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005 于非闇 溥儒 蝶恋花诗意、临王羲之草书临《伏清和帖》 墨荷蜻蜓 成扇/镜心

蝶恋花诗意、临王羲之草书临《伏清和帖》  墨荷蜻蜓
拍品信息
LOT号 1005 作品名称 于非闇 溥儒 蝶恋花诗意、临王羲之草书临《伏清和帖》 墨荷蜻蜓 成扇/镜心
作者 于非闇 于非闇 于非闇 溥儒 尺寸 于19×47cm;溥32×65cm 创作年代 --
估价 550,000-650,000 成交价 RMB 782,000

【题识】
1.妾似桐花,郎似桐花凤。此蜀郡民间情歌也。写奉树堃仁弟博笑,己丑四月,非闇照。印文:于照之印、非闇
2.秋池风动落红衣。心畬写。印文:旧王孙、溥儒
3.树堃仁兄属,溥儒。印文:心畬
【说明】
1.上款「树堃」为刘树堃,民国北平名医,与齐白石、于非闇关系来往密切。
2.刘树堃家属友情提供。

刘树堃藏画(Lot1005)
民国北平城西,一条南北走向的小胡同,北起太平桥大街,南至辟才胡同,相传是由于胡同中有造车厂而得名车子胡同,又名跨车胡同。1926年冬天,为了有个安静的生活、创作环境,齐白石买下位于老北京城西边跨车胡同的十五号院子,院子坐西朝东,面积204平方米,三合院带跨院的住宅,白石老人一家人同年底搬入。三间北房是当年的白石画屋,因屋前安有铁栅栏,又称铁栅屋。北房檐下悬挂有齐白石篆刻的长3.3米、高0.84米的篆体「白石画屋」横匾。白石老人在此生活、绘画直至逝世;其衰年变法后的绝大部分作品都是在这座小四合院里完成的,当年这里是文人墨客社会名流齐聚的地方,解放后周总理曾多次到此看望白石老人,1955年国家曾购买雨儿胡同13号房产并请齐白石搬去,但白石老人住了不足半年又搬回跨车胡同。
白石老人一辈子结识了许多友人,刘树堃是其中比较特别的一位。刘树堃(1915-1984),民国北平著名眼科医生,四十年代末在北大医院工作,后在西城区开设私人诊所,新中国成立后入卫生部直属第三医院。齐白石与刘树堃大夫应是缘于就诊看病而结识,两人年龄相差逾五十,想必是当年白石老人对这位年轻医生的医术和为人颇为满意,才能成为忘年之交。有意思的是,五十年代初,刘树堃大夫买下跨车胡同十五号的相邻院落,与白石老人成为邻居,由于两家人毗邻而居,因此相互间走动更为频繁,关系更加亲密。齐白石曾与刘树堃约定:「我要看病你快快来,你要画,我快快画。」刘大夫自然获得不少白石老人精心绘赠佳作,1957年白石老人逝世后举办的遗作展览会上便有来自刘树堃珍藏。此外,刘树堃大夫与北京地区的于非闇、溥儒、张大千、黄宾虹等名家亦是往来甚密,多受馈赠之作。文革期间,刘树堃老人珍藏书画无法避免查抄厄运,后落实政策却仅退还部分,劫余之物回到老人身边,保存至其离世。
2019年春,我们首次获得刘树堃家属的信任托付,齐白石《月桂双兔》、于非闇成扇《歌颂和平·草书》两件成功觅得新的好归宿。时隔两年之后,刘树堃家属再次释出珍藏的于非闇成扇《蝶恋花诗意·临王羲之法帖》,成扇正面,层迭的梧桐树叶,一只太阳鸟站立于成熟开裂的梧桐果瓣上,各瓣上缀挂着深棕色的圆形梧桐子。太阳鸟俗称「桐花凤」,被誉为「东方的蜂鸟」。 于非闇所画为太阳鸟雄性成鸟,头顶、喉灰紫,点斑;背呈暗红色;腰、腹皆黄;胸部与腹部同为黄色,翅下覆羽白色,尾羽紫蓝色,用笔严谨精细,一丝不苟地勾勒鸟及梧桐的自然形态,赋色妍丽,画面十分真实生动。背面为于非闇临写王羲之《伏想清和帖》。溥儒《墨荷蜻蜓》,此幅为少见的横幅构图,纯以水墨写成,荷叶及荷花并未亭亭玉立,荷叶飘动,茎秆倾斜,水草弯曲,蜻蜓将欲落在荷叶上,画完后在左侧题写一句七言「秋池风动落红衣」,此或来自溥儒自作诗,画意与诗情相互映照,无限意趣。赠与刘树堃时,题写其名,更显郑重其事。此幅曾于60年代中后期被从家中抄走,现画作背面保留当时查抄存放登记的三类标签,历经劫难留下实属不易,可此作画面品相却保持得十分完好如初,更加珍罕无比。两件均写有刘树堃的姓名,保存完好,期待识珍方家有缘纳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