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079 清乾隆 「绥边经制」青白玉描金御制诗玉册

「绥边经制」青白玉描金御制诗玉册
拍品信息
LOT号 5079 作品名称 清乾隆 「绥边经制」青白玉描金御制诗玉册
作者 -- 尺寸 长11.5×19.5cm;长7.3×14.4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2,200,000-3,200,000 成交价 RMB 3,220,000
出版: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编:《弘历的世界》,编号160,上海书画出版社,2021年。

备注:
巴黎佳士得,2005年11月22日,编号145

展览: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乾隆御制诗文稿、兰亭图帖缂丝卷暨重要宫廷艺术特展」,北京,2021年04月23日-05月10日

本品一函六牒十二版,长方形,玉片色呈青白,质地温润,以黄绫包边,装饰成册页形式。首版精雕双龙捧寿纹,此外每页布局相同,其上隶书阴刻乾隆御题诗,纹样及诗文阴线内具填金。于玉片上镌刻文字有一定的难度,本品六块玉板双面雕刻,云龙纹生动矫健,诗文笔力遒劲,如行云流水,其内填金亦饱满均匀。封面及封底为原配紫檀木夹板,木质精良,保存完好,颇为难得,封面仅刻「绥边经制」四字,不着冗余装饰。
「绥边经制」,即治理边陲之地的制度举措,此册内容选自乾隆御制诗集第五集七十九册《福康安等奏西藏善后事宜诗志颠末得四十韵》,记载了大学士傅恒之子、清高宗孝贤皇后侄福康安率清军讨伐廓尔喀的事迹,追述了自元以降西藏与中央政府的关系,以及满朝与西藏的历史渊源。整器雍雅沈稳,颇具宫廷气韵。
福康安与廓尔喀之役
福康安,富察氏,满洲镶黄旗人。作战勇敢,治军有方,平定大小金川之役,驱逐廓尔喀,备受乾隆皇帝重用,乾隆皇帝曾封福康安为「嘉勇巴图鲁」,于紫光阁绘像,列前五十名功臣中。
廓尔喀是统治尼泊尔的部族,受西藏喇嘛沙玛尔巴唆使,以贸易与边界纠纷为由,于乾隆五十三年(1788年)侵入中国西藏聂拉木、济咙(在今西藏吉隆县南部)等地。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夏,廓尔喀再次入侵后藏,乾隆帝当即派两广总督福康安、海兰察等领兵入藏增援。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五月,清军收复济咙,随后攻入廓尔喀境内。六、七月间,廓尔喀遣使求和,许诺永不侵犯藏境。八月,福康安准许廓尔喀归降,启程返回西藏。他起草并完善了《钦定藏内善后章程》二十九条,确立了此后百余年间西藏的政治、军事、赋税等制度,达赖喇嘛与驻藏大臣的职权更加强化。此后五十年间,西藏地方及周边邦国相安无事,福康安等人为西藏的长治久安作出了重要贡献。

在此种背景下,乾隆遂题《福康安等奏西藏善后事宜诗志颠末得四十韵》一诗,其中记载斑驳过往正如诗句所言:「三藏前后中,由来名已久。崇德虽入觐,其地非我有。众蒙古归之凡事商可否?其弊自元来率以难禁取然而向善多消乱利兼就。明乃踵元迹尊崇颇不偶但未至元甚非类却堪丑。国初付怀来通贡无大咎第巴更奸诡,党噶尔丹苟诈称奉中国表里为奸寇。达赖喇嘛亡隐弗宣诸口。皇祖频敕谕两端持鼠首煽摇青海众瓯脱图恩负。二匪受冥诛藏乃归员幅。策旺劫藏时,发兵驱以走。其后自相残,皇考靖纷纠。因之驻大臣镇压计安阜。其奈历年多屡易人非旧。相幸无事归遂致因循纽诸务付不知旒缀同瞆䏂而达赖喇嘛庇族弟兄陋。赏罚率弗公受贿任分售或付噶布伦或偏信左右。遂致廓尔喀侵边较利薮遣兵问曲直,所遣人悔忸未曾示国威贿和完以诱。再来袭藏地益肆猖獗 抡将扬挞伐归降乃额叩。战胜屡见诗不必申论复,爰命四贤臣奠安议善后兹具疏以来诸弊去其垢贸易有节制疆界慎防守,等级各责成廪给俾公授,兵器期精利将弁严凌侮,再生禁世袭喇嘛说着手事权归儿臣亲巡去弊狃。昔为羁以縻,今如臂与肘。谓失反因得,迟速论曾剖。都缘辏时会,莫非天恩厚。长歌纪予怀,兢业示不朽。」

玉册与御诗
中国自古以来便深信玉料经久不朽,质地优良,故被视为品级极高的一种形制,凡是重要事迹都用玉册记述。
玉册早在战国时就已经有了雏形,至唐代称之为「玉策」,在《旧唐书》中有「又造玉策三杖,皆以金绳连编玉简为之」的记载。清宫尤重玉册,使用的玉册主要有几类,一为政务类,如谥册;一类为文册,刻记皇帝的重要文章;一类为书画册,刻录皇帝喜爱的书画作品。乾隆年间,玉册制量达到高峰,当时玉册由内务府监制,部分交造办处,部分由苏州织造五德照本文刻字,再由如意馆裱装成册。
关于此首御制诗及玉册的制作于《清宫内务府造办处档案》中皆可窥见一二,如:乾隆五十八年二月「初六日太监梅进宝来说,总管张进喜交:御制黄纸签一张,宣纸绥边经制前引首四大字本文一张、包首纸样一张、别子纸样一张、御制《福康安等奏西藏后事宜诗志颠末得四十韵》签子本文二条。传旨:着交苏州织造五德裱做手卷一卷,要缂丝云龙包首,配袱子、别子、龙匣,其前引首四大字画一寸宽宋花边。钦此。(于七月初二日苏州送到:裱做手卷一卷,随缂丝包首、玉别、锦袱、雕龙匣呈进,交懋勤殿收贮讫)。」
又如乾隆五十八年八月十一日「懋勤殿交《御制西藏善后事宜诗志颠末得四十韵》墨刻一张、御笔《兵部奏凯旋兵丁至京由驿谷归本地营地纪事》墨刻一张,具随归入库存。《御制西藏善后事宜诗志颠末得四十韵》册页一册,阿桂敬书,紫檀盒面。在超然堂北间香几下添安。《御制西藏善后事宜诗志颠末得四十韵》册页一册,刘峨敬书,紫檀盒面。具在贮芳楼下窗户上添安。又紫檀罩盖匣一件。」
「(乾隆五十八年四月)二十九日太监梅进宝来说,总管张进喜交:青玉宝一方,上贴天贶十全之宝本文,紫檀雕龙罩盖匣一件。青玉册页一份,计十片,上贴御笔十全记本文,紫檀雕龙罩盖匣一件,匣盖上贴御笔十全记签子本文一条,传旨:具交苏州织造五德照本文刻字送来。钦此。于五十九年正月二十七日苏州送到:刻字玉册宝一分,随雕龙匣呈进,交宁寿宫讫。」又如「(正月)三十日员外郎大达塞将苏州送到:刻《平定台湾告成热河文庙碑文》青玉册页一分,计八片;刻《御制书安南始末事记》玉册页一分,计八片,随墨榻两分、本文两分,并造办处做得拉道填金,紫檀木罩盖匣二件持进,交太监鄂鲁里呈览。奉旨:将玉册页并紫檀木匣交懋勤殿,在匣上刻签字及墨榻交如意馆裱册页本文亦交懋勤殿。钦此。」据清宫档案所记载,关系国家礼制和体面的册宝,皆造办处玉作承造,而一套册宝的琢制工时需耗数月,造办处也经常请旨征调苏州玉匠,命之内廷雕琢,朝廷官员若无谕旨,不敢擅刻册宝。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批乾隆时期御制诗文玉册,诗文均选自乾隆帝御制文集和诗集,内容有关宫殿、园林、事件等。其中有三件「御制西藏四十韵」青玉玉册,每册均为四片。而从近年各拍场来看,乾隆时期玉册也有不俗的表现。本公司2015年春季拍卖会中一件清乾隆 御制青玉填金十六应真玉册以人民币2070万成交,后又有2017年秋拍中清乾隆「臣袁守侗敬书」并「臣」、「侗」二印御制十六罗汉赞玉册以1725万人民币拍出。而如本品主体以文字为重者可见2007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中的乾隆御制《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玉册,亦有人民币1018万的佳绩,资以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