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397 吴昌硕 1915年作 墨竹 立轴

墨竹
拍品信息
LOT号 0397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915年作 墨竹 立轴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124×45cm 创作年代 1915年作
估价 300,000-400,000 成交价 RMB 667,000

【题识】茅屋四隅幽,新篁看欲活。晓来山雨多,秋烟生一抹。乙卯初冬,安吉吴昌硕时客海上。
【印文】老缶、吴俊之印、雄甲辰
【说明】附日本原盒。

吴昌硕的艺术
吴昌硕是一位典型的文人画家,他的诗文、绘画、篆刻、书法四个方面构成了他整个一生的创作面貌。这个结合体全面的显示出了中国文人艺术的精神特征,在一千多年以来中国传统的艺术大潮里扮演着主流的角色。
随着时代的推进,这个特征代代相传一直到今,文人的意识形态在社会急剧变革下承受着空前的考验,当文人绘画渐渐受到各种新型艺术的冲击之后,越发的显示出了文人绘画的精髓和重要性。
文人画所追求的境界可以说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文学性在绘画语言里的表现,于是文人画的创作方法上偏重于「写意」而轻「写实」,换句话说,就是强调所谓「法心源」而不是「师造化」。求「神似」而不是求「形似」。由于文人有特殊的气质和节操,显露在作品中便成了读书人的书卷气,亦即所标榜的「雅」,以「雅」于「俗」的对立,而藉以自高于其他的艺术创作。吴昌硕作画以「气」为帅,统于笔墨,无论画面构局,总体都以「气」贯注之,尤其注重画中气局布势,虚实流走。画中有笔墨无笔墨处都是活的生命。所谓「书画同源」,以书法的笔去作画对吴昌硕来讲应该不觉困难,若不苛求,每每都能得心应手。因此吴昌硕自己也这么说:「我生平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所以他可以表现为吴昌硕式的「重拙大」,这也是从他的天赋和秉性中来的。他的「重拙大」离不开其笔墨,「重」指力度,「拙」指意趣,「大」指气局。其用笔,以羊毫「放笔直写」,能够表现出硬毫那样刚劲的笔性墨韵。吴昌硕用笔柔中有刚,呈互济之美。他作画悬肘立扫,指实掌虚,运中锋故极具力量。自云与莫友芝、吴让之、杨濠叟的刚笔、柔笔、渴笔俱不同,而一意求中锋平直,以此运篆籀笔意。故又更具金石味,亦平添了一层「重」力;更用墨浓而饱满,「颇具吃墨量」,所以就其「重」无比了。其「拙」本来就是《石鼓文》的笔趣笔势特点,多拗峭,宜恣肆。
吴昌硕对于绘画和其他文人画家一样,并不以画中的题材的完成为满足,他们都十分的注重画上的题款,欲借此以抒发作者自己的思想情感。
吴昌硕虽是文人画家,但他的用色却是出奇的浓艳,这不但是他在文人脉络里突出的地方,即是把他的画与同时代花鸟画家的作品比较,也依然显现这种鲜明的异质。海上画派如任熊、张熊、任伯年、虚谷等,都是「色彩画家」,若与吴昌硕相比较,他们的色彩则略显幽沈。反而吴昌硕的画却因浓艳而又情绪化的色素,使他在画坛上成为十分显目的画家。中国画设色的关键不在多少,而在谁来用以及怎么去用。他在画作中使用墨色、矿绿色、和亮丽的红色,加强三个颜色的对比关系,以增强艺术感染力和震撼力。在这一点上,齐白石是学习吴昌硕的。只不过是齐白石在晚年把这一「红花墨叶」的路数完善、提纯了。而齐白石也对吴昌硕崇拜之至,齐白石曾经在一首诗中写道「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其中的「老缶」指的就是吴昌硕,可见齐白石非常崇拜吴昌硕,并且认为自己绘画风格的形成,以及「衰年变法」的成功,都和吴昌硕有着直接的联系。
严格来说,吴昌硕的这一生所认为的客观世界是十分狭窄的,所以他不得不将内心的主观意愿象征性的寄情于花鸟山水等自然界的景物中去,在一个接近童话的世界里始终推展他的思索。至于那主题以外的世界,似乎已不是可关心的领域了。可见绘画形象的机能在吴昌硕的心目中是何等的单纯。

吴昌硕特辑
Lot 0397-0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