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916 雍正帝 草书唐·王涯《秋思二首》之一 立轴

草书唐·王涯《秋思二首》之一
拍品信息
LOT号 1916 作品名称 雍正帝 草书唐·王涯《秋思二首》之一 立轴
作者 雍正帝 尺寸 121×56cm 创作年代 --
估价 5,500,000-6,500,000 成交价 RMB --

题签:雍正御笔。己未秋日心远堂尊藏,袁励准谨题。
题识:宫连太液见沧波,暑气微销秋意多。一夜轻风苹末起,露珠翻尽满池荷。御笔。
钤印:朝乾夕惕、雍正宸翰
说明:
1.爱新觉罗·奕譞后人友情提供。
2.溥伒旧藏,袁励准1919年题签条。爱新觉罗·溥伒(1893-1966),字雪斋、号松风主人。惇勤亲王奕誴(道光帝旻宁第五子)之孙、贝勒爱新觉罗·载瀛(奕誴第四子)长子。正蓝旗。封赏固山贝子爵。是道光帝的直系后人,据传为可能继承皇位的三太子之一。与两个弟弟爱新觉罗·溥佺、爱新觉罗·溥佐均以画名,有“一门三杰”之称。辛亥革命以后,不再涉入政界,以书画为生。1966年,文革风暴骤起之时,于8月30日带女儿离家出走,一直下落不明。
3.袁励准(1876-1935)字珏生,号中州,别署恐高寒斋主。光绪二十四年(1898)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会试同考官。民国后任清史馆编纂,1932年受聘辅仁大学教授。工书画。行楷宗米元章,篆学李杨冰,文静典雅,甚得时誉。画学马远,亦有高致。收藏驰名于世。以藏古墨驰名於世。工书,法明人,亦能诗。

雍正帝御笔草书“宫连太液见沧波,暑气微销秋意多。一夜轻风苹末起,露珠翻尽满池荷。”所书内容为唐代大诗人王涯《秋思二首》之一。
该轴纵121厘米,横56厘米,书写于素色粉笺之上,此作与北京保利2019秋季拍卖会“仰之弥高——中国古代书画夜场”中LOT3544《行书宴月旧作》尺寸相仿。书风则与北京故宫博物院藏草书《花间小饮》、《夏日泛舟旧作》一致。由于是笺纸,所以笔锋的起承转折、墨色的浓淡深浅变化十分明显。
雍正帝当政十三年中,励精图治,除旧布新,勇于改革,使得国家强盛和安定,促进经济的发展。除了勇于改革旧制,他还是一位非常勤政的皇帝。他自诩“以勤先天下”,不巡幸、不游猎,日理朝政,终年不息。清代称康雍乾盛世,雍正帝处于承上启下的时期,他既继承康熙帝的遗志,又改革了康熙帝晚年的弊端,为乾隆朝的强盛奠定了基础,所以说康雍乾三朝是清代历史发展的鼎盛时期。史学界对雍正其人的评论大多限于其政治上的功过得失,然而就艺术上的修养与造诣来说,其在清朝帝王中是十分突出的。这一点不仅体现在雍正时期的宫廷艺术成就上,更多体现在他的书法成就上。
雍正帝在青少年时,受到皇父康熙的严格教育,康熙帝曾言:“朕之诸子多令人养视,惟四阿哥朕亲抚育”。再加上雍正帝当皇子时间较长,有相当多的时间读书习字。因此,他不仅熟练地掌握满、汉文化知识,还练就了一手好字。据《清世宗实录》中记载,雍正曾在元年八月自述:“朕早蒙皇考庭训,仿学御书,常荷嘉奖。”因为康熙帝喜好董其昌书法,因此雍正的书法也学董其昌。但比起康熙,雍正的书法多了几分挥洒自如,也多了几分生气与活力,更显得随意率性。《东华录》这样记述雍正帝书法:“幼耽书史,立就万言。书法遒雅,妙兼众体。”史学家评论他的书法:“运笔娴熟,结构严紧”,“流畅自如,笔墨浑厚有力。”康熙帝很欣赏他的书法,命他书写的扇面竟达一百多幅。他即位后的朱谕、朱批有数万件,大多小楷行书,都很整洁,极少涂抹,表明他文思敏捷,书功深厚。
此草书轴虽无年款,但其用笔闲逸自如,结字端稳匀停,气脉一贯,兼有二王的灵秀,晋唐的古朴,以及董其昌的逸气,畅朗娴熟,疏密自然,风格独特,与诗文内容的舒心闲逸十分相称,可见其草书法技艺已是相当纯熟。田忠彦在《浅说清代盛世帝王书法》中亦写道:“雍正书法与康熙、乾隆相比,康熙的字逸美,雍正的字放达,乾隆的字甜丽,相比之下,雍正的字更为舒展,意趣表达则更为自然。”可谓的论。
雍正帝还常常利用他的书法优势,服务于他的统治权力。清朝自雍正皇帝后,就将寝宫从乾清宫迁到了养心殿。养心殿中的“中正仁和”匾是雍正所书,是帝王对自身行为准则的高要求。他深知如中央各部院衙门的作用重大,为使各部门明确职掌、严守官箴,同心共勉,竭尽忠诚。根据各部的职能特点,分别题写匾额形式的箴言,并加注释。例如雍正四年二月七日,一连写十七幅,三月十六日又写五幅,依次赏给各部门。平时他亲手书写一些条幅、匾联、福字赏给宠臣。雍正元年五月十三日将“世笃忠贞”匾、“乐事天家惟孝友,乃心王室在忠勤”联赏给舅舅隆科多;“青天白日”匾赏给年羹尧;“朝之隽老”匾赏给马齐。雍正二年正月至三月赏赐福字时讲:“朕年年书福字分颁内外臣工者,正警惕尔等自厚其福之意耳!若以朕能赐福则误矣!”雍正七年赐给江西巡抚谢旻一幅福字,雍正帝在他的奏折上批写道:“福之与孽,在人自作,朕何能赐汝之福?朕年年书福赐内外臣工之意,原欲汝等触目惊心,人人造福、惜福、享福之意耳!莫错会朕意,便朕之福,犹赖汝等内外大臣代朕造福也,勉之!”
此轴外签有“雍正御笔。己未秋日心远堂尊藏,袁励准谨题”。“心远堂”是溥伒的堂号,由外签可知,此幅为溥伒所藏,1919年袁励准为其题外签。该轴为道光皇帝第七子爱新觉罗·奕譞后人友情提供,据现藏家口述,此轴一直在爱新觉罗家族递藏,应该也是雍正对子嗣的认可和嘉奖的御赐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