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029 康有为 1920年作 行书「石老云荒馆」联 立轴

行书「石老云荒馆」联
拍品信息
LOT号 1029 作品名称 康有为 1920年作 行书「石老云荒馆」联 立轴
作者 康有为 尺寸 231×32cm×2 创作年代 1920年作
估价 1,200,000-1,500,000 成交价 RMB 3,105,000
【出版】《中国书法》2018年第2期(总第324期),第166页,中国书法杂志社,2018年。
【题识】褊性合幽,栖南山中,看射虎;谢事就闲,旷西湖上,可骑驴。庚申春,治地,为天一园题,康更甡。
【印文】康有为印、维新百日出亡十六年三周大地游遍四洲经三十一国行六十万里
【题签】康有为自题杭州石老云荒馆(上、下)联
康有为工于书法,他的著作《广艺舟双楫》成为碑学的重要书法理论,其书法也深得碑学之要诣,有《石门铭》《经石峪》《云峰山石刻》等诸石之韵致,可谓是苍拙浑朴,奇宕无穷。《石老云荒馆联》可算是他的书法当中较为工整的作品之一,其书法以行楷为主,区别他以往的草书风貌,工整之劲又有行书连贯的笔意。其楹联书款有『庚申春,治地,为天一园题』的字样,『庚申春』为1920年,这年春天是一天园刚刚开始修建的时间,此前康有为早已将园林设计完成,并将每所建筑的楹联用书法逐渐书写,从他的『开天天室』联落款中就已经道出其书写的时间,这足以证明《石老云荒馆联》与《开天天室联》是同一时期所写,因此断定《石老云荒馆联》当写于一天园建成之前,也就是说康有为在一天园尚未竣工前就完成了此联。后来,康有为的次子康同凝将一天园内的各所建筑中悬挂的匾额、条幅以及楹联记录下来,从康有为的作品中可以得知每座建筑建成的时间,康同凝抄录的资料为其夫人庞莲撰写回忆录及康同璧着《康南海先生年谱续编》提供了大量资料。
回溯百年前,康庄私家园林构建的格调高雅、推窗即景。昔日优美的一天园别墅经过岁月变迁,依然面貌完好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即为现在的西湖国宾馆,该宾馆坐落于西湖核心,被誉为「西湖里的西湖」。它背山面湖,占地36万平米(540多亩),独揽2000多米湖岸线。居于此处,可近观「苏堤春晓」,远眺「雷峰夕照」,步行可至「花港观鱼」、「曲院风荷」,景色如此之秀丽,环境极为舒适,康有为的晚年则完全沈醉于这自然景色和花树竹木之中,正好应了康有为的「天游化人」的心境。
作者单位:沈阳故宫博物院

石老云荒馆楹联
沈广杰
本文通过对康有为所书《石老云荒馆联》的考证,揭示了他在杭州建设一天园别墅的经过,同时,在园林景观中也可追寻康有为晚年的内心世界,以此来考证『石老云荒馆』的地理位置和书法楹联中的内涵,进而证实了此联是康有为在杭州一天园别墅中所书的楹联之一。
戊戌变法将康有为推向了世界,同时也使他的书法及其理论名震海内,其博学雄才,深通经史与诗文,他的书论崇碑卑唐,所书翰墨纵横奇宕,浑厚雄健,似苍松枯藤,若虎步龙骧,堪称近代书法史上的大书法家。
康有为书《石老云荒馆联》是一对巨幅楹联,其上联为『褊性合幽栖南山中看射虎』,联右书款:『庚申(1920年)春,治地,为一天园题』;下联为『谢事就闲旷西湖上可骑驴』,落款有『康更甡』,下印文两方章,一为『康有为印』,另一方为『维新百日,出亡十六年,三周大地,游遍四洲,经三十一国,行六十万里』,为著名金石书画家吴昌硕所刊。该联长231cm,宽32.5cm,每幅包首题签有『杭州石老云荒馆(上、下)联』,从题签的字迹与康有为的书法对比来看,当为其本人所书,因此断定此联应该是康宅之中所藏的旧物。那么,这副楹联又有怎样的来历呢?杭州 『一天园』在哪里?『石老云荒馆』又在哪里呢?下面将此联进行剖析考证,以解其中之谜。
康有为与一天园
1913年,康有为由日本到香港,回到他阔别已久的祖国。翌年夏,当他来到上海时,中外各界人士两百余人一起迎接他的到来,老友李提摩太以盛宴欢迎这位闻名四海的『康圣人』,此后康有为赴苏州、无锡等地,开始为他自己寻找一个修身养性之所。康有为一生经常往来于杭州,并与杭州结下了不解之缘。一九一五年春,康有为携家人及门生赴杭州,据康文佩《康南海先生年谱续编》记载:『(1915年)三月,偕门人王公佑、邓百村及同璧、同复、同琰、同籛等,游杭州高庄。自丁酉(1897年)九月携长女同薇来游西湖,钱塘令吴双遣曾馆高庄……忽忽十九年矣。旧地重游,怆怀无已……是月,又偕徐老子静登杭城,远望吴山,游仙霞洞,在南高峰麓…… 』此次康有为来杭登高远望,似有寻访居所之意,时年他已经五十岁矣。
1916年夏,康有为偕女儿康同璧及女婿罗文仲等再来杭州。 据 《许姬传七十年见闻录》 记载:『一九一六年夏,浙江督军吕公望、警务处长夏超迎康有为到杭州西湖避暑,住在刘庄(刘文初的别墅)。』 同时他们宴请往来,泛舟唱曲,赠书挥毫,康有为还与老友徐致靖等同游西湖,他此次来杭州仅逗留两个月之久,据《年谱续编》记载:『(1916年)6月,偕徐子静游西湖龙井。8月,至曲阜祭孔陵…… 』这准确地证明了康有为往来的时间。然而,康有为此来的目的是为了在西湖附近购地,他购得西湖西部临湖的丁家山土地三十余亩。1918年夏,康有为再来杭州西湖,看他所购的丁家山,并作以规划。1920年春夏之际,康有为投资四万两,开始建造丁家山园林及屋亭,以此来营造他自己的别墅。1921年夏,康有为在杭州西湖所筑的园林竣工,此园林从购置到完成历时四年之久,共分十一期完成全貌。据《年谱续编》记载:『(1921年)夏,人天庐成,园在杭州西湖一天山丁家居山下,故俗名丁家山。今丁家人尽矣,故复名一天山园,地购于丙辰(1916年)、丁巳(1917年)年间,凡三十余亩,至庚申(1920)春夏始筑屋亭道路。』 关于杭州西湖一天园的地理位置,周君适曾在《伪满宫廷杂忆》中写道: 『西湖由于有白堤和苏堤的十字形间隔,分为外湖、里湖、北湖和小南湖。苏堤第一桥通小南湖,第二桥通里湖,里湖边有一座山,旧名一天山,后改名丁家山。1921年(辛酉),康有为在丁家山巅修建了一所庄园,取名「一天园」,距离小南湖陈庄甚近。』
1923年春节期间,康有为偕子女及孙辈又到杭州过年,并在一天园校对诗稿,他在诗跋中写道:『癸亥(1923年)正月,同游西湖人天庐,居六日,携诸孙倩曾、僖曾、俨曾、俸曾、俊曾、佳曾、信曾、俶曾、任曾与同篯、同凝、同倓往还至乐。』 可见康有为与子女及孙辈在一天园仅度过短暂的六天,然后他们一起回到了上海家中。同年三月二十八日,康有为急笔书写旧作《一天园记》,其中所记园中的自然景观与人文风貌十分生动,通过他在园中所见,表达了康有为对此园的一种寄怀。
1925年春,康有为去杭州一天园,旋又因事回上海。同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后,康有为偕全家到杭州避难,六月他赴青岛避暑,再赴天津觐见逊帝溥仪,然后漫游各地,最后由茅山回上海,再由上海到杭州,此时已经是秋季了。至1923年1月至2月间,康有为才回到上海家中度岁过年 ,正月十五以后,他再次偕家人回到杭州一天园。暮春时节,画家刘海粟与诗人徐志摩来看望康有为,刘海粟在《忆康有为先生》时说:『1926年暮春时节,我陪诗人徐志摩到西湖丁家山康庄去看康老。过去,他持着任公手书去拜访过康老,也是和我一道去的。这一天,志摩穿着蓝色长衫,头发蓬松,迎着徐来的湖风,意态飘逸。康老提着竹杖,含笑相迎。我们乘着小船,泛过碧波,来到湖心小岛小瀛州上。康先生讲到唐宋两代诗人吟咏西湖的佳作,读书之多,记忆力之强,为我们年轻人所不及。』 此后不久,康有为回到上海,设立天游学院讲学。
石老云荒馆与楹联
康有为喜于旅行,尤爱园林风光。他的弟子陆乃翔、陆敦骙在《南海先生传》中说:『先生性好山林,旬月必游。见山水林木雪月佳处,或海岛山径幽绝无人,则极乐而往之。往往深夜扶杖泛舟,啸傲行吟,以观天性,超然人表,若忘世焉。』康有为每次来杭州一天园都有心得,他在谋求复辟失败后,逐渐脱离了政治,寄情于山林湖畔之间。当一天园建筑竣工以后,康有为身临其境,并触景生情地为各处建筑题写匾额与楹联,这些联语读罢皆耐人寻味。刘海粟曾在《忆康有为先生》一文中记述了一天园里的楹联:康先生非常喜欢游览名胜古迹。他在西湖丁家山有一所别墅,叫做 『一天园』,我们常常一起在这里观赏湖光山色。我的书房里还保存着一张小纸,上面是他教我做对联时所写的例证,全是他自己的作品,一句一字的修改,都向我讲明原因。例如『大隐壶中有天地,幽栖物外领湖山』两句,系一天园大门联语。他说:『湖山也是物,人不能超然于物外,故改「物」字为「人」字。论平仄以「物」字为佳,但诗文以达意为主,不能以词害意。人天庐一联「人天随观皆自得,花林独乐与人同」,上一句与古人「万物静观皆自得」重复,故改「皆」,为「人」,有主动之意,下联 「花」字与林宇大抵相近,「同」字包罗较多,才作了更动,也是只求达意,不计工拙。但是,年轻人作诗词应在格律上从严,有利于写好律诗。』
由此可见『石老云荒馆』是由石材磊砌而成,周边为幽篁竹林,南面有『开天天室』四间建筑,室前『潜岩』洞石上有康有为题字,字旁『康山』为沈曾植所题;后面是三面玻璃的水精城,下临悬崖绝壁;室前长廊绿荫下与岩石相临,四处植满四季花卉。康有为每日游览,寄境于此,并写下了『褊性合幽栖南山中看射虎;谢事就闲旷西湖上可骑驴』这副『石老云荒馆』长联,此联表达了康有为与山水之间的性情,通过他所住的幽静之地,仿佛看到汉将军李广在南山射虎,可谓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此时的康有为早已脱离了政治舞台,他效仿宋将韩世忠退隐后在西湖旁骑驴的样子,表达了他对园林景观的寄托。当1921年一天园落成后,康有为寄景吟《杭西湖康山诗》记此:劫是庄严或是贤,灰飞未尽我生年。人间日暮知何事,山上云荒别有天。余处幽篁冥昼雨,坐观沧海与桑田。故乡无比湖山好,避地何言望似仙。康有为不但为『石老云荒馆』书联,而且还将园内的每所建筑都书联寄怀,以示其深居山林之遐想。他在为『开天天室』的长联中写道:『陵谷多贸,沧海多变,宗教多劫,国土多沦,高阁鸡虫看得失,无一物当情,觉来栩栩;天地不大,毫末不细,大椿不寿,朝菌不短,微尘世界何爱憎,观我身自度,想入非非。』 其在联中书款曰:『庚申(1920年)秋冬,营西湖别墅于丁家山蕉石鸣琴上,山巅石屏十丈,高耸二丈,名为「康山」,筑屋成,名曰「人天庐」,内为「开天天室」,外为「天游堂」,上为「寥天一楼」,写此落成自娱。庚申10月29日,康有为游存父自撰并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