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917 杨维祯 1369年作 壶月轩记 册页 (五开十页)

壶月轩记
拍品信息
LOT号 1917 作品名称 杨维祯 1369年作 壶月轩记 册页 (五开十页)
作者 杨维祯 尺寸 33×25.5cm×10 创作年代 1369年作
估价 咨询价 成交价 RMB 90,275,000
出版:
1.《书苑》五卷第一辑,第八图,珂罗版,石印本,大正四年(1915)。
2.《书道全集》第十九卷,第222-227页,平凡社,1932年。
3《书品》,书道协会,1958年。
4.钟明善:《中国书法简史》,第99页,第138图,河北省美术出版社,1984年。
5.周倜:《中国历代书法鉴赏大辞典》,第1404页,北京燕山出版社,1990年。
6.《中国书法大成》第4册,第592-596页,1991年。
7.阎正:《中国历代书法大观》上册,第153-156页,国际文化出版公司,1995年。
8.李一、齐开义:《画说中华文化形象---中华书法》,第39页,广西教育出版社,1997年。
9.吴䍩木:《中国古代书法家辞典》,第127页,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年。
10.李光德:《中华书学大辞典》,第543页,团结出版社,2000年。
11.楚默:《中国书法家全集•杨维祯》,封面及封底,第112页-119页,河北教育出版社,2006年。
12.陈侃章:《远去归来的昨天》,第18页,浙江人民出版社,2008年。
13.陈彬龢:《中国文字与书法》,第151页,文化艺术出版社,2009年。
14.闵祥德:《大学书法》,第60页,上海文化出版社,2011年。
著录:
1.《铁崖文集》卷二,明弘治十四年(1501)刻本。
2.《(弘治)上海志》卷五,明弘治十七年(1504)刻本。
3.[日]山本悌二郎:《澄怀堂书画目录》(卷二),第35-37页,(日本)文求堂,1932年。
4.[日]山本悌二郎、纪成虎一:《宋元明清书画名贤详传》第二卷,第296页,(日本)思文阁,1937年。
5.王壮为著《石阵铁书室铁书朱墨印拓选存》,第144页,华旅文化事业中心,1981年。
6.王刘纯、佟培基、杨守权:《通用书法教程》,第90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
7.《书法研究》总第四十五辑,第124页,上海书画出版社,1991年。
8.《中国美术五千年》第八卷,第178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1年。
9.[日]真田但马、宇野雪村:《中国书法史》(下册),第76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98年。
10.孙小力著《杨维祯年谱》,第299页,复旦大学出版社,1997年。
11.任平:《大学书法》,第175页,西泠印社出版社,1999年。
12.张珩:《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书法(三),第276-278页,文物出版社,2000年。
13.张弘:《中国草书名作鉴赏》,第185页,远方出版社,2004年。
14.《上海美术志》,第354页,上海书画出版社,2004年。
15.桂多荪:《浯溪志》,第332页,湖南人民出版社,2004年。
16.毛孝弢:《中国草书经典》,第232页,浙江人民出版社,2004年。
17.桂栖鹏:《浙江通史》第6卷,元代卷,第281页,浙江人民出版社,2005年。
18.陈浩:《书法篆刻与教学》,第55页,辽宁美术出版社,2005年。
19.李枝枢:《院校书法教程》,第147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06年。
20.《中国美术全集》第57卷,《书法篆刻编•宋金元书法》,第85页,人民美术出版社,2006年。
21.朱天曙:《中国书法小史》,第160页,中国长安出版社,2012年。
22.[日]铃木洋保:《中国书家名鉴》,第120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12年。
23.朱天曙:《书为心画:中国书法》,第103页,北京出版集团,2013年。
24.顾工:《铁笛一声吹破秋---杨维祯在吴门的交游与创作》,第86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14年。
25.楚默著 《楚默全集——杨维桢研究》第405页,上海书店出版社,2014年11月第1版。
26.孙杰:《古代上海艺术》,第98页,上海大学出版社,2015年。
27.绍兴书法研究所:《绍兴书法研究》,第35页,西泠印社出版社,2016年。
28.马博:《书法大百科》,第9册,第113页,线装书局,2016年。
题盒:元杨廉夫壶月轩记。雨山老人长尾甲署。钤印:长尾甲印、雨山居士
题签:杨廉夫壶月轩记。元贤题咏附。欎华阁藏。钤印:二峰鉴藏法书名画之印
鉴藏印:(包袱内)二峰宝此过于明珠骏马、二峰宝笈、看雪书屋书画印、二峰平生心赏、二峰鉴藏法书名画之印
题识:江阴李生恒,字守道,先卢毁于兵,辟地上海之鱼庒,以耕钓为业,业暇辙读书攷典故,习法书名画,家虽窭,不肯苟仕进为干没,新筑草堂数程,堂之偏,别构一轩,颜曰壶月, 余放舟黄龙浦,达口海,必道过其门,过必觞余于轩,繙校典籍,辨书画,巳则乞题其颜,而并以记请,昔延平先生,以经术德行,师表百代,退而屏居闽山,箪瓢屡空晏如也,时称其人品,为冰壶秋月,以其所学所履,莹彻而无瑕也,吾闻生之先裔,由闽而台,由台而淞 也,不敢多上以祖延平,独取其冰壶秋月,以对越于轩,壶清而以冰益莹,月朗而以秋益皦, 生景行先哲,清于中无愧于壶,明于外无愧于月,侗祖何人希之则是,生既青年而好学尊师, 取友不远千里,异日见生学日进,德日明,行日粹,以清其有,以仰承源关洛,而委新安之 派,则吾又当与生脩世谱,题曰李氏冰壶谱也,四方士为生赋壶月诗,系于谱,生之轩其不 朽矣乎。龙集已酉春二月花朝庚辰,会稽抱遗叟杨祯廉夫甫,在云闲之拄颊楼,试老陆画沙锥书也,就此致意,孟京今日妙书,过文东远甚,可副墨一本张其轩。
钤印:东维叟、铁史藏室、李黼榜第二甲進士、廉夫、铁笛道人、九山白云
题跋:
1.壶月轩中冰玉清,吾宗神秀继家声。阴冰银汉潜虬蛰,霸吐瑶台顾兔生。虚白半闲含混沌,空明千里接蓬瀛。藏身自有仙公术,乾没何须世上名。西夏李毅。钤印:天池一蘧庐
2.冰壶秋月清无比,爱尔名轩继祖风。尘世移来群玉府,梦魂疑入广寒宫。潸然阴火出窗下,飘落天香洦琖中。莫道生涯真冷淡,焕然新地自春融。董佐才。钤印:爰居行义、董良用、足月山人
3.懒随飞杖步天衢,醉叱寒蟾下玉壶。银汉金波秋不散,锦袍仙客夜同孤。人间楼阁疑云表,天上山河落座偶。料得主翁清不寐,赋诗行酒坐氍毹。陈留张奎。钤印:指蠹生、陈留张奎共辰生印、张
4.丸壶如雪月如冰,之子轩居惬野情。水占白云秋万顷,天开清镜夜三更。锦袍诗好蛟精泣,玉笛声高鹤梦惊。我亦乘槎老仙客,能来与子结沤盟。西神山道士张枢。钤印:书巢、陈留张枢、张梦辰印
5.小轩结构敞虚明,佳句从容对客评。玉兔捣霜秋换骨,银蟾出海夜含精。寒生虚白冰初合光澈空青斗半横。最爱延平明哲在,孙枝奕晔继家声。赖善。
6.壶月轩窓幽且洁,虚明莹徹贯中央。山河动影金波溢,宇宙无尘玉露凉。雪碗蔗浆寒欲冻,风簾桂子夜飘香。李生表里清如许,绝似求仙费长房。俞参。钤印:渔庄小隐、耕读庄、俞、或山而樵或水而渔
7.杨铁崖壶月轩记册子。宗室伯熙祭酒盛昱所藏。祭酒以文章节概名当世,以国步日非,中岁挂冠,郁郁以没。家有意园,所储书画图籍金石文字不务多得,而鉴别颇精。予官中朝,祭酒厌世已数年,无嗣,以族子承继旧藏,尚无恙。庚辛之际,厂肆恶贾与宵人某都统者,睒睒其厚藏,乃以声色博弈诱祭酒嗣子,于是意园旧藏悉以偿博负,遂为某俗及某宵人所有,而清閟空矣。其宋元槧本归国贼袁氏,祭酒九泉有知,有余痛焉。数年以来,予得郁华阁古金文册子及古礼器数事,其书画多入贾舶,散诸海外,此册其一也。念祭酒一代名德,身后所遭乃如此,彼厂肆恶贾虽以暴疾死,而某都统者尚健在,怙恶如故,天之所福善惩恶者,固如斯耶,抑尚有严罚在其后耶?爰书册尾以竢之。宣统丙辰八月上虞罗振玉记于海东寓居之后四源堂。钤印:罗振玉印、罗叔言
8.铁史书如出海珊瑚,悬崖霜柏,光莹四照,柯干峭拔。俞渔庄书亦清健入古,宋仲温之亚也。尝谓元代书家,自有体势,颇取法于史游、皇象,往往凌驾天水诸贤。世之论书者,推晋唐为书学最盛之世,抑知至有元且变化未有已耶?永丰乡人又记。钤印:罗叔言
说明:
1.此册内有杨维祯书法5开,元贤题咏5开。
2.长尾甲(1864-1942)题木盒,罗振玉题跋,经盛昱(1850-1899)、罗振玉(1866-1940)、山本悌二郎(1870-1937)、青山杉雨(1912-1993)递藏。
3.寸巢庵旧藏。“寸巢庵”为日本重要私人藏家,其所藏金石明清书画率多精妙之品,且传承有序,多源于日本重要收藏家族。

冰壶秋月莹澈无瑕 灵光腾越欲烛斗间
文坛盟主 古今纵横
“元之中世,有文章巨公,起于浙河之间,曰铁崖君,声光殷殷,摩戛霄汉,吴越诸生多归之,殆犹山之宗岱,河之走海,如是者四十余年乃终。”这是被明太祖朱元璋称为“开国文臣之首”的宋濂为铁崖君杨维祯墓志铭的开篇语。此开篇语强调和突出了杨维祯即使生活于历史上统治时间短暂的元代,在中国文学史上仍有着崇高的地位。
元大德、延祐以来,宗唐之风提统文坛,诗歌创作重在模仿,从而失去了自我性情。以虞集为核心的奎章阁文人圈“复古雅正”的审美倾向和创作意旨成为宫廷馆阁的主导,蔓延至整个领域。1344年,揭傒斯去世,虞集近乎失明,奎章阁文人的时代渐趋终结,以杨维祯为核心的时代来临。杨维祯弟子贝琼《杨维祯传》中说:“元继宋季之后,政庞文抗,铁崖务铲一代之陋,上追秦汉,虽词涉夸大,自姚、虞而下,雄健而不窘者,一人而已”。在诗歌创作上,杨维祯并不反对复古,别于诗学元四家之虞集、杨载、范椁和揭傒斯,杨维祯是以乐府诗为突破口,“寓意古题,刺美见事”,而且“即事名篇,无复依傍”,简而言之,即纪实写情,抒发自我性灵。因此,他在古乐府诗歌创作上取得了巨大成功,成为元代中后期文坛的领军人物,一代诗宗,其友朋与追随者不下百人,顾瑛、张雨、倪瓒、李孝光、张宪、陈基、董佐才、赖良、袁华、丁夏、项炯、吴恭、张元英、郑东、鲁渊等等,这就是中国文学史上规模最大、诗人最多,影响最为深远的“铁崖诗派”,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大诗派。另外,顾瑛的昆山玉山草堂雅集从至正八年到至正二十年,十余年间,大小雅集五十多次,参与者如张雨、黄溍、黄公望、倪瓒、王蒙、朱珪、杨基等等,杨维桢一直是主盟人物。
杨维祯学问渊博,“上下古今,贯穿百家”,其著述丰富,涉及经学、史学、文学、音乐、佛学、道教、书画艺术诸领域。在各个领域,杨维祯皆以“奇才”著称,除上述文学成就以外,另有史学论著《三史正统辩》,它有力地论证了晋、隋、唐、宋、元的历史正统顺序,而非宋、辽、金、元的顺序;而且,杨维祯在书法上的创新求奇所取得的成就,是与其他的领域创造一脉相承的,并且,光耀千古。
奇崛恣肆 创格章草
如果说,杨维祯在文学上的成就在于以乐府诗突破复古的奎章阁文体,那么其书法的成就在于以奇崛恣肆的行草书颉颃赵孟頫以及传脉之“赵体”风尚。艺术审美情感论者认为,艺术的本质在于表现自我,抒发情感。杨维祯提倡古乐府,实际上是其本身的个性契合了古乐府的抒情性特点,以诗书画同源异构理论来说,书画必然也是讲究抒情的艺术,而行草书这种书体更适合表现自我情性。杨维祯传世的书法作品,绝大部分为六十岁之后所作行草书。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存世可考的杨维祯书迹世界各大公私藏品约为30件(详见下表),在这30件左右的藏品中,其中题跋类作品约计6件,书札约计5件,以轴卷册形式呈现作品仅约为20件,且绝大部分为公藏,藏于私人作品少之又少,足见其书法之珍稀。
有学者研究认为,至正十年(1350)之前,杨维祯行草书作品以《竹西草堂记》和《题黄公望九珠峰翠图》为代表,结字工整稳健,书写较为规范,基本保持字与字的独立性,结字清劲挺拔,书写自然,有灵动之美。
其后,至至正二十五年(1365)之前,可视为杨维祯奇崛狂放的狂草书鼎盛时期,以上海博物馆所藏《游仙唱和诗册》、故宫博物馆所藏《城南唱和诗册》、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题邹复雷<春消息图>卷》为代表,其书写极为恣肆抒情,大气磅礴、笔力千钧,笔划的夸张对比较为悬殊,笔意旷达,书意连绵,故客有绕床叫绝者,足见其此时期的书写魅力。
自至正二十五年(1365)至其生命结束,可视为杨维祯晚年书作“豪华落尽见真淳”之时,是杨维祯章草与行草相结合的章草书创格阶段。以《梦游海棠诗卷》、《元夕与妇饮》、《张氏通波阡表》、《壶月轩记》为代表,书写似闲庭信步洒脱自然,酣畅淋漓之处仍见其奇崛古拙之态,可谓人书俱老,随心所欲不逾矩。在形式上,行草书中间杂草篆,使用古字、奇字、冷僻字,增加了奇诡怪异之态;章草笔法和行草书笔法充分融合,使得书写更加流畅、更加富有抒情性。风樯阵马,沉着痛快的书风令人耳目一新。杨维祯书法最为值得注意的成就,也在此时呈现出来。
众所周知,章草成熟之后的东汉至西晋时期,产生了杜操、崔瑗、张芝、索靖、卫瓘等大批章草书家,可视为章草书的全盛时期。东晋“二王”今草流行后,章草逐渐式微,至唐时以章草成名者如凤毛麟角,宋时便悄然消失于书坛。赵孟頫作为元代书坛盟主引领书坛进入一个“复古”的时代,书家们对赵书趋之若鹜,书坛又陷入日益单薄的流弊之中;但赵孟頫另外一个突出贡献在于,正是由于其掀起的复古书风,章草书才重新返回书坛。以赵孟頫、康里巎巎、杨维祯三家章草书试论之,赵孟頫变古为新,强化了古章草雁尾的波磔装饰性,使得书写更加妍美流畅;康里巎巎创新了章草字形,由章草书方扁结构转向长方结构,突出纵向取势,使书法自上而下的书写习惯迅捷自如;杨维祯将康里巎巎的长处加以利用,以章草笔法杂以汉隶、楷书和今草笔法,点画锐利豪爽、结字新奇多变,夸张变形、奇正相生,从而使得章草书有了一种奇肆雄逸的美感,从而创造出一种章草书极尽自由的抒情风范,一种“奇崛”书风蔚然而起。正是这种书风,为沉闷的元代书坛注入了新的活力,并直接影响宋克将今草、狂草与章草融合在一起,拓而为大至青藤白阳以及明清浪漫主义书风。
冰壶秋月 灵光腾越
杨维祯的章草代表作有创作于至正二十五年(1365)《张氏通波阡表》、洪武二年(1369)《梦游海棠诗卷》和《壶月轩记》。《壶月轩记》计十开,内有杨维祯5开,乌丝栏,行草书37行,计370字,署年“已酉”为明太祖洪武二年(1369),杨维祯时年七十四岁,为其晚年笔。《壶月轩记》是杨维祯为青年儒生李恒所筑壶月轩作序文之书作,李恒是江阴人,避兵祸徙居上海,以耕钓为业,在清贫中坚守其志,求学日进,德行益明。因李恒先裔由福建迁至上海,南宋大儒延平先生李侗为福建人,时人称其人品为冰壶秋月,李恒居处取号壶月,有倾慕向往之意。故尔,杨维祯为之作序,并书。
本作整体风貌为章草书,杨维祯将汉隶之厚重、行书之流畅,草书之变化以及篆籀之古朴融入其中,既高古淳厚又劲健流畅。作为章草标志之一的捺脚,“阴”、“李”、“字”“家”“放”“余”“平”等等字体的主笔横画收笔或者末笔的捺脚都被杨维祯处理的丰富多彩,而如“画”、“友”的篆书结构又将灵动跳跃之态复归稳重厚重古朴。行笔之中,虽如《张氏通波阡表》同样有乌丝栏为限,但顺读之下,字与字的映带自然、承接流畅,甚至如第十五行之“屡空”、“晏如”,第十六行之“壶秋月”、第十七行之“所履莹”等处牵丝连带,活泼潇洒;时而尖锋时露,无论是起笔的横画和行笔的转折以及收笔的波磔,所形成的锐利三角形点画更加突出了锐利劲健之风;加以配合字形长短大小,欹侧夸张的延展和收缩,如灵魂舞者于舞台中腾越闪转,貌若离,神又合,可谓“灵光腾越,欲烛斗间”“千变万化,精妙绝伦”,虽在乌丝栏内,却又将境界超越栏格,似看字如看舞动气象,这也正是杨维祯性灵之所在,情感之所在。罗振玉在后跋中评曰:“如出海珊瑚,悬崖霜柏,光莹四照,柯干峭拔”,所言不为虚妄。
后附元贤六家作“壶月轩诗”题咏,分别为张枢、李毅、董佐才,张奎,赖善、俞参。其中除张枢、张奎书作之外,余者四人墨迹或为海内孤品。张枢,字梦辰,号林泉民、书巢生,陈留(今河南开封市)人,徙居华亭(今上海市松江),生卒年不详,为杨维桢弟子。善诗文,工行楷,日与子弟讲《春秋》,人为其品行清高而称之日:“林泉民”。年逾八十,精神壮健,明陶宗仪《南邨集》赠梦辰诗云其“写书竹简拈鲜碧,临帖藤笺拓硬黄”;清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云:“枢工行、楷,日与子弟数十人讲《春秋》,或劝之仕,不应,人以是高之。称曰‘林泉民’。”贝琼《清江贝琼文集》卷二有《林泉民传》,《大雅集》卷七、《六艺之一录》卷三百五十八有《张枢小传》。传世墨迹有《石渠宝笈》中所载《元人诗帖一册》,内有张枢《和杨维祯草元阁诗》,今藏日本私人处;《蔡襄自书诗卷题跋》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等。
张奎为元代著名草书家,本作钤印有“陈留张奎共辰生印”,可知张奎字共辰,张枢号梦辰,张枢另有一弟为景辰张壁,不知是否为兄弟。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其《元人法書冊》張奎章草书七言律詩,别开生面,在其章草里融入了比较多的今草因素,字形拉长,姿态奇特,但不乏稳重厚实之感,或受赵孟頫、邓文原、杨维祯影响较大,此一帧或可为存世张奎书法仅见二者之一。
李毅(1304-?)一字弘略,吉安路庐陵县(治今江西吉安)延福乡人,儒户。祖省中,万安县儒学教谕。父以明,播州儒学正。毅中江西乡试第十三名,会试为第四十九名,元元统元年(1333)以《书》登二甲进士,授瑞州路同知新昌州事。
董佐才(1324-1376),字良用,号胥山人,董纪兄,上海人。元末任广西洛容(今属广西柳州)知县,能诗。《大雅集》录其诗八首。从杨维祯学。董纪《西郊笑端集》卷二有《父祭子洛容知县董良用》与《祭洛容知县》。钱惟善七言长诗《篆冢歌》序:“云间善篆,以所书瘗之细林山中,题曰‘篆冢’。爰来征诗,遂赋长句以寄,云间者,朱芾孟辩也。又见董佐才诗”。
赖善,或为赖良,字善卿,天台人,为杨维祯弟子,仕履不详。授馆于云间(今上海松江县),至正中编选时人之诗,择其“情深而不诡”“风清而不杂”“事信而不诞”“义直而不回”“髓约而不芜”“词丽而不淫”且“有关于世教”者二千酴首,类为八卷,前四卷属古体,后四卷为近体,成《大雅集》八卷。钱鼐、杨维祯等为其题序。卷首数篇偶有铁崖评点之语,今传之本为杨维祯删定之本。
俞参号易斋,应为杨维祯友。杨维桢《东维子集》卷二十三记有其为俞参门生郑茂才和王茂才作《初斋铭》和《止斋铭》;《四明丛书》第5集之《宋元学者补遗》又记张仁近、王茂才、郑茂才师俞参。
一衣带水 重归故土
杨维祯《壶月轩记》作为其章草书的代表作之一,自书写之日起,深藏有识之家。历明至清,经盛昱、罗振玉、山本悌二郎等大家递藏鉴赏;盛昱题签,罗振玉题跋,长尾甲题耑。
曾有沪上王承录号“铁史”,但本册所钤“铁史藏室”应为杨维祯自用印。杨维祯自号铁史,“藏室”此处取意或为官称。“藏室史”自周代设置,官名,也叫守藏史,掌图书秘籍。目前可知钤有“铁史藏室”一印杨维祯作品约计四件,杨维祯《张氏通波阡表》、《壶月轩记册》、《如心堂赞》(罗振玉旧藏,《百爵斋藏历代名人法书》珂罗版)以及故宫博物院藏杨维祯《题杨竹西高士小像卷》部分,上述四作“铁史藏室”钤盖位置相同,皆于作品或题跋首行右下角。
据山本悌二郎《澄怀堂书画目》记载:“此册为清代宗室盛伯羲(盛昱)的旧藏,题签为伯羲的亲笔手写。众所周知伯羲所藏的金石书画皆为精品,此册亦是其一”。盛昱(1850-1899)爱新觉罗氏,字伯熙,一作伯羲、伯兮、伯熙,号韵莳,一号意园。隶满洲镶白旗,肃武亲王豪格七世孙。祖敬徵,协办大学士。父恒恩,左副都御史。盛昱性喜典籍,梁鼎芬称他“精本最多,不轻借人”,如南宋绍熙年间刻本《礼记正义》70卷,史家称“海内第一孤本”,藏书楼有“意园”、“郁华阁”等名。所以此册封面题签“杨廉夫壶月轩记。元贤题咏附,郁华阁藏”为盛昱所书。
此册后经手于罗振玉,册后有罗振玉题跋。罗振玉字式如、叔蕴、叔言,号雪堂,永丰乡人,中国近代农学家、教育家、考古学家、金石学家、敦煌学家、目录学家、校勘学家、古文字学家,于清末奉召入京,任学部二等谘议官,后补参事官,兼京师大学堂农科监督。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罗振玉携眷流亡日本,至1919年春回国。罗振玉在日本时久居京都,与居住京都的富冈铁斋、长尾甲等人交往极多。因此,木盒有长尾甲题耑应为此时。
长尾甲是日本汉学家,中国书画鉴藏家。1903年移居我国上海,受聘于商务印书馆编译室主任,在中国住了12年,期间结交吴昌硕等中国艺术家;1914年,长尾甲返回日本,在京都以讲学、著述及书画为生。长尾甲收藏甚富,且以自己精通汉文化为骄傲,比如他因得藏唐代草圣张旭的真迹而将自己的斋室取名为“草圣堂”,又因得汉砖而题额“汉砖斋”。他对自己收藏的中国书画多配制考究的木盒,并在木盒上署名题识,年款往往署汉历纪年。
山本悌二郎为日本著名实业家、政治家、收藏家,号二峰,斋名澄怀堂。曾任日本业银行、台湾制糖社长、糖业连合会会长等,后连续当选议院议员,最后更成为了田中义一、犬养毅内阁的农相。山本悌二郎收藏中国书画甚丰,为日本20世纪初期著名中国书画收藏家,于1931年编成《澄怀堂书画目录》共12卷,内收所藏书画共1776件,上起敦煌石室写经,下迄清末,无不精华,其藏品收于他所建日本财团法人澄怀堂美术馆内,后有散出。
山本悌二郎之后,此册归青山杉雨。王壮为曾为青山杉雨治印“获廉斋主”,其边款为:“青山杉雨先生近得杨铁崖壶月轩记真迹,喜以名斋,属为刻此。壮为,乙卯”此印与图见于王壮为《石阵铁书室铁书朱墨印拓选存》。而钤盖于《张氏通波阡表》的“获廉斋”,即青山杉雨得到杨维祯(廉夫)此卷之后,倩江兆申所刻。
《壶月轩记》最早见于明弘治十四年(1501)《铁崖文集》卷二与弘治十七年(1504)《上海志》卷五。自民国二十一年(1932)起,此作被海内外诸多学者研究著录、出版,较为著名者如《书道全集》第十九卷,山本悌二郎著《澄怀堂书画目录》(卷二);张珩著《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书法(三)等,张珩先生于《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中认为此册为晚年之作,言“时露颓气”,应为所见《书道全集》出版而未见实物所致,《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中著录作品如果张珩未见实物,而只是见到出版物后者照片,他会在手稿的页左写出,情况和本件相同。另外,以《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著录作品之精准,张珩先生如见实物,必然将作品印章、题跋、题签等等著录俱全,然六家元人题跋不曾出版于《书道全集》,所以《木雁斋书画鉴赏笔记》也不能著录,出版书目印刷所致实物之笔划细节之处,张珩先生亦不能体会足深,故尔有此论断,不足为怪。《壶月轩记册》文辞双美,历经海内外鉴藏巨擘过眼考藏,东渡日本,又归神州,不可不谓之喜也。

此作品在保税状态下,成交后需在香港提货。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