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009 王宠 1527年作 小楷《千字文》 手卷

小楷《千字文》
拍品信息
LOT号 3009 作品名称 王宠 1527年作 小楷《千字文》 手卷
作者 王宠 尺寸 书24×66cm;跋24×51cm 创作年代 1527年作
估价 7,000,000-9,000,000 成交价 RMB 8,740,000
著录:1.徐邦达著《古书画过眼要录》七,第1038页,紫禁城出版社,2006年。
2.张葱玉《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第四编法书,五百零四页,文物出版社,2000年。
出版:1.罗振玉编《百爵斋藏历代名人法书》,民国影印本。
2.《明王宠小楷三帖真迹》,38页,汉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1980年出版。
题识:千字文。(文略)嘉靖丁亥四月既望,雅宜山人王宠书于石湖草堂。
钤印:履吉、王宠私印
鉴藏印:真赏、欧阳润生珍赏、李桐之印、墨林项氏收藏图书、彭泽欧阳氏子孙永宝用、罗振玉印、松翁鉴藏、葵霜阁、彭泽欧阳润生鉴藏书画之章
题跋:雅宜书法原本鲁公,而于《麻古仙坛记》得之尤多,故其书皆朴茂古雅,无世俗妍媚气,特其气格博大处不及鲁公,所以年历不永耳。平生见雅宜小楷凡数十种,极爱其古而澄,惜其神观不足。独此千文,藏精神于肃括之中,余魄力于形骸之外,字字皆雅宜麻姑仙坛也。此为雅宜第一楷迹。雍正十年,岁次壬子长至前十日,琅琊王澍书后。
说明:项元汴、欧阳兆熊、罗振玉旧藏,王澍题跋。
1.项元汴(1529-1590),字子京,号墨林,浙江嘉兴人。家富饶,精鉴赏,收 藏之富,甲于江南。工山水、花卉及诗文书法,为明代著名收藏家。
2.王澍(1668-1743),字若林,号虚舟,江苏金坛人。康熙五十年进士。精鉴古,尤工书法,法欧阳询,亦工篆书,称一时好手。着有《古今法帖考》、《淳化阁法帖考证》等书。
3.欧阳润生:即欧阳兆熊。嘉庆十二年(1807年)生,湖南湘潭人。晚清重臣、湘军统帅曾国藩幕僚,也是另一名湘军首领左宗棠的密友。著名清代史料笔记丛刊《水窗春呓》的作者。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陈三立(史学大师陈寅恪、陈衡恪之父),《散原精舍诗文集》第25页有《题欧阳润生观察丈画像》七言长诗。
4.罗振玉(1866-1940),字叔蕴、叔言,号雪堂,晚号贞松老人、松翁等,浙江上虞人。迁居江苏淮安。擅考古,工书法,行楷古籀,端严方正,小楷尤为 精妙,著述颇丰。
王宠(1494-1533),中国明代书法家。字履仁、履吉,号雅宜山人,吴县(今属江苏苏州)人。为邑诸生,贡入太学。王宠博学多才,工篆刻,善山水、花鸟,他的诗文在当时声誉很高,而尤以书名噪一时,书善小楷,行草尤为精妙。为明代中叶著名的书法家。著有《雅宜山人集》,传世书迹有《诗册》、《杂诗卷》、《千字文》、《古诗十九首》、《李白古风诗卷》等。
王宠小楷《千字文》,乌丝栏界格,纸本。末题曰:“嘉靖丁亥四月既望,雅宜山人王宠书于石湖草堂。”钤“履吉”、“王宠私印”二印。《百爵斋藏历代名人法书》卷下影印出版。张珩《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书法四》有详尽记录,其形制、录文、款识、钤印等内容、位置记述颇详实。徐邦达《古书画过眼要录•元明清书法叁》中亦从“本文”、“鉴藏印记”、“历代着录”、“按语”等几方面进行了记载。卷上有“李桐之印”、“墨林项氏收藏图书”、“欧阳润生珍赏”、“彭泽欧阳氏子孙永保用”等收藏印,可谓是经数鉴藏名家过眼、流传有序的雅宜精楷佳作。 嘉靖丁亥为1527年,王宠时年34岁。同年,王氏还写了另两件重要的小楷作品,一是二月二十七日书《摹东方朔画赞》,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一是无纪月之《游包山诗卷》,现藏上海博物馆。另于嘉平月二十一日,草书录《千字文》一过,现亦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王宠于小楷最负盛名,顾复《平生壮观》谓:“王履吉沉着雄伟,多力丰丽,得气得势,非公而谁?”王世贞亦云:“其(小楷)用笔秀雅,绝得《尚书》、《宣示》、《乐毅论》遗意。”观此卷可知顾、王之论可谓的评。此卷小楷多大令、钟繇笔意,用笔含蓄敦实,结字疏宕,精力内蕴。洋洋千字,点画起落处,一气呵成。足见王宠功力之深厚,心态之平和。
由款识可知此卷作于石湖草堂。石湖草堂在苏州治平寺内,由智晓和尚于嘉靖元年(1522)所筑,从四月开始到六月竣工,造三间厅堂。蔡羽《石湖草堂记》云:“辛巳之秋,今天子践祚之初,治平僧智晓方谋卜筑。事与缘会,乃诸文士翕至赞助经画,不终朝而成。”唐伯虎、文征明、王守、王宠、汤珍常在此雅集,文徵明为草堂题额,唐寅书联。王宠亦尝作行草《夜燕石湖草堂等诗册》,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石湖草堂记》又云:“明年改元嘉靖,王子履吉来主斯社。”可知雅宜山人王宠被公推为社集的主事。此后直至王宠驾鹤,诸文士文酒之会不断,唱和诗文,皆见于各家文集之中,翰墨酬作亦多有流传于世。王宠于石湖草堂所作尤多,草书《千字文》款曰:“丁亥嘉平月廿又一日,雅宜山人王宠书于石湖草堂。”1527年作《游包山诗卷》款曰:“雅宜山人王宠识于石湖禅寺。”等等,不一而足。
王宠天不假之年,而文之造诣之高,世有定论,其艺、其文、其人,世亦有定论,此卷之分量,你我诸君自度量之。 (霍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