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915 毛会建 行书《圣主得贤臣颂》 册页 (二十三开)

行书《圣主得贤臣颂》
拍品信息
LOT号 1915 作品名称 毛会建 行书《圣主得贤臣颂》 册页 (二十三开)
作者 毛会建 尺寸 38.5×27.5cm×23 创作年代 --
估价 80,000-150,000 成交价 RMB 460,000

题识:圣主得贤臣颂。恭惟春秋法五始之要,在乎审己正统而已。夫贤者,国家之器用也。所任贤,则趋舍省而功施普;器用利,则用力少而就效众。故工人之用钝器也,劳筋苦骨,终日矻矻。及至巧冶铸干将之檏,清水淬其锋,越砥敛其咢,水断蛟龙,陆剸犀革,忽若篲泛画涂。如此则使离娄督绳,公输削墨,虽崇台久层,延袤百丈而不相溷者,工用相得也。庸人之御驽马,亦伤吻弊策而不进于行,胸喘肤汗,人极马倦。及至驾啮膝,骖乘旦,王良执靶,韩哀附舆,纵骋驰骛,忽如影靡,过都越国,蹶如历块;追奔电,逐遗风,周流八极,万里一息。何其辽哉!人马相得也。故服絺绤之凉者,不苦盛暑之郁燠;袭狐貉之暖者,不忧至寒之凄凉。何则有其具者易其备。贤人君子,亦圣王之所以易海内也。是以呕喻受之,开宽裕之路,以延天下之英俊也。夫竭智附贤者,必建仁策;索远求士者,必树伯迹。昔周公躬吐握之劳,故有圄空之隆;齐桓设庭燎之礼,故有匡合之功。由此观之,君勤于求贤而逸于得人。人臣亦然。昔贤者之未遇也,揆事决策,则君不用其谋;陈见悃诚,则上不然其信。及其遇明君,遭圣主也,运筹合上意,谏诤即见听,任职得行其术去卑。龙兴而云致。故世平主圣,俊乂将自至,若尧舜禹汤文武之君,获稷契皋陶伊尹吕望之臣,明明在朝,穆穆列布,聚精会神,相得益章。虽伯牙操递钟,蓬门子弯乌号,犹未足以喻其意也。故圣主必待贤臣而弘功业,俊士亦俟明主以显其德。上下俱欲,翕然交欣,千载一会,论说无疑。翼乎如鸿毛遇顺风,沛乎若巨鱼纵大壑。其得意如此,则胡禁不止,曷令不行化溢四表,横被无穷,遐夷贡献,万祥必臻。是以圣主不遍窥。屈信如彭祖,喣嘘呼吸如乔松,眇然越俗离世哉!诗曰“济济多士,文王以宁”。盖信乎其以宁也!昆陵毛会建书。
钤印:毛会建印、海墨树笔
鉴藏印:晚照楼、培棠私印、关中于氏
说明:
1.阎培棠(1864-1942)字甘园,自号辋口樵者,室称晚照楼,故又号晚照楼主。陕西南田人,侨居上海。光绪十七年,入关中书院求学,考中副贡,任山西府经历(布政司办理文书之官)。在1897年的维新浪潮中,阎培棠会商毛昌杰、王立斋、阎培芝诸人在西安创办《广通报》,宣传维新,反对封建,所以很受读者欢迎。与宋伯鲁、于右任、樊增祥、鲁迅、冯玉祥等友善。阎培棠收富收藏,所藏书、画、碑帖颇多,书法篆、隶、真、草,随意挥毫。指头书、画、山水花卉,饶有佳趣。
2.于右任(1879-1964),名敬铭,字右任,号神州旧主、太平老人,陕西三原人。擅诗词,精于书法,尤善行草书,其书法人称“于体”。整理历代草书字体,编成《标准草书》印行,影响深广。曾任陕西省政府主席、南京国民政府审计院院长、监察院院长等职。

毛会建(1612-1682后),字子霞,江苏武进人。寄籍浙江,诸生。顺治初年避战乱流寓岭海,后“由黔入鄂”,康熙时,曾任仪曹郎、礼部郎中,乐昌令。晚年定居晴川,卒后葬于晴川阁西侧香瑞巷通往龟山山坡上。工诗善文,尤工擘窠书,往往作斗大字,勒崖石,题名其后。尝摩衡山岣嵝峰大禹碑,立石大别山巅。今湖北襄阳习家祠堂仍保存有毛会建《重修高阳池馆记》刻石。书风苍劲,学林誉其为“书法逼晋魏,六书篆皆精绝”,为时人所重。毛会建嗜奇癖古,游迹几周天下,与徐霞客、宋应星有晚明清初三怪才之称。

据《江夏县志》(同治)卷八载:“毛会建,字子霞,武进人。以副贡官乐昌令,既归江夏。工文、诗,书法逼晋魏。六书、篆刻精绝,居江夏,辑黄鹤楼古今诗授梓,摹《岣嵝碑》勒石大别,其大书《千文》皆踰尺,学使郑昆璧为镌板。”毛会建嗜奇癖古,康熙年间广济太史金德嘉《毛先生画歌》有“先生年纪六十余,生来好游兼好书。攀岩剔藓无虚日,鬼斧神工铲不如。岣喽禹碑篆籀祖,移置大别山头今可睹。”由“攀岩剔薛无虚日”句可知,毛会建当时手书的摩崖不少,光绪年间,武汉三镇多有毛会建摩崖题字,但如今存世的墨迹则凤毛麟角。
2017-06月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畅怀——古代书法夜场”曾有一卷毛会建所书《圣主得贤臣颂》,该卷卷尾有毛氏“壬戌年七十有一”自署纪年,壬戌年为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由此可知,毛会建生于明万历四十年(1612年),卒于1682年后。近代著名方志学家王葆心在他的《再续汉口丛谈》也记载说,毛会建清初流寓汉阳、武昌,他自衡山摹刻禹碑时年已六十多岁了,康熙二十年时,他已年有七十余,正与此合。
《圣主得贤臣颂》是一篇劝谏皇帝招贤士的名文,乃西汉王褒上宣帝所作。此册字大径寸,以行草书就,行书中兼有草意,草书中纳行书笔法,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汪洋恣肆,气势撼人,实属难得。
该册第一开右下角有鉴藏印三方,“晚照楼”、“培棠私印”为阎培棠的收藏印,“关中于氏”为于右任的印鉴。阎培棠与于右任同为陕西人,且二人为挚交,故此册或曾经阎培棠、于右任递藏,或为阎培棠所藏于右任借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