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203 明 耀州青釉刻牡丹花卉纹净水瓶

耀州青釉刻牡丹花卉纹净水瓶
拍品信息
LOT号 5203 作品名称 明 耀州青釉刻牡丹花卉纹净水瓶
作者 -- 尺寸 高21.9cm 创作年代
估价 5,600,000-6,600,000 成交价 RMB 7,130,000
出版:
1.R.L. Hobson、Bernard Rackham 及 William King,《Chinese Ceramics inPrivate Collections》, 伦敦,1931年,图338
2.Roy Davids 及 Dominic Jellinek,《Provenance. Collectors, Dealers and Scholars: Chinese Ceramics in Britain and America》, Great Haseley,2011年,图版133 (中)
3.《耀州窑》,香港,2018年,页130-133,编号31
4.《中国民间收藏陶瓷大系 · 北京天津卷》 河北美术出版社,2019年,页36
5.《Marvels of Celadon》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页162,编号32
6.《釉彩的光华:耀州青瓷之美》,柯玫瑰,页76,编号15
7.《天青-冬青-月白:耀州窑陶瓷五百年》,国家文物局,2019年,编号72

此件拍品为保税状态。

备注:
1.Charles E. Russell(1866-1960年)收藏
2.伦敦苏富比1960年7月12日,编号156(£600)
3.Bluett & Sons Ltd,伦敦,1960年(£600)
4.罗杰琵金顿(1928-69年)收藏,自1960年 (£600)
5.香港苏富比,2016年4月6日,编号005
展览:
1.《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皇家艺术学院,伦敦,1935-36年,编号1347
2.《Celadon Wares》,东方陶瓷协会,伦敦,1947年,编号95

类北宋耀州窑风格青釉刻牡丹花净水瓶,此瓶为佛家用器。其造型独特,有一细长颈,细口朝上,颈部中间有尖扁轮状平台,其腹部至底足流线型端庄典雅,瓶身饰以刻划牡丹花叶纹,或因器形繁复,需分段独立拉坯塑形,再组合成器,制作耗时费力,从未广制于中国各窑,传世仅只一例可比,历代瓷器中罕有能与其聘美者。
本瓶类似北宋耀州窑风格,制于陕西耀州窑。在五代时期,陕西因浙江越窑出产优质青瓷,因而受启发,故亦开始烧造青瓷。耀州窑青釉瓷,技术、纹饰皆别出心裁,独树一帜,匠心独运,创思尽见,从不流于模仿。本品器型,应为实验多时之制品,然而始终成器极少,仅见一残片重组例,上刻高浮雕纹饰属该时期典型,出土自五代窑址,见《五代黄堡窑址》,北京,1997年,彩色图版6,图2;图版37,图4;页82,图 45: 5;及页288,图165下,图二。同期并无完整作例。
此瓶器型为净水瓶,其用途广泛,除作为寺院中的汲水用具或僧尼的供饮之具外,还可作洗濯工具。《大唐西域记》中有云:“軍稚迦,即澡瓶也,旧曰“军持”讹也。”《释氏要览》中记载了:“净瓶,梵语军迟,此云瓶,常贮水,随身用以净手”。除了作为僧侣自备的随身生活用具之外,净瓶还是举行佛事活动的礼佛器具,是佛门最为重要的“法器”。法器之所以称之为“法”,是因为佛教用具中应该处处体现出教义的内涵及戒律的要求。随着佛教的中国化,净瓶的功能日益丰富,兼日常用具、法器、礼佛用具、供器于一体。图像资料多见于石窟壁画、佛教地宫,如莫高窟第10窟中洪辩和尚树下禅修,树枝上挂着一净瓶。法王寺二号塔地宫门扉阴刻侍女持净瓶的图案。金铜造像中多见菩萨手持净瓶。
除大批烧制之青瓷外,耀州窑亦有创制器型、纹饰繁复之珍品,精巧独特,费工耗时且难于仿制。直立式瓷器,制作及加饰较为费时,烧制时占窑中位置甚多,且烧造困难,故耀州窑鲜有出品,本瓶即为其中罕例。现存文献仅记载一例可比,现属波士顿美术馆 Charles B. Hoyt 收藏,制于同期,尺寸相近,唯纹饰有异,环绕瓶身花卉纹饰较窄,其下再有两道花瓣纹,一道朝上,一道朝下,故该瓶与本品并非成对,应属独立设计,见 Tseng Hsien-ch’i 及 Robert Paul Dart,《The Charles B. Hoyt Collection in 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波士顿,1964-72年,卷 II:《Chinese Art: Liao, Sung, and Yüan Dynasties》,图版49(图三)。
本品出自琵金顿雅蓄,由琵金顿购自著名藏家 Charles Ernest Russell (1866-1960年)。Russell乃同代最具远见藏家之一,曾收藏“大维德青花对瓶”其中一瓶,亦为元代青花及清朝御瓷鉴藏家,眼光独到,领先同侪。其宋至清代收藏部份载于1931年R.L. Hobson出版文献,其中数件由大维德爵士购入,现藏伦敦大英博物馆,约六十多件在其身后售于伦敦苏富比,多为宋代珍器。本瓶曾亮相1935年伦敦皇家学院 International Exhibition of Chinese Art 展览,该展览为历来最重要之中国艺术品展,借展逾三千件珍品,来自全球各地,Russell本人亦借出16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