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623 清乾隆 紫檀高浮雕吉庆有余顶箱式四件柜

紫檀高浮雕吉庆有余顶箱式四件柜
拍品信息
LOT号 5623 作品名称 清乾隆 紫檀高浮雕吉庆有余顶箱式四件柜
作者 -- 尺寸 高210.5cm;宽101cm;进深55.8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15,000,000-25,000,000 成交价 RMB 22,425,000


备注:重要私人藏家旧藏;
北京翰海,2006.06.26,古代珍玩专场,lot2501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清乾隆紫檀高浮雕福庆有余顶箱式四件柜为满彻紫檀的宫廷标准顶箱方角四件柜,精选紫檀大料制成,选用上好的以金星紫檀为材,呈波浪式虎皮纹理,珍罕无比。造型四平八稳,比例匀称,柜子和顶箱用料相当,框架用格肩榫卯相接。正面平整,侧山落膛起鼓做,设闩杆和柜膛。门板和侧山板均开槽装横带,防止开裂变形。立柜中部装架笼,设抽屉二只。下设闷仓,内部构件均为紫檀佳料制作,在传世器中极为罕见,可谓乾隆盛世不惜工本的宫廷紫檀器代表作。足间装牙板,足端穿铜靴。此柜的铜鎏金面页和吊牌相当讲究,造型典雅,錾刻精美,鎏金沉静,光线映射下闪烁泛赤。此柜最夺目之处是八扇柜门和柜膛立板的铲地浮雕,雕刻工艺神清功精,布局繁简有序有理,整体上给人以气度威严的震撼力。“铲地”浮雕是清代“大内紫檀作工”的特有工艺,即将图案之外的底子全部铲平,使图案突现,立体感强烈。与一般硬木家具的“起地”浮雕法相比,同样的图案,“铲地”浮雕需要多倍工时。宫廷紫檀家具的浮雕地子平整如镜,令普通工匠可望而不可及。八扇门板与两面柜膛立墙均铲地浮雕福庆有余穿插拐子龙纹饰,皆精工细镂,成对陈设华贵非凡。此对四件柜为北京世家旧藏,2006年5月王世襄先生见此对柜后,曾感叹“清代紫檀家具以雍干时期宫廷御用器物为上上品”并题词留念。
立不易方 吉庆有余
——清乾隆紫檀“吉庆有余”拐子龙纹四件柜
四件柜,又名顶箱柜或顶箱立柜,缘于一封书式立柜之上加顶箱,由于成对计算,故谓四件柜。
四件柜,多用紫檀、黄花梨、楠木、红木制作。黄花梨、楠木文章灿烂,色彩明丽,以不雕饰为上。紫檀四件柜由于任何一面均呈平面式展开,紫檀色深无纹,如无雕饰,易生滞郁、呆板之效果。乾隆朝紫檀四件柜多以古玉纹、古青铜器纹、龙纹、凤纹、花草纹芝色吉祥图案雕饰。紫檀“吉庆有余”拐子龙纹四件柜便以传统的“吉庆有余”及拐子龙纹为主题。据传“吉庆有余”在汉代便作为祥瑞图案广泛使用。“晋砖五鹿宜子孙,汉洗双鱼大吉羊。”汉代铜洗底部绘有双鱼图,侧有“大吉羊”三字。“吉庆有余”应源于周易《坤》:“安贞之吉,应地无疆”“黄裳元吉”,“积善之家,必有余庆。”《需》:“有浮,光亨,贞吉。”《履》:“履道坦坦,幽人贞吉。”“视履考祥,其旋元吉”、“元吉在上,大有庆也。”其它卦中也有不少“吉”、“庆”之言。如“中吉无咎”、“大吉无咎”、“元吉中正”、“中正有庆”。这些内容都与固家正道即周制文王之道牵连,放乾隆朝宫廷家具使用“吉庆有余”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诠释。
四件柜采用铲地浮雕法,铲地平滑如镜,干净利索,为典型的乾隆“紫檀工”技法。拐子龙纹,易程序化而据于匠气。刻板之蒺藜;“吉庆有余”也往往自觉地与俚俗、平庸为伍、如何自然奇巧布局而避免心机之作,是器形与纹饰和谐统一的难题。紫檀“吉庆有余”拐子龙纹四件柜在这方面下足了功夫,柜面满处生纹,庄重与活泼并现,指意明确,气象非凡。画面穿插,延绵有序,主题鲜明,毫无牵累、赘复之相。铜活錾花鎏金饰拐子龙纹,与主体纹饰呼应。闷仓盖提手除錾花鎏金外,也将精致的拐子龙纹饰与全身,用心之仔细、之周致,也是紫檀家具审美的不二法门。
所谓紫檀工,不仅体现于家具或器物的表面,而内外、前后乃至各个方面均应细心关照。四件柜边框呈“指甲圆”,圆润浑朴,转圈起线、流畅、饱满;柜门内侧之穿带也用上等紫檀,且与边抹等厚。这些特征均为乾隆朝紫檀重器的“大内紫檀作工。”
紫檀“吉庆有余”拐子龙纹四件柜高210.5厘米,宽101厘米,进深55.8厘米,器形规矩严谨,单个独立的柜子呈长方形,两个柜子并列则近正方形。这也是四件柜的标准制式。
紫檀少有大料,弯曲空洞者多。紫檀家具多有拼补,斜拼,补洞亦属于正常。紫檀四件柜通体采用紫檀,连穿带也为紫檀(穿带多用铁力或芝色硬木)用料色泽一致,金星金丝密布,小波纹豆瓣纹尤其明显。这些符号都是紫檀无上妙品之基本元素。四件柜用料大而规整,面心板三拼,背板四拼,通直方正而不见隔断、修补,前三后四,阴阳润和而至中正。
《坤》曰:“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这未尝不是乾隆的理想,未尝不是紫檀“吉庆有余”拐子龙纹四件柜的赞语与主题。
紫檀是乾隆时期宫廷家具的首选美材,乾隆帝深知此材难以再得因而采取了特殊的保护政策,规定非内廷批准不得擅动木料,并设有专门的官员负责在全国对紫檀木料进行掠夺性收集,使紫檀木料几乎都为宫廷所有,保证了造办处紫檀家具制作可以不惜工料,工艺精良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到了乾隆晚期,宫廷家具红木制品开始出现并随后越来越多,可以推断此时宫中紫檀木的库存基本用尽了。查阅清《造办处活计档》,与同期桌、椅、宝座相比,柜的制作量本身就极少。同时又由于体积硕大,搬运困难,非一般房舍能容纳,因而在社会动荡变迁中往往被拆散或改作它用,成对完整传世极为难得,目前存世可供比对并见诸公私着录的紫檀四件柜数量极为稀少,如北京紫禁城中太和殿中陈设的一对通高4.4米的紫檀云龙连山大四件柜和西夹室门旁的一对通高3.7米的的紫檀云龙纹大四件柜,这都是国内外公认的重器。拍卖市场上凡紫檀四件柜现身必创佳绩。2007年北京保利秋拍推出的高度为2.48米的清乾隆紫檀花鸟纹方角大四件柜,创当时清代御用家具拍卖记录。2013年,北京保利秋拍推出的高度达到3.25米的清乾隆紫檀云龙纹大四件柜以9200万人民币成交,创中国古典家具的世界纪录。
进入清朝乾隆一朝,为了尽显大清帝国的富裕奢华,利用紫檀木的可塑天性精雕细刻,当时皇家造办处制作了一批艺术水准极高的紫檀雕饰家具。这对顶箱大柜所采用的铲地高浮雕,是乾隆时期家具巅峰工艺的典型代表。铲地几毫却平如镜面,施展空间厚度仅有几毫米,却将笔笔交待清楚,细节娓娓道来拐子龙纹与磬、盘长结、鱼纹穿插自然圆润,层次丰富,立体感极强,是标准的宫廷做法。康熙年间养心殿造办处创立﹁油木作﹂,主要制作皇家御用家具。
造办处的工匠主要来自广东和江南,他们不同的制作技艺和风格逐渐融合成京作。京作家具以紫檀为主,在风格、造型上首先给人典雅华丽、庄重威严的感觉。这组大柜是标准的宫廷做法,从比例、用料和细部的榫卯结构来看,这么大体量的四件柜是一个团队完成的,里面应该包括了来自广东、苏州等南方地区和山东、河北等北方地区的工匠。他们按照造办处统一工艺、统一流程、统一造型来做,集各地工艺之大成,代表了清代家具鼎盛期的最高制作水平。
此对柜用料等级极为奢华门心板、背板、侧板甚至抽屉等部件通体选用上等紫檀,在柜类里面极为难得。取料丰硕之外更眼光精到,这组大柜的紫檀木料选材上好的金星小叶紫檀大料,出现由非常细小的水波纹交叉产生的豆瓣纹理,非常稀有,在当今极难看到。甚至柜内抽屉面板为一木连作,纹理贯通,大方庄重,用料奢费可见一斑。紫檀因其质地如缎似玉、色泽耀眼逼人、沉穆典雅而一直深受皇家的赏识。紫檀家具在我国、美国等海内外各大博物馆的家具收藏中一直居于首位,其中蕴含的历史和政治意义是其它材质的家具不可替代的。清代推崇色泽深、质地密、纹理细的贵重硬木,其中以紫檀为首选,当时许多黄花梨家具都被染成深色,以图古色古香。同时上层对厚重富丽艺术风格偏好的实现,客观上要依赖紫檀极好的加工性能。因而清代康雍干三朝宫廷家具中,紫檀制品占有极大比重,特别是到了清中期,选材非常讲究,往往要求清一色,无疖无疤,无 皮,色泽均匀,有的家具甚至要求为同一根木料制成。如此用料,还有更深刻的体现皇家正统意识和地位的政治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