼吸的感觉是吸引我的,尤其我更感兴趣的是十几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女性,她们刚刚经历少女时代,进入青年时代,对性意识有一点点感觉,但不是完全有感觉,是处于交界的状态,明白了,但只是一点,是青涩的,但又有点性感。男性画的女人体这种感觉表现得少,更多的是成熟女性的美感。
从人体的局部着手,应该是受西方摄影的影响,尤其是黑白摄影有很多是选取人体的局部,这能很好地体现躯干的美。如果完整地表现人体,比如画人体的正面,那么人的头部肯定要好好刻画,比如表情,这势必会夺人的眼球,人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五官的描绘,毕竟这个地方很丰富,而躯干部分干净、单纯。我就单独表现躯干,选取我感兴趣的这么几块来表现,这样出来会更纯粹,表现更直接,而且会走向极致。选取局部本身使构图饱满,很有张力,局部充满了画面,再没有多余的东西,张力就是有这种扩张性的感觉。我觉得这也与我身处在电视、摄影、网络、电影等等这些影像的时代有关,图像的广泛传播与这个时代有关系,看多了肯定会在作品中反映出来。(徐华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