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06 清雍正 洒蓝地留白沥粉出筋花卉纹大盘

洒蓝地留白沥粉出筋花卉纹大盘
拍品信息
LOT号 5006 作品名称 清雍正 洒蓝地留白沥粉出筋花卉纹大盘
作者 -- 尺寸 直径33.2cm 创作年代 清雍正
估价 2,200,000-3,200,000 成交价 RMB 4,140,000
著录:
·《中国陶瓷名作展-伊势收藏的至宝》,石川县立美术馆,2012 年 4 月,第 124 页,No.105
·《伊势收藏中国陶瓷》,伊势文化财团,2012 年 11 月,第 110- 111 页
·《瓷华明彩-伊势收藏的名陶》伊势文化财団出版,五岛美术馆,2015 年 6 月,No.52
·《伊势彦信藏瓷器》,法国吉美美术馆,2017 年 6 月,第 166-167 页,No.59(封里及封底里页面图案)
·《伊势收藏令世界着迷的中国陶瓷》),出川哲朗(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馆长),ソフィ·マカリウ法国国立吉美东洋美术馆馆长监修,大阪市立东洋陶磁美术馆编辑,伊势文化财团出版,2017 年 9 月,第 198-199 页,No.78
「大清雍正年制」款
此件拍品为保税状态。

备注:
·伊势彦信先生收藏

展览:
·《伊势收藏中国陶瓷》展,石川县立美术馆,2012 年 4 月
· 《瓷华明彩-伊势收藏的名陶》展,日本五岛美术馆,2015 年 6 月
·《伊势彦信藏瓷器》展,法国吉美美术馆,2017 年 6 月
·《伊势收藏令世界着迷的中国陶瓷》展,日本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2017 年 9 月

本品体量颇大,敞口弧壁,底承矮圈足。大盘内外壁以洒蓝釉为底色,盘内外所饰栀子花卉以瓷堆白的手法,产生一种色彩的强烈对比。此盘,所堆塑缠枝花卉与洒蓝釉面高底相间,富有层次和立体效果,极为养眼,而且蓝白相映,清新别致,深得雅趣风骨。盘底心双圈内青花书“大清雍正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汉民族自古以农耕文化为主,其基本思想在於耕种土地,养育五谷。土地为黄,作物为青,故青黄两色为生命之色,於古人心中重视有加。所谓青出於蓝,蓝色则发源於西域的草原文化,在中世纪早期作为新崛起的伊斯兰文化的主色调,后被广泛地运用到日常器皿以及清真寺院等建筑上。
在明代,蓝釉在宫廷之中显示出了非常重要的地位,《南窑笔记》中说:“宣窑……又有霁红、霁青、甜白三种,尤为上品。”由此可见蓝釉之贵重。除了深沉艳丽的霁蓝釉和宝石蓝釉,明代工匠还创烧出洋洋洒洒富有诗意的雪花蓝釉,雪花蓝釉又名“洒蓝”,工艺上用管蒙纱吹釉於器上,故又称“吹青”,以点状的色斑均铺来追求颜色、层次的变化,祥和饱满,胜於丹青。
清代皇室对蓝色除了以往的崇尚更多了一份亲近,以蓝色作旗的正蓝旗、镶蓝旗所代表的八旗军事製度,曾在国家的统一中发挥过巨大的作用。保存至今的清代宫廷档案中有大量关於清代雍正、乾隆皇帝对蓝釉瓷器指烧的记录,如《清档》雍正记事杂录记载:“雍正七年八月初七日,郎中海望持出菊花瓣式宜兴壶一件,奉旨:做木样交年希尧,照此款式做霁红、霁青釉色烧造。”再如《清档》乾隆记事记载:“乾隆三年六月二十五日,太监高玉交首领萨木哈、催总白世秀霁青靶碗、霁青菊瓣茶壶等。传旨:交与烧造瓷器处唐英照样烧造出来,烧造完时再将交出原瓷器缴回,仍交瓷器库。”通过这些档案可以看出皇帝在百忙之中对蓝釉瓷器的重视与钟情。
所以蓝釉在清代获得了极大的发展,除了霁蓝釉的继承与雪花蓝釉复烧外,又多有创新。至雍正、乾隆时期,蓝釉的表达仅纯色已难以满足,於是开始向复色上探索,以描金、刻花、印花、堆白花等多样装饰手法的运用,起到了悦目怡人之效果。
以其蓝釉地留白,及中心绘饰一朵大型花卉的构图设计来看,此盘的模仿原型应是来源自宣德时期。这种原例可见于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一例,著录于《明代宣德官窑菁华特展图录》,台北,1998年,图版193。明万历年间创绘、中央饰四朵花卉的设计在图案上更类近现拍品图样,一例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著录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里红(中)》上海,2000年,图版195。
以施釉技法而言,雍正年间对早明设计的模仿可谓唯妙唯肖,正如一件刊于陆明华著《明代官窑瓷器》(上海,2007年,图版5-33),属上海博物馆所藏之雍正作例。与万历盘以一般钴蓝釉下青花作留白绘饰不同,宣德作例及上海博物馆的雍正盘,皆在白釉上施一层均厚深蓝色釉,其中的氧化钴已溶解。而本品上的蓝釉更是以覆盖细纱之竹筒吹洒上色,形成如此细致的洒蓝效果。
另见苏州文物商店藏有一例,著录于《集古聚珍——纪念苏州文物商店建典四十周年》,页140,后售于北京保利,2016年12月5日,编号5114。玫茵堂珍藏中亦有相同技法的洒蓝留白碗,及一洒蓝填黄釉、饰相同图样的瓷盘,著录于《玫茵堂藏中国陶瓷》,卷2,编号842及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