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909 吴宽 1465年作 楷书御制文集抄 册页 (十五开)

楷书御制文集抄
拍品信息
LOT号 1909 作品名称 吴宽 1465年作 楷书御制文集抄 册页 (十五开)
作者 吴宽 尺寸 22×28.5cm×15 创作年代 1465年作
估价 8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920,000
出版:《陈之佛艺术馆》总第05期,第106-107页,慈溪市陈之佛艺术馆,2012年。
题签:
1.吴文定公书。汉卿先生珍藏,秦裕题。钤印:秦裕
2.吴文定公书。梁子河村人秦裕题。钤印:仲文
3.匏庵先生遗墨。石田翁题面。绍升。
题识:臣宽偶获太祖高皇帝御制文集,恭诵再三,窥见圣神高明之见,卓越之识,足为一代之制,百王之法,有非秦汉以下诸君所能及者;又况大哉之言,皆信笔直书,不加斧藻而事实粲然具备,真典谟训诰之词也。臣缘目眚,不能悉录,谨摘集中数篇,篇中数句,录而尊阁于家。盖其言尤切要,亦史氏之所当知者,非敢去取于其间也。成化十二年十一月初三日,翰林院修撰臣宽谨书。
鉴藏印:太原王氏家藏、稺登、鹅群阁、逊志斋、忠信敬恭正己孝悌清白传家、澹庵、多福多寿多男子、许之渐号清屿近称自笑老人、尊生、白石翁、定香书室、孙肇熙印
说明:
1.沈周题端;王穉登、许之渐、杜伯秋(Jean Pierre Dubosc)、张学良递藏。许之渐(1613-1701),字仪吉,号青屿,江苏武进人。顺治十二年(1655)进士,任户部主事,擢御史,以刚直称。曾遭削籍,旋得复官。有《槐荣堂诗钞》。
2.Jean Pierre Dubosc(1904-1988),中文名杜伯秋、杜伯思、杜博思等,娶卢芹斋女为妻,对中国古代书画鉴藏深感兴趣,与吴湖帆、张葱玉等鉴藏巨擘多有过往,所藏精品如任仁发《五王醉归图》。杜氏于1949年策划展览“A Loan Exhibition:Great Chinese Painters of the Ming and Ching Dynasties”,并刊印图册。据此图册可知杜伯秋庋藏明清书画质量颇高。
3.彭绍升、秦仲文题签。彭绍升(1740-1796),字允初,号尺木,江苏长洲人。乾隆三十四年(1769)进士,选知县,不就。专心读书,喜佛学,留心当代掌故,有《二林居集》、《一行居集》。
4.册首有杜伯秋藏品标签(J.P.Dubosc Collection)及资料页一份,编号C147。此种圆形标签屡屡见诸杜氏藏品,例C150为文徵明行书诗文册(2019北京保利秋季拍卖会lot1075)。

吴宽活跃于明代中期,官至礼部尚书,与徐有贞、李应祯、沈周、王鏊同为“吴门书派”的先导,一改明初以来单调乏味、千篇一律的台阁体书风。吴宽善真、行、草书,尤工行书,师法宋代苏轼,尊其人遂爱其书,故其书法师承东坡笔意。邢侗在《来禽馆帖》中曾说:“匏翁吴中前辈,行谊擅绝,不直文翰之工尔也。书法苏学士,浓颜厚面,祛去吴习。”
吴宽学习的是苏东坡“端庄淳朴,凝重厚实”的书风,而一反当时吴中盛行的“纤巧媚美”的风格。吴宽学习苏书,心摹手追,神形兼善,更可贵的是其笔法能出新意。因此,王鏊说他“作书姿润,时出奇倔,虽规模于苏而多自得。”(《震泽集》卷二)这正是他能高于同时代一般书法家之原因所在。对稍后步入书坛的书法家祝允明、文徵明等人,起到了开路先锋的作用,提供了美学启示。吴宽有时也作草书,兼善狂草,他常临摹唐怀素的《自叙帖》,几乎到了与之乱真的境地。
此册为吴宽楷书节录《明太祖御制文集》数篇,成化十三年(1477)所作,时吴宽四十二岁。册首为沈周题“匏庵”二字,“匏庵”为吴宽的号,吴宽与沈周为至交,在没有当官之前,吴宽很不得志,科举屡试不中,儿女相继离世,沈周多次写诗安慰鼓励他,两人的友谊一直持续到迟暮之年,期间不乏互相唱和之作。
《楷书御制文集抄》中的楷书字形偏扁,呈左低右高之势,显得宽绰有度,侧锋用笔,时见起笔的露锋,浓墨与枯笔相间,增加了节奏感,虽字字独立却通篇气韵生动,一改台阁体程式化的面貌,虽不见精雕细琢的安排,却时见精彩之笔,足见才情。此册在章法上,采用纵有行、横无列的方式,给人带来视觉上的轻松感。在书学的意识上,苏轼的“尚意”主张和内在修养的重视,吴宽都很好地继承了。此外,他还极其重视楷书,认为想要练好行草书,必须有扎实的楷书功底,就像没有不会走路便会跑步的人。他的学书思想显然超越了同时代人,跳出藩篱而直追唐宋,将个人情感融入到书法作品之中,这无疑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
吴宽在明代台阁体书风风靡朝野之时,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跳过元代,直师宋人,这样的书学思想显得难能可贵,从而使得明代书法在书法史上大放异彩,区别于各个朝代而形成其特有的面貌,从这个角度看,吴宽对于整个明代书坛的意义尤为重大。此册为吴宽中年手抄《明太祖御制文集》,是准备“录而尊阁于家”的,其恭敬之情更非普通书法作品所能相比,诚为吴宽楷书中的上品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