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025 吴昌硕 1915年作 菊石老松 立轴

菊石老松
拍品信息
LOT号 1025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915年作 菊石老松 立轴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206×41cm 创作年代 1915年作
估价 1,000,000-1,200,000 成交价 RMB 2,070,000
【出版】《锦上华彩—吴昌硕绫本书画集》,第66页,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2020年。
【题识】松树老成寿者相,黄花冷若枯禅僧。点头顽石高如此,为问娼炉入未曾。乙卯伏夏,苦铁道人吴昌硕画于沪上。
【印文】俊卿之印、仓硕、归仁里民
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取材,向来有「比德」之说,即以所描绘的具体物象的某种生长、生活习性,来比附人类应该具有的某种性格特征。一如梅兰竹菊之清雅、荷花雨露之高洁、苍鹰盘石之雄健,画家笔下的形象,总能在现实人生之中找到对应物。松树便是这样一种具有美好寓意的形象。松之刚毅、坚卓、雄浑、包容,使得历来吟咏者不乏其人,如「骨气老松格」、「青松挺且直」,都有用其喻人之理。而北京海淀清华园之「清华」得名也与松有关,盖取诸唐太宗《圣教序》中「松风水月未足比其清华」句。这些佳句在咏赞松的同时,也使松成为画家笔下经常出现的一种表现题材。
吴昌硕画松,一得益于其傲睨万物、独立高洁的品格,二得益于其书法中的金石气。若以此二点来衡量,则表现细小精致的花卉、草虫等虽并非不能为,亦恐非最能代表俊卿之性格,而画松就与此不同了。松之品格,最契合俊卿之风骨,松树树干之苍茫虬劲、松叶之俊挺峭拔,则非骨法用笔所不能为。正如作者自己在一首题画诗中所言:「解衣盘礡吾画松」。惟大英雄能本色,画松,也正需要这种「解衣盘礡」的激情与豪放之气。而作为近代以来石鼓文之第一人、西泠印社的首任社长,吴昌硕笔下的金石气正与这种品格相合。
本幅《菊石老松》整个画面大体分为三层:上层为苍劲虬松,笔墨自画面右上角倾泻而下取斜势直灌画面左下角,三簇铁线横扫的松枝抱团组成画面第一层次;中层为点头顽石,画法恣意纵横、朴陋古拙,自中右倾出与松干形成支撑,巧妙协调画面的偏重;下层菊茎和叶用淡墨呈现,菊花花瓣勾写流畅颇得古意,三朵双钩傲霜菊花在水墨十足的叶片簇拥下与三簇松枝遥相呼应,笔酣墨饱,浑厚苍劲。使得整个画面充满张力。既增加和丰富了笔墨的结构,又写意般地表现了老松树干经年历岁的结节印痕。而松针和松果,则是吴昌硕画松的另外两个值得仔细品鉴之处。
是作题画诗:「松树老成寿者相,黄花冷若(容)枯禅僧。点头顽石高如此,为问娲炉入未曾」诗人分别用「寿」、「冷」、「高」三字赞美之,反映了诗人退隐艺林后恬淡达官的心情。尾句一「问」增加了诗的趣味性,亦为「顽」字下一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