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273 萧平 1978年作 行书读《片石集》有感 镜心

行书读《片石集》有感
拍品信息
LOT号 0273 作品名称 萧平 1978年作 行书读《片石集》有感 镜心
作者 萧平 尺寸 69.5×34.5cm 创作年代 1978年作
估价 无底价 成交价 RMB 8,050

【题识】喜见近来诗更好,半年心事杂悲欢。祝公身似苍松健,诗境无穷山外山。
读《片石集》喜不自禁,借集中句奉朴初老人教之。
戊午秋,白坚集句,萧平之学书。
【印文】白坚、萧平、百炼
仁者永怀无尽意——回向赵朴初先生
启功
中国幅员广大,世界闻名。长江、黄河,自西东下,不但四岸的民命赖以生存,南北的文化教养也获得无穷的滋长。
唐世藩镇割据,使得金瓯碎裂。北宋虽然部分统一,而又自制内部矛盾。同胞兄弟阋墙之后,夺位掌权的弟弟,把哥哥的子孙统统赶至江南,朝内失势的大臣,又都赶到更远的边境。从此造成数千年中国文化盛于江南,成了八九百年的局势。到了清朝,正常科举之外,还一再地举行博学鸿词的特别科举,所取人才,更多是江南的文士。
赵朴初生于皖江,长于沪、宁,又加天资颖悟,所谓渊综博达,亦出勤学,亦出天资。始到「立年」,即参加红十字会工作。这项工作,无疑是集中在扶生救死,奔走四方,对于体力锻炼、思想的仁慈,实是一种深刻的培养。那时有一急救对象,正处在困饿无援的境地,朴翁冒着生命的危险,把募来救济的粮食,送去救急。旁有关心的人士向青年的朴翁提出警告,朴翁反问:你如见到你的同胞困饿将死,那应取什么办法?是先问他的派别,还是先送去食品?由此不禁想到(论语)中孔子的弟子问孔子: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的人,算不算「仁」?孔子说:何止够「仁」,应该算「圣」,尧、舜恐怕都不易达到这种行为!又佛教传说中,有释迦牟尼自己割肉喂虎的故事,朴翁当然知道这类行为危险的程度,与割肉喂虎的传说相比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朴翁后半生更多地做佛教以及各宗教全体的统战工作,好像是一位彻头彻尾虔诚的佛教徒,哪知他的仁者胸怀,其来有自,宗教的表现,不过是仁者胸怀升华的一个支流罢了!
湖北蕲水陈家自秋肪殿撰(沆)以来文风极盛。朴翁在沪上时常请教于殿撰诸孙曾字一辈的先德,尤其喜读《苍虬阁诗》。陈四先生(曾则)的女公子邦织女士,在家庭的影响下成长,又和朴翁结了婚,成为朴翁在新中国工作更加得力的帮手。
1983年我初次访问日本,谒见了宋之光大使,宋大使留我住在大使馆的宿舍。正在日本电视台上教中文的陈文芷女士,来到宿舍相访。文芷女士是邦织夫人的堂侄女,拿来朴翁吟诗的录音带给我听。她问我:「你猜是谁的哪一首诗?」我说一定是「万幻唯余泪是真」那一首。文芷女上又惊又喜,说:「你怎么猜得这么准?」我说:「很简单。朴翁喜爱《苍虬阁诗》,《苍虬阁诗》中又这「泪」的一首最为世所传诵。朴翁半生又都是在「视民如伤」的心情下努力奔走的。请问朴翁选诗吟诵,不选这一首,又选哪一首呢?」这正禅机心印,相对拍手大笑。
后来叶誉老的一部分书画文物捐给国家文物局,王冶秋局长拿到朴翁家中,也叫我去参加鉴定。朴翁对书画文物本是很内行的,却微笑地在旁看大家发表意见。这一批书画,本是誉老自己亲自收藏的明清人的精品,并没有次等作品。其中给我留下印象很深的一卷憨山大师的小行书长卷,中间有几处提到「达大师」,抬头提行写。我想这样尊敬的写法,如是称达观大师,他们相距不远,又不见得是传法的师弟关系;抬头一望朴翁,朴翁说:「是达摩。」我真惊讶。一般内藏书中,对于佛祖称呼也并不如此尊敬抬头提行去写,不用说对达摩了,由此可见憨山在宗门中对祖师的尊敬,真是「造次必于是」的。我更惊讶的是,这一大包书画,朴翁并未见过,憨山的诗文集中也没见过这样写法,朴翁竞在随手披阅中,便知道憨山对祖师的敬意,这便不是偶然的事了。而朴翁乍见即知憨山心印,町证绝非掠影谈禅所能比拟的。
朴翁生活朴素,也不同于一般信士的长斋茹素。我曾侍于世俗宴会之上,但见朴翁自取所吃之莱,设宴的主人举出伊蒲之品,奉到朴翁坐前,表示迟奉的歉意,朴翁也就点头致谢,没有任何特殊的表示。这样生活,在饮食方面我还见过叶誉老先生。主人设宴,不知他茹素。誉翁只从盘边夹起蔬菜便来吃。我与主人相熟,刚要向他提醒誉翁茹素,誉翁自己说:「这是肉边菜。」及至主人拿来素菜,誉翁已吃饱了。这两位都过了九十余岁,二位虽然平生事业并不相同,但晚年在行流水般的起居中安然撒手,在我这后学八十八岁的目中所见,除著名的宗门大德外,还没遇到第三位!
我与朋友谈过朴翁素食的时间,我的朋友说一定是由于掌管佛教协会,才有这样的生活,但都不敢当面请教。一次,我因心脏病住进北医三院,小护上来从臂上取血,灌入试管,手摇不停。我问她为什么摇晃试管,她说:「你还吃肥肉呢!血脂这么高,不摇动,它就凝固了。」正这时,见一位长者迈步进门,便说:「你们吵什么?我吃了六十多年的素,血脂也并不低呀!」原来这位长者是赵朴翁。小护士扭头跑了;我真是百感交集,我这小病,竞劳朴翁挂念,又遗憾那位朋友没得亲自听到这句「吃了六十年素」。至今又是二十多年,朴翁因心脏衰竭病逝,并非因血脂高低影响生命。
朴翁寿近九卜常因保健住在北京医院。我有一天送我的习作装订本去求教,一进楼门,忽然打起喷嚏,我立刻决定写一个纸条,不敢上楼求见,谨将习作呈上,以求教正。后来虽有要去谒见的事,只要有感冒之类的病情,便求别人代达,不敢冒失去求见。那天朴翁仙逝,正赶上我患「带状疱疹」(俗名串腰龙),又无法出门往吊。回忆朴翁令人转赐问病,真自恨缘悭,欲哭无泪了!
朴翁逝后,一次和一位佛教界的同志谈起今后朴翁这个位置的接班人问题,我们共同猜度,许多方面,例如:宗教信仰,办事才干,社会名望,人品年龄等,都不会成为极大的问题,只有一端,即朴翁的平生志愿和历史威望,实在不易想出有谁能够密切合格。朴翁身居佛教的领导人,却不是出家的比丘;以佛教协会的会长,在政协的各宗教合成的一组中团结一致,一言九鼎,大家同存敬佩之心,而不是碍于什么情面。我和友人说到这里,共同击掌相问:「你说有谁?」接着又共同长叹。至今半年有余的时间中,自恨无文,不能把这段思想,综合起来,写成动人的韵语,敬悬在朴翁的纪念堂中,向全国人民表达我们的希望!
朴翁一生,从青年、中年到老年的心期和工作,无一处不是在「博施济众」的日的之下的,在先师孔子论「仁」的垂教中曾说:能做到这个地步的人,不止是一位仁人,而且够上圣人,并恐怕尧舜未必全能做到!我读了若干篇敬悼朴翁的文章,所见的回向赞语,真可谓应有尽有,而「博施济众」的仁人之语,所见还不太多。我又在朴翁的书房中见到「无尽意斋」的匾额,这虽是《金刚经》中的一个词,对一位具有仁心,还无尽意的朴老来说,岂非「尧舜其犹病诸」,难道还不够一位「仁者」吗!

赵朴初年谱
「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魂兮无我,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这是新中国佛教界的主要领导人之一赵朴初居士对自己一生的概括总结。在长达半个世纪的时间里,他提倡人间佛教,重视僧才教育;几十年来,他领导中国佛教界在协助政府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健全僧伽制度、佛教对外交往等方面作出了突出贡献。
(一)1907-1927:出生至20岁 家事及求学
1907年—1927年,这段时期是赵朴初出生至结束学校生活的阶段。赵朴初出生于世代书香之家,父亲赵炜如为前清秀才,母亲陈慧,字仲瑄,善诗文。有「寄住湖山四十年,一丘一壑总流连」及「怎得化为明月,照他江北江南」等佳句。朴老深受家庭影响,自幼能作巧对,并喜诗文。十三岁离家到上海由母亲之挚友关静之照顾。朴老称关静为大姨,少年赵朴初依关大姨如母,大姨亦能诗,有「西风吹老一天秋」之句。家乡.家庭、父母,亲人给朴老少年时代打下了深厚的传统文化基础。
1907年11月5日(农历丁未年十月三十日)
生于安徽省安庆市,原籍安徽省太湖县。族谱排行「荣」字辈,名「荣续」,其父另为起名「朴初」,乃取古训‘返朴归真,悟初笃静’之意。七岁,入私塾读书。
1919年,十二岁
离家赴上海。在上海由母亲的亲戚、挚友关静之照管。
1922年春,十五岁
插班考入苏州东吴大学附中。
1925年,十八岁
在苏州东吴大学附中学习,参加「五卅」游行,募捐支援工人运动。
1926年,十九岁
秋季升入东吴大学。期间因曾参加「五卅」游行事,受追查,到同学梅达君家避住。数日后去湖北武汉舅父陈鹤孙家。途中患病嗽血,至舅家调养就医治疗,住两月。赵朴初于本年起茹素断荤,遂至终身素食长斋。
1927年,二十岁
春节后,北伐军已战江浙,打算返苏州上学,归途病情加重,到上海关静之弟弟关絅之家治病,终止学业。
(二)1928-1945:21至38岁,与佛结缘 投身抗日
在这段时期中赵朴老住在关絅之(关静之弟弟)家。关絅之原是上海公共租界会审公廨会审官。1926年会审公廨撤消,在家闲居,投身佛教事业。其住处「觉园」内有一个佛教净业社,是上海佛教界上层人士组织的念佛团体,关絅之为副社长。赵朴初在关家治肺结核病期间关絅之常让赵朴初代写应酬,信札诗文等.并教其养子读书。后关絅之介绍赵朴初去黄涵之(也是净业社副社长)主管的上海市公益局(管理慈善团体的机关),当了三个月的办事员。因机构撤消失业,赵朴初仍回净业社养病。在此期间南传、汉传、藏传三大语系的高僧大德都与他有过交往,使他与佛教结下了深深的因缘。
1934年至1936年间,赵朴初因与同学梅达君相交,受到启发,对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和工农红军有了认识。期间上海成立了救国会,宗教界有沈均儒、马相伯、吴跃宗等参加。当时救国会领导人被捕之事使赵朴初很愤慨,进一步加强了他的爱国民主思想,并有掩护进步力量的行动。在此期间赵朴初参加了上海各界人士抗日统一战线,组织聚餐会,分析抗日形势,宣传抗日主张。团结宗教及各界爱国人士.为抗日战争作出了贡献。与中国共产党结下了风雨同舟,亲密合作的关系。
1937年至1940年,赵朴初任「慈联会」收容所主任,先后设立收容所五十多所,收容难民数十万人,除供给衣食、组织生产自救外,主要向他们进行抗日宣传教育,动员青少年进行抗战。上海战争时,向前线作战部队提供人力物力支援,并将作战中走入租界的士兵收容起来,重新送上前线。还曾协助中佛会成立一支僧侣救护队到前方担任救护伤兵工作。
赵朴初提倡佛教为众生服务的人间佛教,虽然他充分理解,信众烧香、拜佛、求保佑的因缘,尊重他们的信仰方式,但他并不完全赞同。为此,他常与关綗之等探讨、研究,甚至辩论。赵朴初在和梅达君等接触中,理解到民族危机的关键,积极投身抗日救亡;他在净业社读楞严、法华、维摩各种经典,不仅喜爱其文字,也深感其内涵之丰富。这两者结合起来,打下了他爱国爱教,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深厚基础。
1928年,二十一岁
江浙佛教联合会在上海成立,机构设于觉苑佛教净业社内。由关絅之介绍赵朴初至江浙佛教联合会工作,后该会改组为中国佛教会。上海佛教会成立,赵朴初任秘书,兼职中国佛教会文书事。
1934年,二十七岁
任中国佛教会秘书兼会长圆瑛大师之秘书。同年,九世班禅前往上海驻锡。赵朴初接受九世班禅灌顶,正式升堂入室成为世尊座前一名佛门弟子。
1936年,二十九岁
参与成立「中国佛教徒护国和平会」。在上海慈联会任常委兼收容股主任,负责难民收容工作。并曾任文化界救亡会理事,与夏衍初晤。
1937年,三十岁
7月7日芦沟桥事变,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赵朴初在上海积极投入并领导难民收容救济工作。1937-1940年间,上海在中国佛教会等佛教组织及民间慈善团体的发动组织下,先后设立难民收容所五十多所,收容难民数十万人,除供给衣、食、宿处,组织生产自救外,主要在难民群众中进行抗日宣传教育,并动员青壮年参军抗战。
1938年,三十一岁
在上海负责难民收容、救济工作。策划并安排直接运送一批干部和进步青壮年到新四军去参加抗战。
1940年,三十三岁
年初,难民工作基本结束,赵朴初离开「慈联会」,出任上海佛教保婴院副院长,在此期间,主持成立上海净业孤儿教养院。任副院长兼总干事,负责主持日常工作。
1941年,三十四岁
为皖南事变作《哀辛士》诗一首。筹备、参与《普慧藏大藏经》编纂,担任总务。
1942年,三十五岁
邀请锡兰(今斯里兰卡)佛教居士克兰佩来华访问。
1944年,三十七岁
与圆瑛大师等于上海觉园佛教净业社内举行胡妙观居士追悼会,追荐这位爱国的佛教居士学者。
1945年,三十八岁
与马叙伦等参与发起成立中国民主促进会。应国民党政府上海市副市长何德奎之聘请,担任政府举办的冬令救济会委员,散发棉衣与饭票,参加冬令救济工作约三个月结束。
(三)1946-1949:39至42岁 当选全国政协代表
1945年抗战胜利后,针对国民党破坏统一、专制独裁的统治,他积极参加了争取民主、反对内战的爱国民主运动。1945年底他与马叙伦、周建人、雷洁琼等发起成立了以「发扬民主精神、推进中国民主政治之实现为宗旨的中国民主促进会,在与中国共产党合作中,为迎接解放做了大量工作。
筹建「上海少年村」。「上海少年村」成立于1946年7月。前身是上海净业孤儿教养院。董和甫为董事长,王应游、毕范宇为副董事长,雷洁群、田信耕、陈己生、梅达君、孙瑞璜为常务董事,赵朴初为村长。1951年上海少年村由中国人民救济总会上海市分会接管。1953年并入上海儿童福利院,仍称「上海少年村」。自1946年少年村创办起,共教儿童3200余名。1954年下半年少年村停办,完成了历史使命。
他和宗教界及其他各界人士一起组成临救会,向宗教界介绍政府的宗教政策,直至全国解放。解放后,赵朴初作为宗教界代表参加了全国政协第一次全体会议。
1946年,三十九岁
4月,发起筹建「少年村」,收容流浪、失足少年。
4月16日,在上海青年会召开少年村董事会,宣布上海少年村即将成立。发起人中也有美国人士参加。赵朴初为村长。
7月15日,率领原净业教养院师生全体迁至上海大场香花桥北堍宝华寺。
1947年,四十岁
是岁母亲陈老夫人在家乡安徽太湖去世。
中国佛教会在南京重新成立,当选为理事,带头反对国民党政府向僧界征兵,发动请愿。
3月7日,太虚法师于上海玉佛寺请人打电话相召,遂赶至玉佛寺与太虚大师相见,大师体态如常,安泰自在,将自己所著《人生佛教》一册相赠,殷殷勉励日后努力护法。当时万万不知此为大师之临终嘱托也。 
3月17日,太虚大师圆寂于上海玉佛寺直指轩。作悼念太虚大师挽诗一首。
1948年,四十一岁
在杭州凰林寺设立凰林医院。
1949年,四十二岁
上海各界人士成立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简称临救),任总干事。
4月,到圆明讲堂向圆瑛大师、明旸法师宣传介绍共产党、人民政府的宗教政策,传递党的关怀。
5月2日,组织佛教徒在玉佛寺座谈,迎接上海解放。
9月21日,中国人民政协第一届会议在京召开,当选为全国政协代表。
(四)1950-1954:43至47岁,参与创立中佛协
全国解放后赵朴初居士在上海担任了华东民政部、人事部的领导,并负责上海华东生产救灾委员会的工作。当时邓小平、陈毅曾向他问及社会救济事,朴老告之有游民六十万,包括乞丐穷贱吸毒浪人及娼妓。他在上海部队的协助下觅地得以建棚为安置,衣食教诲医病与学艺,使这些人皆成劳动人民。
全国解放后,他一方面担任了政府工作,一方面仍然积极联合佛教界为新中国的建设及佛教信众自身建设工作,除了响应政府号召组织佛教抗美援朝分会外,他仍然坚持人间佛教精神为众生的物质困难,救济救灾工作,解决了政府许多实际困难,影响很大。而他掌握了大量物资,坚持廉洁奉公,在「三反」运动审查中得到了「一尘不染」的评价。为此周恩来总理决定调他进京。原想让他负责救灾委员会,但他提出还是愿为佛教贡献自己的才智精力,于是便参与了创立中国佛教协会的筹备工作。
1952年,原主持金陵刻经处工作的陈宜甫去世,「刻经处」残局难以持续。杨仁山后人杨立生等担心这一事业就此中断,因刻经处与上海佛教界素有关系,遂向赵朴初居士告急。经过赵朴初的协商联系,组成「金陵刻经处护持委员会」,公推赵朴初为主任委员。期间他又投入了成立中国佛教协会的组建工作。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筹备委员会主任他团结广大佛教信众,共同建成了中国第一个三大语系统一的爱国爱教组织。1953年后他长期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协助会长主持了中国佛教协会的各项工作。
1950年四十三岁
6月18日,正式成立现代佛学社。
9月15日,编印出版第一期《现代佛学》。
10月6日,与巨赞法师出席宁波市佛教徒代表大会。
1951年四十四岁
10月,参加韶关市第四届人民代表大会。
11月,建议在北京开办佛教徒政治学习班。
1952年四十五岁
6月,参与杭州市灵隐寺大雄宝殿修复工作。组成「金陵刻经处护持委员会」,出任主任委员。
7月,号召佛教界捐献「中国佛教号」飞机,抗美援朝。
9月25日,出任上海玉佛寺、静安寺修复委员会副主任。
10月,与圆瑛大师、虚云大师、喜饶嘉措大师等二十人发起组织中国佛教协会,并成立筹备处。
10月3日,与周叔迦居士等为代表出席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和平会议典礼。
11月14日,作为代表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共同纲领。
1953年,四十六岁
5月30日,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大会在北京广济寺召开,在会上作关于中国佛教协会发起经过和筹备工作报告。
6月3日,大会闭幕,当选为副会长兼秘书长。
10月18日,在上海玉佛寺举行的上海佛教界追悼圆瑛大师纪念会上作「在圆瑛法师追悼会上报告」。
10月27日,在中国佛教协会第一次常理会上做工作报告。
12月3日,上海成立上海市抗美援朝分会,佛教支委,担任主任委员。
1954年,四十七岁
3月31日,出席日本召开的「世界和平主义者会议」。
9月20日,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9月6日、8日,达赖、班禅喇嘛到京参加全国两会。赵朴初参与会见。
12月13日,上海佛教协会成立,当选为会长。
12月23日,应缅甸吴努总理之邀,访问缅甸。
(五)1955-1966:48至59岁,促进亚洲各国友好
1954年后他正式来北京,除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工作外,在周恩来总理领导下参与了大量民间外交活动。他曾多次出席禁止原子弹氢弹保卫和平的大会,并以各种形式促进了中日、中缅、中尼、中印、中东等亚洲地区的人民友好关系。同时留下了大量诗作,记录了这段历史。
这期间他代表中国佛教界主动给日本佛教界赠送佛像,倡议中日佛教界共同纪念鉴真和尚逝世1200周年。这些活动打开了中日民间友好的大门,为中日邦交正常化奠定了群众基础。
1961年他应邀参加了泰戈尔诞辰一百周年纪念会,面对反华势力突然的恶意攻击,当场严辞批驳,并留下了《假如泰戈尔还活着》的诗篇。他对国际国内大事十分关注,时时用他的笔表示赞扬与批判,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中《某公三哭》成为流传一时的佳作.至今读过此诗的人记忆犹新。
1955年,四十八岁
4月4日-5月4日,随中国佛教代表团访问缅甸,任秘书长。
8月,随同中国代表团出访日本,出席在日本召开的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大会。
10月7日,与周叔迦同率佛牙护送团到缅甸各地巡展。
11月5日,致电日本佛教界人士要求将在日本的玄奘法师顶骨送还我国。
1956年,四十九岁
2月16日,陪同柬埔寨西哈努克亲王参观北京广济寺。
3月,赴印度访问。
5月9日,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关于纪念佛陀涅盘2500年座谈会。
6月5日,在缅甸仰光机场,缅甸佛教会举行隆重的佛牙交还仪式。缅甸总统巴宇亲自将佛牙奉还给中国佛教代表团赵朴初副团长。
9月8日,出席中国佛教协会欢迎国际僧侣代表团到京的宴会。
9月28日,参加中国佛学院开学典礼。
1957年,五十岁
3月,访问日本,出席日本佛教界和平运动第四届佛教徒大会,并作报告。
3月10日,在全国政协第二届第三次全体会议上作题为「止恶行善,离苦得乐」的发言。
3月26日-31日,中国佛教协会在京召开第二届全国代表会议。在会上作《中国佛教协会第一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5月1日,出席在锡兰(斯里兰卡)召开的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中央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会议。
7月26日,陪同周恩来总理接见锡兰纳罗达法师。
9月19日—21日,陪同日本佛教访华亲善使节团在山西交城县玄中寺隆重举行佛像开光法会。
12月15日,随同中国代表团前往埃及,出席开罗亚非团结大会。
1958年,五十一岁
5月4日,参加北京广济寺举行的班禅大师传经仪典。
6月21日,欢迎柬埔寨佛教代表来华访问。
7月21日,在斯德哥尔摩,代表中国佛教徒在《参加裁军和国际合作大会的佛教代表共同声明》上签字。
8月6日,担任中国访日代表团副团长,出席第三届禁止原子弹、氢弹和争取全面裁军世界大会。
1959年,五十二岁
3月,在中国佛教协会召开的大会上,严厉遣责西藏上层叛国分子。
4月17日,到机场欢迎来华访问的前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主席马拉拉塞克拉博士。
8月20日,陪同陈毅副总理接见尼泊尔佛教代表团团长尼泊尔佛教复兴会会长甘露喜及代表团全体成员。
本年,开始撰写《佛教常识答问》。
1960年,五十三岁
2月,随同中国访缅文化友好代表团访问缅甸。
5月19日,向日本宗教界作广播讲话,代表中国佛教徒支持日本宗教界的反美爱国争取世界和平的正义活动。
9月2日,代表世界和平理事会赴越南,致贺越南国庆十五周年。
1961年,五十四岁
3月,出席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世界和平理事会,并在会议开幕前应邀参加印度诗人泰戈尔诞辰100周年纪念会。
6月10日,与喜饶嘉措大师一起率领中国佛牙护持团,赴锡兰(斯里兰卡)访问,护送佛牙在锡兰作短期巡展。
7月22日,作为中国宗教界代表团团长,出席在日本召开的首界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发表生动有力的讲话,促使大会签订《京都宣言》成功。
11月14—11月22日,任中国佛教代表团副团长与喜饶嘉措团长的代表团访问柬埔寨,出席在柬埔寨首都金边召开的第六届世界佛教徒大会。
1962年,五十五岁
2月12日-2月27日,参加中国佛教协会第三届代表会议,在会上作第二届理事会工作报告。
11月,与森本长老一起倡议中日佛教界共同纪念鉴真和尚逝世1200周年。
1963年,五十六岁
元旦,在京代表中国佛教协会欢迎锡兰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来华访问。
5月5日,应全日本佛教会邀请,率中国佛教访日友好代表团赴日,参加日本佛教界、文化界举行的「纪念鉴真和尚逝世1200周年」活动。
8月,出席日本广岛举行的第九届禁止原子弹、氢弹世界和平大会。
10月4日,首都佛教界、文化界、医药界在政协礼堂隆重集会,纪念鉴真和尚逝世1200周年。在大会上作「关于古代中日文化和友谊的伟大传播者鉴真大师」的讲话。
10月19日,亚洲十一个国家和地区的佛教徒会议在北京召开,在会上报告了会议发起缘由。
10月20日,陪同周恩来总理和郭沫若副委员长先后接见出席会议的外宾。
1964年,五十七岁
2月5日,在玄奘法师逝世1300周年纪念法会上讲话。
4月7日,在慈觉大师圆寂一千一百周年法会上讲话。
6月,北京西山佛牙舍利塔重建落成。
6月24日,与首都佛教信众在广济寺参加迎请佛牙舍利入塔法会。
11月19日,在首都机场迎归中国在日殉难烈士遗骨的仪式上讲话,对有关的日本朋友十年来克服种种障碍,把收集到的2700多具中国烈士遗骨送还,表示感谢。
1965年,五十八岁
3月16日,率佛教代表团出访印度尼西亚。
1966年,五十九岁
1月,新年寄贺日本友人,为《日本与中国》杂志一九六六年新年号作。
本年大事,十年浩劫文革开始。
(六)1967-1976:60-69岁为陈毅副总理写挽诗
这是「文化大革命」时期,赵朴初居士与大家一起经历了这场浩劫。当时他也曾靠边进「牛棚」。夫人陈邦织离家去干校,他只能一个人以词表达「白首如新吾与汝,相期力致康强」。但是即使在这段时期他也没有扔下爱国爱教的初衷,《俗语佛源》就是他一个人「闭门思过」时构思的。
他写了大量的诗词,表达了他对「文革」中怪现象的抨击。《感遇》、《东山》、《喜霁》、《杨花》,《索居》、《鹦鹉曲》、《反听曲》一、二、三等均是。他依然对人民的事业充满信念,对于一切该歌颂的好事充满热情,在《风云》中他写了「徜许彩毫长假我,讴歌期见五洲同」。陈毅副总理逝世,他不惧压力写了「殊勋炳世间,直声满天下」的挽诗。
1972年,六十五岁
1月6日,国务院副总理陈毅逝世,1月8日,赵朴初为陈毅同志挽诗。
5月26日,与来访华之日本书法代表团交流书法。
1974年,六十七岁
5月27日,写「《西游》演了是《封神》」,直接表达对文革中所谓的「尊法批儒」的批判。
9月30日,国庆节前夕,参加国宴,在宴会上见到久病后复出的周总理,感动欣慰而作「人月圆」词。
1975年,六十八岁
1月,出席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
5月28日,随全国政协代表团往四川、云南参观。
10月25日,陪同日本比睿山延历寺第253代座主山田惠谛所率13人天台宗访华团至浙江天台山巡礼。筹划在国清寺建祖师碑亭。
1976年,六十九岁
1月9日,作周总理挽诗。
7月8日,作朱德委员长挽诗。
9月9日,作毛泽东主席挽诗二首。
10月9日,作七律――闻中共中央一九七六年十月七日两项重要决定喜赋。
(七)1977-1994:70至87岁,带领中国佛教风雨中前行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国形势大好,在这段时间里赵朴老为百废待兴的佛教事业日理万机,昼夜奔忙。面对佛教一片雕蔽的现象,他四下奔走,出谋划策协助政府制定宗教政策,恢复一座又一座的寺院。在他的领导下,许多寺庙、僧团恢复了。中国佛佛教协会在他主持下制定了一系列指导性的文件,使佛教得以正常顺利地发展。
他强调佛教自身建设,要求教界抵制住社会拜金主义、享乐主义、极端个人主义思想的影响。
他召开会议呼吁抓紧佛教人才的建设。
他恢复中国佛学院,为今日教界培养了大批僧才。
他建立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团结了广大教内外文化人为弘扬佛法作了大量工作。
他再三指示金陵刻经处发扬优良传统,搞好研究、讲学、印经等工作。
他接待了各国佛教友好团体,亲自组织领导了鉴真和尚塑像回国巡礼活动。
他提出中、韩、日三国友好交流「黄金纽带」的构想,推动了三国佛教界的友好合作。
1977年,七十岁
8月,朝五台山,作忆江南六首•五台杂咏。
9月,作毛主席逝世周年献词。
1978年,七十一岁
3月,《片石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
4月,率领「中国佛教协会访日友好代表团」应日本「日中友好宗教者垦话会「邀请,前往访问。
1979年,七十二岁
3月21日,欢迎香港佛教旅行团、香港宝莲禅寺佛教代表团到内地访问。
4月16日,与邓颖超副委员长等同赴日本访问,前往京都清水寺看望105岁大西良庆长老。
5月28日,陪同日本净土宗友好之翼访华团,参拜长安香积寺善导大师塔,并就善导塔维修及香积寺恢复问题与陕西省有关领导研究商量。
8月26日,担任中国宗教代表团团长,率领代表团出席在美国召开的世界宗教和平会议第三届大会。
1980年,七十三岁
4月13日,亲到机场迎接鉴真大师像。
5月14日,中国佛教协会与日本净土宗协会在西安香积寺共同举行法会,纪念唐代高僧善导大师圆寂1300周年。
7月,陪同十世班禅大师至承德视察。
12月16日,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在会上作第三届理事会工作报告。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会长。
1981年,七十四岁
1月30日,前往福建、浙江、上海、江苏等地视察佛教工作。并向中央提出宗教活动场所管理体制的意见和建议。
5月,为纪念泰戈尔诞辰120周年,作新诗「没有什么了,只是我的心。」
6月6日,作金陵刻经处重印经书因缘略记。
9月22日,与巨赞法师一起接见来京的西藏佛教各派大德,亲切座谈。
1982年,七十五岁
4月10日,陪同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班禅大师、国务院宗教局局长乔连升会见日本日莲宗友好访华团。
5月14日-21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佛教协会第四届常务理事会第二次扩大会议。在会上作《关于中国佛教协会一年多来的工作情况和今年年内的工作安排报告》。
5月,在全国政协第六次专题讨论宪法专题修改草案座谈会上发言,题为《切实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
6月8日,与香港宝莲寺迎请《大藏经》代表团会见,亲切谈话。
1983年,七十六岁
2月25日,电贺圣一法师荣膺香港宝莲寺方丈。
7月21日,在山西太原会见香港中文大学「佛学生活体验团」全体成员。
8月5日,会见印度驻华大使文卡特斯瓦兰先生。
12月5日,在中国佛教协会四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作《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报告。提出发扬中国佛教的三个优良传统。
1984年,七十七岁
3月15日,在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提出成立「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建议。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在京成立,并担任名誉理事长。
4月27日,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巨赞法师追悼会。
5月26日,在全国政协六届二次会议上作《落实宗教政策还须花大力气》的发言。
7月28日,率领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在斯里兰卡科伦坡举行的第十四届世界佛教徒联谊会。
10月1日,在中国佛教协会四届二次会议上提出,关于提倡人间佛教、发扬三大优良传统,实为当代佛教界开展爱国爱教工作的重要课题。
1985年,七十八岁
1月15日,任四川尼众佛学院名誉院长。
6月22日,在北京法源寺会见著名美籍科学家沈家桢博士。会见时在座的有传印法师、净慧法师、李荣熙、周绍良、郭元兴。
8月30日,接待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秘书长泰勒访华。
1986年,七十九岁
2月5日,由北京出发赴广东视察工作。此次视察了全省六个佛教重点寺庙。
3月9日,访问云门寺,作七律赠佛源上人。
3月13日,访问丹霞山寺,作七律赠本焕长老。
6月30日,在「世宗和」国际理事会结束时致闭幕词。
9月初,应邀赴香港出席筹建天坛大佛工程合约的签署仪式,访宝莲禅寺。
11月24日-30日,随同班禅大师为团长的人大代表团,以特别顾问身份随同共赴尼泊尔访问。
1987年,八十岁
2月23日-3月1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五届全国代表会议在京召开。在会上作《团结起来,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为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作贡献》的报告。
4月23日,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在广济寺成立,在成立大会上讲话。
4月28日-29日,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先后向中外记者公布:在北京云居寺雷音洞、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发现佛舍利,引起佛教界及社会各界极大关注。
8月3日-4日,在日本京都举行世界宗教首脑会议,讨论宗教界如何致力于世界和平共处。
9月1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北京西黄寺成立。应请任高级顾问,在首届学员开学典礼上讲话。
10月,与全国政协宗教组同人至浙江调查宗教信仰落实政策情况。
10月21日,访奉化雪窦寺,听取前任方丈光德法师关于修复雪窦寺的汇报,提出要把弥勒菩萨道场奉化雪窦山定为中国佛教第五大名山。
10月30日,应赵朴老邀请来访的新加坡佛教总会会长、光明山普济禅寺住持宏船法师一行到京。朴老偕夫人陈邦织居士、周绍良居士等亲至机场迎接。
12月2日,在广济寺举行的正果法师示寂回向法会上致悼词。
12月8日,出席在京召开之汉族地区重点寺庙管理工作座谈会,中国佛教协会出台《全国汉传佛教寺庙管理试行办法》草案。在座谈会发表讲话。
12月13日,出席明旸大和尚就任北京广济寺方丈升座典礼。
1988年,八十一岁
6月16日,主持全国政协宗教委员会召开第一次会议。
6月22日,视察四川大足宝顶山,并就落实宗教政策问题发表重要意见。
11月24日,木版印刷本《乾隆版大藏经》首发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西藏厅隆重举行。与班禅大师一起到会祝贺并发表讲话。
1989年,八十二岁
1月22日-27日,赴澳大利亚墨尔本,出席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第五次大会。
3月19日,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北京西黄寺隆重举行第十世班禅大师示寂七七祭悼圆满日法会。出席祭悼仪式并致悼词。
3月27日,与明旸法师一同热烈欢迎应请前来大陆访问的台湾星云法师弘法探亲团。
3月29日,陪同原国家主席李先念会见星云法师一行。
6月11日,在上海先后视察了圆明讲堂、静安寺、沈香阁、慈修庵、佛教居士安养部等。
7月8日,中泰两国佛教界在北京西山佛牙塔举行隆重的佛像接受供养仪式。
10月16日-18日,亲临普陀山,参加全山佛像开光,妙善法师升座法会。
1990年,八十三岁
3月27日,在全国政协七届三次会议上作题为「进一步落实宗教政策」的发言。
3月30日—31日,中国佛教协会在京召开藏传佛教座谈会。在座谈会上就落实宗教政策、活佛转世、民族团结,自身建设等问题发表意见。
9月18日,出席九华山隆重举行的重建转轮殿落成典礼。海内外来宾共有两万余人参加盛会。
10月23日,出席泉州承天寺重建落成,佛像开光典礼。
12月17日-翌年1月5日,由刀述仁居士陪同在云南视察佛教和出席重要会议。
1991年,八十四岁
3月28日,视察深圳弘法寺,并作重要讲话。
6月15日,由中国佛教协会、山西省文物局主办,香港宝莲禅寺、佛教志莲图书馆协办的「山西佛教彩塑摄影展」在北京民族文化宫隆重开幕。以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身份出席开幕剪彩仪式。
7月12日,指示中国佛教协会发函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佛教协会,紧急呼吁全国佛教徒积极行动起来,奉献心力,向遭受洪涝灾害地区捐款捐物,救济灾区人民。
12月20日,应请担任安徽省狮子山禅宗二祖道场修复委员会名誉主任,香港宝林寺方丈圣一法师为顾问。
1992年,八十五岁
1月7日-12日,主持中国佛教协会在上海召开的全国汉语系佛教教育工作座谈会。
2月24日,在北京广济寺接见中国佛学院派赴斯里兰卡留学归来的净因、广兴、园慈、学愚、建华五位青年比丘。
4月8日,在开封大相国寺隆重举行的追悼净严法师法会上发表讲话。
6月14日,主持《佛教文化》创刊。
8月28日,派遣专使代表携亲笔信前往河北赵州柏林禅寺,致贺柏林寺普光明殿落成大典。该日参加此盛典海内外四众弟子及来宾近四万人。
10月8日,出席北京法源寺明学法师升座典礼。
10月12日,出现在汉城召开的东北亚佛教领导人和平会议。
11月6日,出席河南开封大相国寺隆重举行的佛像开光、迎奉藏经、方丈升座典礼。
12月22日,为全国首家佛教文化馆――台州佛教文化馆题写馆名。
1993年,八十六岁
5月22日,在欢迎三国代表宴会上讲话,并出席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议。
6月21日,在钓鱼台国宾馆设斋供养泰国僧王颂德帕耶纳桑文。
6月24日,陪同江泽民主席接见泰国僧王。
9月4日,十世班禅大师灵塔祀殿开光庆典在日喀则市扎什伦布寺隆重举行。委托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乌兰活佛专程前往祝贺,带去贺信及礼金十万元。
9月28日,日本佛教界人士于京都举行盛大集会,纪念中日友好,庆祝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四十周年。赋诗记之。在会上提出中、韩、日三国佛教「黄金纽带」构想。
10月14日,出席北京雍和宫隆重举行之弥勒佛开光大典,在大典上致开幕词。
12月29日,筹建十二年之久的香港天坛大佛竣工,正式开光。应香港宝莲禅寺邀请,亲任佛教代表团团长。
1994年,八十七岁
3月30日-4月12日,视察江南佛教情况。
4月19日,出席在北京广济寺隆重举行的「恭送佛牙舍利巡礼缅甸法会」,并在法会讲话。
5月7日-11日,在北京会见应邀来访的香港佛教联合会代表团一行。代表团团长为觉光法师。
9月26日,在广济寺会见西藏十七世噶玛巴活佛一行。
11月29日,在全国政协宗教界迎国庆座谈会上讲话。
(八)1995-2000:88至93岁,从容远行 死亦无憾
1994年后赵朴初因病长期住院,但他从未被病所困。在医院里他仍然天天批阅文件,读书学习,接待各种来宾,关心国内外大事,敏感而尖锐地提出看法。台独的分裂活动,「法轮功」邪教等等他都曾予以义正辞严地批判。正如他在诗中所说「一息尚存日,何敢怠微躬」。
在这期间他仍然操心着许多大事:「中日韩三国会议」,「建立中华寺」等等都是这些年在他亲自关心下办成的。我们通过他在医院里的接待记录可以发现这里有「佛教音乐的研究与弘扬」,「汉藏教理院的恢复」,「灵山胜境的建设与发展」,「佛教经典、资料的电子化」,「佛教的自身建设」,「佛教人才的成长」,「寺院制度的完善」,「三大语系的协调发展……」。
为了发挥宗教在海内外交往中的作用,以92岁高龄的病体促成并亲自护送佛牙赴香港供奉。
2000年5月21日,他为爱国爱教鞠躬尽瘁,无憾地停止了呼吸!
1995年,八十八岁
1月10日,得重病,忽昏厥数小时,入住北京医院,得脱危险。
1月17日,病情复发,第二次昏迷失去知觉,抢救及时,转危为安。
2月23-28日,中国佛教协会六届一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及省佛教协会工作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出席开幕式及闭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
3月8日,在全国政协会议上作《关于宗教工作的几点认识和意见》的重要发言。
3月10日,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华大藏经•丹珠尔》(藏文)对勘本首发式,并代表中国佛教协会赠款十万元资助《中华大藏经》出版之用。
5月18日,以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班禅转世灵童寻访总顾问之身份于当天就达赖擅自宣布「班禅灵童」发表谈话。
5月22日,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议。
5月24日,陪同国家主席江泽民接见中、韩、日三国佛教会议代表。
8月14日,出席我国宗教界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座谈会。代表中国宗教界宣读《中国宗教界和平文告》。
10月15日,偕同夫人陈邦织居士、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净慧法师,刀述仁居士等去机场迎接应邀来访的日本佛教访华团。
11月1日,亲临金陵刻经处视察,特嘱咐金陵刻经处同仁要承先启后,「讲学刻经事业,日进日新」。
12月,在北京广济寺听取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班禅转世灵童寻访小组成员嘉木祥活佛关于参加十一世班禅认定之金瓶掣签、册立仪式和坐床典礼的情况汇报。
12月31日,因劳累过度,心脏病再次发作,入北京医院治疗,心脏已停止跳动。医生已感无望。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同志赶到医院,经抢救治疗,脱离危险。
1996年,八十九岁
4月10日,在北京医院会见了以管原钧为团长的日本净土真宗大谷派宗议员「不战学习访华团」。
6月1日,在医院致电扎什伦布寺,代表中国佛教协会祝贺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尔举行受沙弥戒大典。
7月30日,与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宗怀德、秘书长韩文藻、委员周绍良、马云福、张继禹等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来访的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主席约翰•布伦司牧师和秘书长威廉•文德利。
10月21日,参加在北京隆重举行的中国佛学院建院四十周年庆典,并讲话。
10月,在北京医院病室,再次用毛笔恭整写下遗嘱及偈语一首。留下「明月清风,不劳寻觅」的感人佳句。
11月22日,在广济寺会见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
1997年,九十岁
1月30日,出席中南海全国宗教性团体负责人迎春座谈会。
3月14-16日,出席中国佛教协会六届三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5月21日,参加中国佛教协会在北京广济寺举行的佛吉祥日法会。在法会上拈香,领众祈祷礼佛。
6月24日,出席中央统战部、国务院宗教局等举行的首都宗教界喜迎香港回归座谈会。
9月1-2日中国佛教协会藏传佛教工作委员会(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与中央统战部及国务院宗教局负责人出席会议并发表讲话。
10月18日,在北京广济寺会见全印度比丘僧伽会主席达摩帕尔大长老一行。
11月15日,无锡祥符禅寺举行灵山大佛开光典礼,作书面发言贺词。
11月25日,圆拙法师圆寂后,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以赵朴老为主任的圆拙法师治丧委员会。朴老伤悼不己,亲撰挽联。
1998年,九十一岁
1月11日,向张北地震灾区捐款人民币10万元。
1月22日,出席中共中央及全国政协在中南海召开的全国性宗教团体领导人迎春座谈会。
3月17日-18日,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扩大会议,并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
6月3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宴请觉光法师、永惺法师率领的香港佛教联合会访问团一行。
7月15日,出席纪念中国佛教二千年新闻发布会,并讲话。
7月,对上海静安寺方丈慧明法师提出的静安寺石经镌刻工程作批复,支持关心倍加。并为题签《静安寺石经》。
11月22日,出席在北京西山灵光寺举行的首都佛教界纪念佛教传入中国2000年活动,并作讲话。
1999年,九十二岁
1月28日,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逝世十周年纪念座谈会。座谈会前会见了十一世纪班禅和第十六世噶玛巴活佛。
2月10日,出席在中南海召开的全国宗教团体领导人迎春座谈会。
5月11日,代表中国佛教四众弟子发表声明谴责以美国为首的北约野蛮轰炸我驻南斯拉夫大使馆。
5月21日-29日,护送佛牙舍利赴香港供奉。
6月2日,感身体不适,入北京医院。
6月5日,病危,医院组织积极抢救。
6月22日,一代高僧清定法师在成都圆寂,电唁清定法师示寂。
8月1日,在医院发表谈话,表示坚决拥护中共中央关于取缔法轮功非法组织的决定,并指示中国佛教协会召开座谈会,讨论「法轮功」对社会的危害。支持佛教界对「法轮功」的揭露、批判。
10月,仍住北京医院,身体渐好。
10月25日,代表中国佛教协会接受斯里兰卡赠送汉白玉佛像。
2000年,九十三岁
1月1日,中国佛教协会和中国集邮总公司合作设计、印制的《中国佛教新世纪龙年纪念》封一枚,经赵朴
初会长审阅并题签,正式发行。仍住北京医院。
4月12日,在北京医院和夫人一起会见来访的日本净土宗宗务总长水谷幸正。
4月28日,在北京医院病房会见冯其庸,时病情好转,思维神态清晰,恢复原状。
5月21日,在北京医院病逝。
5月30日,遗体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火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