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910 吴宽 行书《灯下观白氏集简济之君谦二友》 立轴

行书《灯下观白氏集简济之君谦二友》
拍品信息
LOT号 1910 作品名称 吴宽 行书《灯下观白氏集简济之君谦二友》 立轴
作者 吴宽 尺寸 120×50cm 创作年代 --
估价 4,200,000-5,500,000 成交价 RMB 7,130,000
著录:
1.吴宽:《匏庵家藏集》,明正德刊本。
2.吴湖帆:《吴氏书画记》卷三(见《吴湖帆文稿》第390页,中国美院出版社2004年8月)。
题签:吴文定书轴真迹。梅景书屋珍藏。
题识:何物灯前消夜长,一编在手坐焚香。俚言却许朱弦和,真味似将玄酒尝。前辈任他为李杜,近时知己得王杨。闭门谢却闲宾客,晤语惟容白侍郎。右灯下观白氏集简济之君谦二友。吴宽。
钤印:原博
吴湖帆边跋:吾乡吴文定公以会状历天官,领袖文坛,四方儒人咸集门下,足为三吴增色。书法苏眉(公)山,其文采官箴亦与苏相仿佛,数百年後犹令人想象不置。此诗简王、杨二公,为《匏庵集》中名作,公亦数书是篇,余及见之。丙戌中秋重装为梅影书屋珍藏明贤真迹甲观。後学吴湖帆。钤印:湖帆长寿
鉴藏印:双林郭氏家珍、吴氏梅影书屋藏书印、吴湖帆
说明:
1.郭毓圻、吴湖帆旧藏;吴湖帆旧藏、题签、题跋。“双林郭氏家珍”或为清乾隆著名鉴赏家郭毓圻收藏印。金俊明(1602-1675),原名衮,字孝章,号耿庵,江苏吴县(苏州)人。少随父官宁夏,往来燕赵间,以任侠自喜。诸边帅争欲延致幕府,不就。归里後,长居“春草闲房”,折节读书,靡不研究,著名复社中人。好录异书,工诗古文兼善书画,尤长墨梅。尝写陶诗及画梅寄王士祯兄弟,士祯甚宝之。世称“三绝。”著有《春草间堂集》、《推量稿》等。史载金耿庵于双林巷“春草闲房”旧址在乾隆年间由里人郭氏重修,更名为“友恭堂”,後吴大澂祖父以此为寓,复原“春草闲房”,遂请奚铁生补《春草闲房图》,一时名流歌咏殆遍。
又,清吴县诗人石嘉吉《听雨楼诗》有记:“春草闲房怀金耿庵:屋宇不堪宏敞,而尚修整,庭广纔数弓,初无花木之胜,明窗四拓,远隔嚣尘,古苍人稀,过者望而知其为隐君子庐,郭匏雅曾居之,今亦易主矣。”
郭毓圻(清乾隆年间,18世纪),江苏吴县(苏州)人,字匏雅,後号狷甫,乾隆三十年(1765)举人,官国子监典籍。性恬淡,工画山水,師董源,用淡墨乾皴似張宗苍。善鉴古,喜收藏。
2.吴湖帆 (1894-1968),名倩,本名万,号倩庵、东庄,别署丑翼燕。斋名梅景书屋,晚清著名书画家吴大徵之孙,近代绘坛大师,书画鉴定家。世居吴中(今江苏苏州),其宅为明代金俊明“春草闲房”旧址。自幼受家庭薰陶,拜陆廉夫学画,赴上海后办书画事务所、正社书画会。1939年设梅景书屋招生授徒。早年与溥濡被称为“南吴北溥”,后与吴子深、吴待秋、冯超然齐名,在海上画坛有“三吴一冯”之称。

本件吴宽行书《灯下观白氏集简济之君谦二友》诗轴,乃吴湖帆旧藏。吴氏边跋曰:“吾乡吴文定公以会状历天官,领袖文坛,四方儒人咸集门下,足为三吴增色。书法苏眉(公)山,其文采官箴亦与苏相仿佛,数百年後犹令人想象不置。此诗简王、杨二公,为《匏庵集》中名作,公亦数书是篇,余及见之。丙戌中秋重装为梅影书屋珍藏明贤真迹甲观。後学吴湖帆。”可知此作所录诗乃为王济之、杨君谦二公所作。
王济之即王鏊(1450—1524),明代名臣、文学家。字济之,号守溪,晚号拙叟,学者称震泽先生,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十六岁时国子监诸生即传诵其文,成化十一年进士。授编修,弘治时历侍讲学士,充讲官,擢吏部右侍郎,正德初进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博学有识鉴,著有《姑苏志》、《震泽集》、《震泽长语》。归里後筑“颜乐堂”、“宜晚轩”,藏书甚富。与吴宽、唐寅、文徵明等时相唱和。王鏊一生为人正直,时称“天下穷阁老”。 逝後葬东山梁家山,其墓前曾有唐寅手书的“海内文章第一、山中宰相无双”的牌坊。
杨君谦则为杨循吉(1456-1544),明代官员、文学家。字君卿,一作君谦,号南峰、雁村居士等。南直隶苏州府吴县(今属江苏)人。成化二十年进士。授礼部主事。结庐姑苏硎山下课读经史,有《松筹堂集》及杂著多种。极喜藏书,闻某人家有异本,必购求缮写。家富裕,以巨资购书,所藏书10余万卷,晚岁则赤贫。弘治元年(1488),建“雁荡村舍”,作专楼名为“卧读斋”,日在楼中读经史。当时吴中藏书家,如朱存理、吴宽、阎起山,都穆等人皆手抄录图书,他是提倡抄书者之一。与吴宽极相善,曾上疏要求释放建文帝子孙,吴宽得知,喝曰:“汝安得为此灭族事耶?”夺其疏阻之。
吴宽诗学苏轼,对白居易亦情有独钟。据其《匏庵集》中《夜读白乐天诗集二首》小注可知,其所读白乐天集即为吴中杨君谦“携来”,“济之录毕,予从借观”,可见抄书、读书之风在吴宽朋友圈中的盛行。此後,吴宽还作有多首读、和、拟白集之诗,并尤提到白诗的“俚言”富有“真味”。後王鏊有相关诗篇数首,对吴宽的嗜白表示认同。 此诗为此二挚友而作,乃《匏庵集》中之名篇。
吴诗学苏轼,书法亦是。王鏊《震泽集》云:“宽作书姿润中时出奇崛,虽规模于苏,而多所自得。”明初书坛以元人面貌为主流,吴宽远追宋人,以一种惇厚有重量感的书风,与苏州一带书家追求秀丽的常貌拉开了距离。邢侗《题吴文定书》评曰:“(匏翁)书法法苏学士,浓颜厚面,祛去吴习,亦毕竟赵宋本色耳。超著实难。”(邢侗《来禽馆集》卷21)都穆则评其:“(吴宽)书翰之妙,识者以为不减大苏。”此件立轴即是典型苏书面貌,其结字较紧实,且略带扁斜,一如苏字结体。笔势的连绵要表现为笔断意连,行气贯通,气畅神闲。
吴宽与沈周过从甚密,为文徵明的文学老师,当时书名极盛,王世懋称其:“吴中盛事,原博书法第一。”(王世懋《王奉常集》)在吴门书派的形成中,吴宽有着极重要的基石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