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632 明 15世纪 铜鎏金宝鸭香熏

铜鎏金宝鸭香熏
拍品信息
LOT号 5632 作品名称 明 15世纪 铜鎏金宝鸭香熏
作者 -- 尺寸 高16cm;长18.5cm 创作年代 明 15世纪
估价 2,000,000-3,000,000 成交价 RMB 2,760,000


香熏巧取宝鸭之形,通体鎏金,敛羽伫立,曲项昂首,尖喙微张,尽展英姿。其额首顶部饰有一朵小巧精致的如意云头纹,胸前、腹下,翎毛纤细轻柔。头颈、足上、双翼、尾巴,羽翅则或直或曲,迭迭重重,层次分明。炉身分上下二截,以下部子口扣合,腹内中空,双翼前界面上新月形镂孔共二,促进对流。整器造型优美,神态灵动,燃熏时烟随颈而上,可使金鸭口吐香气,构思巧妙,集观赏实用为一体。鸭的艺术形象出现较早,商周的青铜器中即有凫尊,为仿鸭形,《西清古鉴·绍兴古器评》中记载:“凫之为物,出入于水而不溺。……饮酒者敬能以礼自防,岂有沈湎败德之患乎?凫尊之没,其意如此”,由此看来,古代器物造型的设计是有一定的思想意义的。
此外在成都凤凰山出土的汉代画像砖《弋射收获图》也有人们弋猎鸭子的艺术形象。而本件熏炉所取的水鸟之形,亦早见于汉朝,波特兰艺术博物馆藏汉青铜鸭熏,形与本器接近,原属 Arlene and Harold Schnitzer 伉俪珍藏(图见 Donald Jenkins,《Mysterious Spirits, Strange Beasts, Earthly Delights: Early Chinese Art from the Arlene and Harold Schnitzer Collection》,波特兰艺术博物馆,俄勒岗,2005年,页80-1)。Th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出版的 Later Chinese Bronzes, by Rose Kerr中也有一件“宋代 铜错金银鸭形尊”。
此外还可参考德川美术馆藏青铜鸭熏,站立方座上,翎毛间有气孔,刊于《The Shogun Age Exhibition: From the Tokugawa Art Museum, Japan(将军时代展)》,东京,1983年,页107,编号75,大致可断为明十四至十五世纪。香港苏富比2014年春拍“神灵瑞兽:Speelman 雅藏鎏金铜萃珍收藏品 ”专拍中亦有一件A&J Speelman旧藏的“明宣德 鎏金铜宝鸭熏炉”,以成交价HKD 29,240,000落锤。
参考材质不同但器形相类之凫熏,可见 Stoclet 旧藏掐丝珐琅例,拟为明十六世纪之品,收录于《Chinese Works of Art from the Stoclet Collection》,Eskenazi,伦敦,2003年,编号18。还可参见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掐丝珐琅凫式炉,据珐琅料断代明十六世纪前期,凫首显然较前例上仰,角度与成化出土例接近,(收录于《明清珐琅器展图录》,国立故宫博物院,台北,1999年,编号7)。瓷质者有景德镇出土的明成化署款三彩鸭熏,造型有相类之处,(参见《皇帝の磁器—新発见の景德镇官窑》,大阪,1995年,编号116)。其嘴巴上仰角度又与日本藏熏接近,且同立方台之上,然成化瓷熏,六个进气孔则藏于子口。
模拟同代铜质凫熏风格,本品刻划尤为入微,且鎏金厚重,此鸭熏上承高古汉炉,栩栩如生,展现明初鎏金铜作之巧。遥想大明宫,席设金鸭燃熏溢香,华贵生趣,此品传世百载,实属难得。
明时鸭熏甚为流行,明中期以后采用这种造型体裁的日趋增多,从考古资料看,明代成化宫窑瓷器中也有烧制。如永乐四年(1406),朱有墩《元宫词一百首》中道:“金鸭烧残午夜香,内家初试越罗裳”。明人金幼孜(1368-1431)曾赋诗《元夕赐观灯》十首咏明初元宵御宴盛况,其中有句云:“金鸭腾熏蔼瑞烟”(详见《金文靖集》,钦定四库全书本,卷4)。金幼孜乃建文二年(1400)进士,永乐年间擢文渊阁大学士,并随君出征,宣宗时修纂永乐、洪熙两朝实录,诏为总裁,卒于宣德六年(1431)。据此诗文,即十五世纪初永宣年间,与此品相类之金鸭熏炉曾用于宫廷筵席上。
明宣德 鎏金铜宝鸭熏炉 香港苏富比2014.04.08“神灵瑞兽:Speelman 雅藏鎏金铜萃珍”
汉 青铜鸭熏
波特兰艺术博物馆藏
明十四-十五世纪 青铜鸭熏
名古屋德川美术馆藏
明成化 三彩鸭熏 大明成化年制款
景德镇珠山明御窑成化遗址出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