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4011 董其昌 陈继儒 杨汝成 等 《刲股纯孝册》 册页 (十开二十页)

《刲股纯孝册》
拍品信息
LOT号 4011 作品名称 董其昌 陈继儒 杨汝成 等 《刲股纯孝册》 册页 (十开二十页)
作者 陈继儒 董其昌 杨汝成 尺寸 39×69.5cm×5;32.5×30cm×10;题跋21.5×13cm 创作年代 --
估价 1,500,000-2,800,000 成交价 RMB 3,565,000


说明:长尾甲旧藏并题签。

此作品在保税状态下,成交后需在香港提货。

董其昌、陈继儒、杨汝成等《刲股纯孝册》考析
明代苏州洞庭西山蔡氏一支是宋时随高宗扈跸南渡,子泰伯奉母赵居西山之消夏湾,子孙繁衍,遂为当地大族。传至十一世为桂芳,桂芳长子为旭,举孝廉,为乌程学博;次子升为名诸生。升生洪,洪生企,企生池,池生宙,宙生士亨,士亨生国宾,国宾号心恒,配王氏,生有三子,分别是蔡汝骐、蔡汝骥、蔡汝驹。蔡汝骐为第十九世,也是这本册页的主角——蔡孝子。
蔡汝骐,生卒不详,字养恒,其父心恒公客于楚,母亲与胞弟居于苏州洞庭西山,食贫孤苦。蔡汝骐六岁起就朝夕奉母服勤,不离跬步。十三岁时,母亲病目严重,蔡汝骐悲泣吁天,舌舔母目,不久痊愈。十六时随舅父外出寻父,见面之后痛哭并劝父回家,但父贫不能归,乃劝蔡汝骐迎接母亲及胞弟至衡州。蔡汝骐回吴之后费尽千辛万苦将母亲接来,而母亲却患上了危疾,蔡汝骐食不沾饮,衣不解带,衔哀叩神,愿减己寿以救母,并割左股肉为汤喂母,其母饮之而甘,沉疴一扫而空,一时被称为孝行。当地各级官员听说后,赞其一门孝义。之后,其父又生病,蔡汝骐殚力救治未见效,因此他一步一拜,到太和谒岳帝,愿以己身换父命,惜最终不治。蔡汝骐自恨来不及为父割股治疗,数次恸哭。无奈之下,只好奉母扶父柩归苏州,因路途遥远而走水路,又遇衡州洪水,飓风陡起,蔡汝骐抚舷痛哭,毫无办法。突然水干风止,成功脱险。中途屡遭危险,蔡汝骐仰天长号,似有神护,最终回到祖茔。
蔡汝骐安全回家之后,他的孝行就传开了,董其昌撰并书《养恒蔡孝子传》,陈继儒为其题端,杨汝成、徐日隆、田文渊、铁牛、魏学濂、宋学顕、钱士升、蔡元宸、赵玉森先后作赠诗,可谓洋洋大观,兼具艺术价值与文献价值。
根据余新忠《明清时期孝行的文本解读——以江南方志记载为中心》的研究,明清时期父母生病时,孝子都要千方百计施救。首先要延医治疗,尽心侍奉汤药,若不起作用,应尽可能想办法以人力治之,如舔目、吮疽,或吁天请代,求神减己之寿以益亲寿,若仍不见效,则割股以及身体别的部分以疗亲。不过,割股疗亲中的割股只是一个习惯性的通称,并不一定指割下肢或臀部,实际上可以涵盖上肢乃至内脏等身体的众多部分。
蔡汝骐后来迁居到无锡,他的事迹也被后人记录下来。嘉庆十八年《无锡金匮县志》卷三十《流寓》载曰:“蔡汝骐,字养恒,苏州人。父客楚久,汝骐间关访寻,父不欲归,则迎母入楚。既复奉父丧还吴,屡濒危险,心力并瘁。本家洞庭,晚徙无锡,遂世居之。”道光年间顾震涛编《吴门表隐》也收录了这一孝行:“蔡汝骐,字养恒,东山人。性至孝,入楚寻父母。既殁,奉柩归葬,屡濒危险,晚居无锡。”

长尾甲旧藏专题
Lot4008-Lot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