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462 李可染 1982年作 千岩万壑 镜心

千岩万壑
拍品信息
LOT号 1462 作品名称 李可染 1982年作 千岩万壑 镜心
作者 李可染 尺寸 96.3×127.5cm 创作年代 1982年作
估价 28,000,000-38,000,000 成交价 RMB 37,950,000
著录:1.《世纪回声——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刘海粟、张大千、傅抱石、李可染作品选集》第74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7年版。
2.《新美域》杂志,第四期,第157页,李可染篇。
3.《可染墨韵—之千岩竞秀精品》图27及封面,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4月。
4.《第二届中国文物艺术品国际博览会-近现代书画》主办:北京市文物局、北京日报报业集团、北京电视台,第148-149页,2010年10月。
5.《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集》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
6.《长征》李可染艺术基金会2010年初版。
题识:千岩万壑,竞秀藏云。伟大自然,壮人心魂。病中忆祖国诸大名山,偶作此图,愧不能尽意。壬戌秋八月,可染于师牛堂中。
印文:李、可染、师牛堂、寄情、陈言务去、可贵者胆
展览:1.“可染墨韵—之千岩竞秀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4月。
2.“第二届北京中国文物艺术品国际博览会”北京光华路五号国际会展中心,2010年10月21日—25日。
3.“中国近现代书画十二大名家精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0年。
说明:此作品经李小可鉴定为真迹,已收录到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官方网站中的李可染艺术库中,作品编号为:LKRAF-L-00756。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千岩万壑 竞秀藏云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孙美兰
70-80年代之交,山水大师李可染意识到,社会改革的外部环境,正在融入一个开放的宇宙,而自己内部的精神世界,正在走向创新的自由。在他生命的最后极限里,第二次自我超越,第二次变法,连续推出一系列山水画旷世杰作,在20世纪中国现代画史上,立起一座跨世纪丰碑。
1982年创作的《千岩万壑》(96.3×127.5厘米),奇崛壮美,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第二次超越的又一峰。此图容涵的壮美元素,突显在三方面:
首先,顶天立地的构图。
丘壑布置,如长戟戳天、旌旗列阵,打破通常三角形或V字形重叠,而以高耸直立的主峰群造势,拉向前景。全图上沿,仅留一线鱼肚白,远近千岩万壑,起伏迭宕。主峰群被投射着极其强烈的侧逆光,右下角松树石座的光照,与之呼应,返照天宇。这里结构成天然屏风式的高大巨障,整体性极强。从构图布阵上,为传统写意画注入了壮美的现代形式感元素,以巨大的视觉冲激力撼动心魄。近赏远观,都令人精神为之一振。
如此以肃穆壮美为主势的大自然峰群,并未直接见于可染师以往的黄山写生、桂林诸峰写生;也未见于西南巫山、凌云山写生,或西北古略阳城周边的环山写生。这肃穆壮美的天然屏风巨障,应是75岁高龄的画家,在频频回忆中产生的祖国诸大名山综合叠影;是想象和思恋融合成的创造性心象,一旦落笔于画面,即所谓“胸中丘壑,笔底烟霞”,“内外相养,神韵天成”,凝聚为新的经典性图式。
可染后来曾有如是题语:“似黄山不是黄山,似雁荡非是雁荡,亦非九华、泰岱、峨嵋、丹霞。踏遍名山大川,饱览人间名迹,丘壑内营,造化在手,以意图写”。又云:“似真非真,似幻非幻,天人合一,可以出神奇矣”。这段题款,可作为大师70后山水“造境”之所以出神奇、出壮美的最佳诠释。
第二,笔墨气度,涵盖天地。
大胆用“墨”,大胆用“黑”,标示可染晚年高峰期山水一大审美特征。因其笔墨气度不凡,屡出尖端精品。今人多知李可染擅长“积墨法”,用墨之黑,为一大创举,比之为“一次哥白尼式革命”。然少有人论及画“黑”之创意动机何在?早在50年代,特别看重创意动机的现当代著名作曲家、小提琴家马思聪,激赏李可染山水画,敬选其山水一帧作为自己“大型演奏会节目单”封面图。他当年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画黑是为了亮……”李可染深为感动,推许马思聪为知音。
众所周知,李可染山水之画“黑”,曾不被理解,时时受到反对和指责。文革更甚,冠之以“黑画”祸首罪名。山水大师晚年经典之一,此《千岩万壑》,笔墨如此端稳又如此大胆纵恣,用“墨”用“黑”,如此浓重又如此豁亮,一方面,是笔墨气度涵天盖地,宏大自由,另一方面,想必是对“批黑”的回敬吧!
这里引用一段李可染的言论为证:
“前人论笔墨有积墨法。然纵观古今遗迹,擅此法者极稀,近代黄宾虹老人深得此道三昧,龚贤不能过之。”这里讲述了“积墨法”源起于前人珍稀传统,敬评其恩师宾虹老人深谙此道,有高度造诣。接着,谈到自己:习用“积墨法”之治学思想、态度以及大自然赋与山水画的审美形式和内涵。他说:“吾师事老人,日久多年,饱览大自然阴阳晦明之象,因亦偶习用之,有人指之为江山如此多黑。四人帮亦袭用之,区区小技,尚欲置之死地,何耶” (《千岩万壑》1980)短短不足二百字,其幽默、犀利、深刻、痛快淋漓,可比之于鲁迅杂文。我辈久久心仪可染大师,读此论,赏其画,一位真诚的艺术家,其人格艺品,尽先眼前。
中国画笔墨之美和书法艺术有着血、肉、筋、骨般内在联系。可染先生年迈花甲之时,不幸深陷文革困境之中,被禁止作画。而他由此殚心竭虑于书法,手不停笔。他不仅深研汉魏碑版,取其沉雄厚重为范,同时,还通过对书论、画论的反思,摒弃“重碑轻帖”之说的偏颇,遍赏历代帖学书艺。即以明代书家而论,先生极力推崇黄道周(1585-1646)、倪元路(1593-1644)二家。若黄体之郁拔低昂,凛然不可犯之慨;若倪体灵动超逸、圆转飞动,势如急流断崖之奇趣。历代诸家种种风神、意态,孳乳了可染大师书法本身体势、风格的完型,同时也成为其晚年高峰期山水因笔墨气度而升华的决定性元素。
第三,对立统一的美之律,贯穿画面。
刚柔并济,动静相合,矛盾统一律越高,艺术就越高。此图山主“静”,云主“动”,所谓“云浮而动,岳镇而安”,牢牢把握着动静对比,动静相合,成为《千岩万壑》壮美中含秀逸、静穆中有飞动的精彩亮点。黑与白、暗与亮、苍与润、奇与正,泼墨与惜墨,具象与抽象,多层次对立统一的美,构成峦奇峰削,云烟荡漾,飞龙走蛇,千岩竞秀、碧荫藏云的宇宙奇观。
这里,对立统一的美之律,不但体现在他的壮美瑰丽的山水画中,也表现在他的美学理论思考之中。诸如传承与创新,自然美与艺术美,雄伟与洒脱,厚重与空灵,依照对立统一的美之律,不偏执一端,不顾此失彼。在基本功与创造的关系上,则欲活先板,欲简先繁,欲虚先实,欲单纯先丰富,欲自由先绳之以规矩等等,以有法求无法,以期达到“随心所欲不逾矩”的至高境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化境”。“化境”谈何容易,岂非率尔操觚所能梦到。
关于美之律的把握,我们不禁想起宾虹老人四句画诗:肩压黑铁复金索,山水风流正自由。载得重重飞歌去,数峰无语在清秋。
宾虹老人以他自己终生的卓越实践,体验到艺术创造的真正自由是在黑铁金索般重压下获得。至理箴言,和西方美学“戴链而舞”息息相通。李可染的《千岩万壑》和他奉献给世人的所有杰作、精品,一再证实了美的自由创造源于“美之律”的发现、探寻和把握,这是永恒不泯的真谛。
[附记]据本画的图左竖写长书二行题记:
“千岩万壑竞秀藏云伟大自然壮人心魄
病中忆祖国诸大名山偶作此图愧不能尽意壬戌秋八月可染于师牛堂中”又据《美兰学艺术录》,初查1982年(壬戌)、自初夏、中秋佳节、秋九月、至岁尾腊八日,连连创作不少山水宏篇名作。如《黄山烟霞》、《雨后云山》、《茂林清暑图》、《树杪百重泉》、《岩壑深处白云图》,连同此作《千岩万壑》,病中忆写的壬戌年,可称之为“可染大山水高产丰收年”。而连作性图画,精力弥满,不减当年,胜似当年。难道这不是“山水风流正自由”的传奇佳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