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004 刘墉(古) 各体书法 手卷

各体书法
拍品信息
LOT号 3004 作品名称 刘墉(古) 各体书法 手卷
作者 刘墉(古) 尺寸 20×393cm 创作年代 --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

题识:1.次韵李节推九日登南山。平林广野骑台荒,山寺鸣钟报夕阳。人事自生今日意,寒花只作去年香。巾欹更觉霜侵鬓,语妙何妨石作肠。落木无边江不尽,此身此日更须忙。2.观兖国文忠公家六一堂图书。生世何用早,我已后此翁。颇识门下士,略已闻其风。中年见二子,已复岁一终。呼我过其庐,所得非所蒙。先朝群玉殿,冠佩环群公。神文焕王度,喜色见天容。御榻谁复登,帝书元自工。黄绢两大字,一览涕无从。似欲托其子,天意与人同。历数况有归,敢有贪天功。集古一千句,明明并群雄。谁为第一手,未有百世公。庙器刻科斗,宝樽蟠华虫。缅怀弁服士,酬献鸣瑽瑢。插架一万轴,遗子以固穷。素琴久绝弦,棋酒颇阙供。向来一瓣香,敬为曾南丰。世虽嫡孙行,名在恶子中。斯人日已远,千岁幸一逢。吾老不可待,草露湿寒蛬。3.送苏迨。胸中历历着千年,笔下源源赴百川。真字飘扬今有种,清谈绝倒古无传。出尘解悟多为路,随世功名小着鞭。白首相逢恐无日,几时书札到林泉。4.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传语闭门陈正字,可怜无补费精神。元遗山诗。5.子美神功接混茫,人间无路可升堂。一斑管内时时见,赚得陈郎两鬓苍。刘龙山诗。久安室书。石庵。6.虞安吉者,昔与共事,常念之。今为殿中将军。前过云:与足下中表,不以年老,甚欲与足下为下寮。意其资可得小郡,足下可思致之耶?所念故远及。7.寄岳云,安九夏。无闲缘,实萧洒。碧溪头,古松下。卧盘陀,书复夜。八德水,清且美。荡精神,浸牙齿。乱云根,众峰里。掬与斟,随器尔。8.送高闲上人序。苟可以寓其巧智,使机应于心,不挫于气,则神完而守固,虽外物至,不胶于心。尧、舜、禹、汤治天下,养叔治射,庖丁治牛,师旷治音声,扁鹊治病,僚之于丸,秋之于奕,伯伦之于酒,乐之终身不厌,奚暇外慕。夫外慕徙业者,皆不造其堂,不哜其胾者也。往时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今闲之于草书,有旭之心哉!不得其心而逐其迹,未见其能旭也。为旭有道,利害必明,无遗锱铢,情炎于中,利欲斗进,有得有丧,勃然不释,然后一决于书,而后旭可几也。今闲师浮屠氏,一死生,解外胶。是其为心,必泊然无所起;其于世,必淡然无所嗜。泊与淡相遭;颓堕委靡;溃败不可收拾;则其于书得无象之然乎!然吾闻浮屠人善幻,多技能,闲如通其术,则吾不能知矣。9.广宣上人见过。三百六旬常扰扰,不冲风雨即尘埃。久惭朝士无裨补,空愧高僧数往来。学道穷年何所得,吟诗竟日未能回。天寒古寺游人少,红叶窗前有几堆。10.庾亮临江州,闻翟汤之风,束带蹑屐而诣焉。见亮备宾主之礼甚恭。而亮怪曰:君高道世表,仆敢忘其恭耶。汤曰:使君忽敬,其枯木朽株耳。亮语主簿张元曰:此君卧龙,不可动也。石庵临于久安室。11.渔父词。西塞山边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不觉纸尽,半篇而讫。石庵居士。
钤印:刘墉之印、御赐独坐看泉(参见《中国书画家印鉴款识》刘墉、御赐独坐看泉,P1439,19号;P1439,31号。)
刘墉(1719-1804),号石庵,另有青原、香岩、东武、穆庵、溟华、日观峰道人等。山东诸城逄戈庄人(今属高密),祖籍山东日照。清乾隆、嘉庆两朝重臣,官至体仁阁大学士,以奉公守法、清正廉洁、峭直敢谏闻名于世。其书法味厚神藏,有庙堂气度,作书喜用浓墨,故世人又称其“浓墨宰相”。 近年来,随着多部古装影视剧的热播,清代干嘉重臣刘墉的名字可谓妇孺皆知,其机智幽默、正直清廉的形象也早已深入人心,受到大众的喜爱。其实历史上的刘墉与剧作家笔下、影视作品中的刘墉虽有不小的差距,比如自身是否真有罗锅,以及其与乾隆帝、和珅、纪晓岚之间的真实关系等等。但无论如何,刘墉作为一代清官贤臣,基本还是没有异议的,死后谥文清,被称为刘文清公。在书法史上,刘墉也是一位勇于创新的帖学大家,《清史稿刘墉传》载:“墉工书,有名于时”,与同时代的翁方纲、梁同书、王文治,并称“翁刘梁王”,也有将其与翁方纲、成亲王永瑆、铁保并称“翁刘成铁”之说,这些都能表现出刘墉书法的影响和地位。张维屏在《松轩随笔》中也说:清代书法当以王文安、刘文清为最,次则张文敏、陈香泉、汪退谷。然张、陈、汪皆不及王、刘之厚,王犹依傍古人,刘则厚而能脱,入乎古人而出乎古人。” 此刘墉《各体诗卷》,水墨洒金笺本,卷长近四米,墨浓纸新,神采飞动,所抄录《次韵李节推九日登南山》、《送苏迨》、《观兖文忠公家六一堂图书》均为宋代诗人陈师道的作品,《送高闲上人序》乃唐代诗人韩愈的作品,另有《三国志》、唐代诗人张志和的《鱼父词》。从内容看,均为前贤喜闻乐见的名篇佳句,所以挥洒自由,一任己出。后竟不觉纸张已尽,以致《渔父词》仅得半篇,可见其书写时的放松状态。 郭尚先在其《芳坚馆题跋》中说:“晋唐元明诸大家,得力全是个静字。须知火色纯青,大非容易。国朝书者相望,能副是语者,只有石庵先生,张文敏如许神通,毕竟未得无诤三品”。刘墉此卷,当为晚年典型的书风,亦时时透出此静字。书法或真或草,看似漫不经心,细读却又婉转巧妙,浑然天成,可见其炉火纯青。徐珂《清稗类钞》载:“诸城刘文清书法,论者譬之黄钟、大吕之音,清庙明堂之器,推为一代书家之冠。盖以其融会历代诸大家书法而成自一家,所谓金声玉振,集群圣之大成也。”“盖其自入词馆以迄登台阁,体格屡变,神妙莫测。其少年时为赵体,珠圆玉润,如美女簪花;中年以后笔力雄健,局势堂皇;迨入台阁,则炫烂归于平淡,而臻炉火纯青之境矣”。 (孟兆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