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211 明 藤田世传 蓝兔毫「天目」茶盏配十四世纪 黑漆嵌螺钿盏托

藤田世传 蓝兔毫「天目」茶盏配十四世纪 黑漆嵌螺钿盏托
拍品信息
LOT号 5211 作品名称 明 藤田世传 蓝兔毫「天目」茶盏配十四世纪 黑漆嵌螺钿盏托
作者 -- 尺寸 直径12cm;高17cm 创作年代
估价 10,000,000-15,000,000 成交价 RMB 20,125,000
出版:
高桥义雄,《大正名器鉴》,东京,1921-1925年,卷6,页23,图见页22

此件拍品为保税状态。

备注:
1.足利义政将军(1436-1490)旧藏“东山殿御物”(传)
2.味杏堂(1615?-1690)收藏,京都道正庵主人
3.藤田德次郎收藏,大坂 [藤田伝三郎之次子(1920年代)]
4.伦敦苏富比,2016年11月9日,编号108,成交价:英镑 1,085,000

竞投本件拍品,请与本公司有关业务人员联系提前办理特殊竞投号牌。

类南宋建窑风格蓝兔毫“天目”茶盏,此盏唇口微侈,口沿包镶金属扣,外壁口沿下一圈微束,便于持取,精到考究,乃美观与实用并举之作。内底平,圈足,足心浅挖,足际稍宽,修足规整。里外满施黑釉,外壁釉不及底。接近底足处积釉,形成垂珠,绀黑黝黝,宝光外露。釉面析出蓝色兔毫纹,丝丝绵长,边廓清晰,条达有力,毫色发出幽幽蓝光,沁人心脾。底部露胎处,可见铁褐色胎土,厚实稳扎。下配黑漆嵌螺钿盏托,盏托由圆形盏、圆形外盘和外撇圈足三部分组成。盏托整体以嵌螺钿装饰。
建窑黑釉茶盌之赏鉴,与日本茶道宗师与收藏家息息相关。在日本,宋代建窑茶盏广得崇敬爱慕,其日文名称“天目”也随之流传千里,成为现今通称此类黑釉器盏之名。古时,黑釉茶盏多藏于佛寺,用之奉茶以养身心,茶盌质朴素雅,合适作为供佛仪典之器。盏沿下一圈微敛,为持用方便而设,胎厚扎实,保茶汁温热而不烫手,釉黑润亮,托衬宋时点茶击拂茶水后,所得茶面细沫,白黑相映,瞬息美哉。
蓝兔毫者,举世稀珍,其釉色盈润光洁,与建窑名品油滴相类,唯纹式有异。细观蓝兔毫纹理,纤俊秀逸,加之蓝色窑变,宛若清清细雨,随天空而起,飘然落,又如屡屡水波,伴明月,邀静夜轻风,拂水过。建窑蓝兔毫,谦素而内敛,黑盏作茶,击拂见白花,清晰可辨,易于观色,宋人尽皆追之。徽宗赵佶,钟迷茶事,曾言道,“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镰仓时代,大宋精髓随禅宗东渡,导日人尚建盏、研茶道、修禅门,人尽奉之,以为至珍。
漆器镶嵌工艺是中国古代漆工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它包括嵌松石、螺钿、牙骨、竹、玉、银、铜、百宝嵌等。其中的漆器嵌螺钿工艺始于距今3000年前的西周时期,唐代有河南出土的嵌螺钿云龙纹铜镜,五代有浙江慧光塔出土的嵌螺钿经箱,宋代有传世的嵌螺钿盘等。
馆藏资料中,《唐物天目》,茶道资料馆,京都,1994年,收录一系列天目盏,包括数件日本国宝及福建器物作例,其中国立京都博物馆与德川美术馆藏禾目建盏,类同此件拍品,不过兔毫呈铜褐色细毫泛银辉,珍稀度不及本件蓝毫,页19ff,图版10、13、15、16。成功烧出如此蓝色釉者甚少,建窑遗址碎片堆中亦是少见,仅发现寥寥数例。另一例银毫藏于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Hare’s Fur, Tortoiseshell, and Partridge Feathers. Chinese Brown- and Black-Glazed Ceramics, 400-1400》,哈佛艺术博物馆,剑桥,马萨诸塞州,1996年,图版83。
香港苏富比于2016年04月6日,曾售出一件建窑银兔毫茶盏,此盏来源于罗杰琵金顿旧藏,以584万HKD的价格成交。在2017年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俊雅清凝——乐从堂藏宋瓷粹珍专场中,一件建窑黑釉兔毫茶盏,以346万HKD落槌。2015年4月5日,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释出一件同器型银毫盏,以308万HKD的价格成交。
本品传承有序,来源清晰,早年由足利义政将军(1358-1408)旧藏,并题“东山殿御物”(传),后由味杏堂(1615?-1690)收藏,京都道正庵主人,转让至大坂的藤田德次郎(藤田伝三郎之次子)后,于2016年11月9日在伦敦苏富比释出,器物编号108。曾出版于高桥义雄,《大正名器鑑》, 东京,1921-1925年,卷6,页23,图见页22。

日本传世的建盏“唐物天目”
——兼谈著录于《大正名器鉴》的藤田家旧藏建盏名品
金立言(景德镇东方古陶瓷研究会常务理事/佳趣雅集学术顾问)
在日文中的所谓“茶陶”,指的是传统茶道中使用并鉴赏的陶瓷茶道具,有茶碗,水指(盛水的器具),花瓶等器物。除了日本本国的器物以外,很多都是舶来品,包括唐物(中国)、和物(日本)、高丽物(朝鲜半岛)、南蛮岛物(东南亚)、阿兰陀(荷兰)等等,这些作为“茶陶”传世的陶瓷数百年来在茶道仪式中频繁出现,这一点从流传至今的大量《茶会记》文字内容中可以轻易得到证实。
茶碗作为茶道中最重要的器具不可或缺,因为在茶会中,茶碗是惟一在主人与客人、客人与客人之间人手相传的茶道具。品茶之余,可以拿在手中端详鉴赏的也只有茶碗,相比之下,其他茶道具不具备上手把玩的条件。从古至今,在茶道中最受推崇的茶器首推“唐物天目”。2016年12月,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辑的《三叠五缾》专场图录,其中收录了拙文《从中国陶瓷看日本文化》,谈及日本鉴赏龙泉窑青瓷的来龙去脉,惜未涉及建盏,今喜见名品一例(请保利自己配图多张)出现于保利春拍,草就短文,介绍传世并秘藏于日本的“唐物天目”,以飨读者。
一 “天目”语源
“天目”一词源自镰仓时代日本僧侣渡海赴宋求法,于浙江天目山把建窑茶碗带回国的事迹。文献记载始见于日本建武二年(1335),其后作为特指束口造型的茶碗而沿用下来。需要注意的是,把“天目”与“茶碗”两个词连接起来合成“天目茶碗”的说法出现甚晚。据茶器研究专家竹内顺一的梳理,1 陶艺家真清水藏六在1918年撰写的《陶寄》或为此称呼之初始。后来,工学博士塚本靖在1935年出版了《天目茶碗考》,(图1)将此语汇进一步广为普及。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目”的概念不断扩大,后来索性把所有施黑釉的陶瓷统称“天目”,如著名学者小山富士夫及西田宏子等人(图2)的著作即沿用了此一广义的概念。2 而狭义的“天目”依然在茶道系统中传承使用,这里仅限定为束口形状的茶碗。
聚焦“天目”的展览会也举办过多次,比较著名的包括,1979年日本德川美术馆与根津美术馆合办的“天目”,1990年京都的茶道资料馆与福建省博物馆合办的“唐物天目——福建省建窑出土天目と日本传世の天目”。前者不仅有日本传世的建盏与吉州窑茶碗的名品,还包括濑户窑烧造的“和物天目”以及漆器天目台等相关附属器物,内容充实。后者,中日合办的“唐物天目”,该展览的意义在于将建窑窑址的出土品与日本的传世品聚集一堂,拓宽了两国研究者及收藏家的视野。
二 室町将军家与《君台观左右帐记》
15世纪末至16世纪初,由负责室町幕府足利将军家文物鉴赏的“同朋众”(在足利将军左右掌管艺文活动的专业幕僚团队,有的文章翻译成“将军的朋友们”,纯属望文生义)编纂的《君台观左右帐记》(图3)问世,其中关于茶碗的记载广为人知,影响深远。
文中谈到“曜变”“油滴”“建盏”“乌盏”“鳖盏”“能皮盏”“天目”七种名称,不仅描述了各自的特征,还谈到了当时的市场价格,饶有趣味。
曜变:建盏之无上珍品,乃世间稀有物。其釉黑,满布浓淡不一的琉璃状星斑,又有黄色,白色及极淡的琉璃诸色夹杂其中,有如织锦般的釉色,属万匹之物。
油滴:第二重宝也。其釉亦黑,内外浮现泛淡紫的白星斑,较之曜变,存世有量,五千匹。
建盏:不比油滴差。其釉亦黑,上有银色之斑斓,有的也带有如油滴一样的星斑,三千匹。
乌盏:造型同汤盏,胎釉同建盏,大小各异,价格低廉。
鳖盏:胎土同天目,黄釉,黑釉皆有,见花鸟等各种纹饰之。千匹。
能皮盏:胎土亦同天目,釉色黄褐相间,内外浮现泛淡紫的白星斑,价格低廉。
天目:最为常见之物,以灰被为上,不为御用,不足估价。
上文的记载中值得留意之处不少,略述如下。
以“曜变”为极品,从今天传世于日本的三件“国宝”来看,无不釉色斑斓,流光溢彩,的确是窑火天成的神品至宝。文中的“万匹”相当于十万文。据《室町时代における米价表》一文的研究,《君台观左右帐记》问世的15世纪末至16世纪初,一石米约769文,这样看来,十万文确为一笔巨资。值得注意的是,近年谢明良教授考证认为,流传在日本的“曜变”名品极有可能是源自明成祖下赐足利义满的赏赐品,即在永乐四年清单的“黄铜镀金镶口足建盏十个”之列。3
“油滴”作为紧随其后的名品容易理解,现藏大阪东洋陶瓷美术馆的油滴茶碗有来自安土桃山时代枭雄丰臣秀吉(1536-1598)之养子丰臣秀次(1568-1595)的传承,是日本仅有的八件“国宝”中国古陶瓷之一。问题是,对于排名第三的“建盏”之描述语焉不详,既说出了“兔毫”的特征,又夹杂了“油滴”的成分,难以捉摸。不仅如此,前文说“曜变”是“建盏”中的无上珍品,从文脉上看,这里的“建盏”似乎是泛指以“兔毫”(日本称之为“禾目”)为代表的福建地区出产的黑釉茶碗。
“乌盏”的概念更为模糊,当前日本陶瓷学界也莫衷一是,由于日本也有器足露胎处涂铁黑色的北方窑黑釉茶碗流传于世,如德川美术馆之例至少可追溯至到江户初期,故有所谓“北方天目”之说,详细待考。4
(4)“鳖盏”及“能皮盏”的特征描述清晰,皆为江西吉州窑所产,指的是玳瑁釉及剪纸贴花类的器物。日本传世的吉州名品亦多,包括自江户时期在加贺前田家流传的之木叶斗笠碗(现藏大阪市立东洋陶瓷美术馆),不仅木叶的形状及脉络格外清晰,而且还有釉上描金的痕迹,弥足珍贵。除茶碗之外,近年佳士得纽约推出的临宇山人珍藏剪纸贴花凤纹瓶也是一例,带有大阪鸿池家的传承,可追溯至江户时代,曾被日本政府认定为“重要美术品”。由此可见,自室町至江户,福建建窑与江西吉州窑的相关器物都是颇受重视的茶器名品。
(5)《君台观左右帐记》中的“天目”概念非常费解。德川美术馆前学艺部长佐藤丰三考证为“除了建盏之外的所有唐物茶碗”,5 而其中提到的“灰被”茶碗,在近年确认为福建茶洋窑所产。
阅读《君台观左右帐记》需要注意写本的问题,原底本早已失传,目前受到学界重视的写本有四五种之多,以日本东北大学图书馆所藏的狩野家抄本广为人知。6 本文所引也是自狩野家抄本翻译而来。总而言之,针对建盏的品评,《君台观左右帐记》确定了“曜变、油滴、兔毫”为前三甲的排名次序,对“唐物天目”的鉴赏观影响深远。
三 本次保利春拍的藤田家旧藏建盏
如前所述,室町将军以拥有“唐物天目茶碗”为至高荣耀,此风尚被之后战国时代的织田信长(1534-1582)、丰臣秀吉(1536-1598)、德川家康(1542-1616)等枭雄所继承。上行下效,同时期其他的战国武将也同样热衷收藏名品茶器,有的巧取豪夺,有的重金收购,留下诸多轶闻故事。叱咤风云的战国武将积极搜求茶器名品确系史实,人们甚至以“名物狩”一词来形容炙热的茶器收藏热潮。
就本次保利拍卖的此碗之传承来历而言,根据木盒题签所记,或可追溯到室町时代东山御物的相关传承。历史变迁,到了江户时代享保年间(1716-1736)此碗流传到京都道正庵主人味杏堂之手。据著录该碗的《大正名器鉴》(图4)所述,味杏堂收藏各类茶器颇为丰富,也经常邀请当时的显贵如近卫家熙(1667-1736)等人组织茶会,一时传为佳话。味杏堂收藏过的器物,后来也散佚坊间云云。
明治维新以后,此碗转入藤田家族收藏。藤田传三郎(1841-1912)是著名的近代企业家,他在由江户幕府转型到明治政府的过程之中,积极参与了军火制造,销售,各种军需用品的产供销等一系列活动,积累了巨额资产。其后,更进一步涉足土木建设,矿山开凿,电铁运输等诸多方面的开发运营,成为近代日本综合大型商社体制的奠基人之一。7
藤田传三郎收藏宏富,晚年尤其倾心茶道。在他的影响下,长子藤田平太郎(号:江雪)及次子藤田德次郎(号:耕雪)也都继承了爱好文艺,重视收藏的家庭传统,1954年藤田美术馆开馆,包括国宝的曜变天目(图5) 在内的众多珍品对大众公开展览,一时传为佳话。光阴似箭,珍宝归途,近年在佳士得纽约拍卖中释出的中国文物瑰宝皆源自藤田美术馆,其中宋代画家陈容的九龙图是该专场图录的封面作品,得到了艺术市场的高度认可。
谈及此建盏,《大正名器鉴》的编著者高桥箒庵(1861-1937)(图6)在该书中明确记载,当时他是在藤田德次郎的家中欣赏到此碗。那么毫无疑问,这件唐物天目名品百年前的确秘藏于藤田家。
日本茶道传统里鉴赏建窑“唐物天目”,首先要求碗型端正挺拔,口沿内收呈现束口构造,口径在12公分左右,作为茶碗彰显其实用性,适于饮茶。其次,内外施釉均匀,胎釉分界一目了然。再次,茶碗内壁更要求施釉均匀平滑,不能一边釉厚而另外一边釉薄,釉面不能有波浪起伏的现象。
茶碗的碗心在茶道中称之为“镜”,此处釉面尤其要求平滑均匀。对照以上标准,此碗符合规制,堪称为日本传世的名碗至宝之一,尤其是釉面布满银斑,介于“油滴”与“兔毫”(日本称“禾目”)之间,光彩照人。更加值得注意的是,此碗的斑纹色泽随光变幻,宛如七色彩虹,熠熠发光,好似呈现“曜变”的神秘之趣,幽蓝悦目,不禁令人赞叹古物有灵,窑火天成。其实,日本茶道传统的鉴赏体系中对"曜变"及"油滴"的区分也并非一成不变,如《大正名器鉴》中收录了六例"曜变"茶碗,其中包括根津美术馆藏品,其古旧木盒上也有"曜变"的墨书题签,但该碗现今归到"油滴"的门下。
四 关于《大正名器鉴》
收录了藤田家旧藏的这件建盏名品的《大正名器鉴》是近代日本关于传世茶器的集大成之鉴赏图录,出版于1928年,共11册,收录了875件茶器,包括茶入及茶碗两大类(图7)。全书由高桥箒庵负责编辑,助手的高桥龙雄及山口铁市二人也贡献甚多。其中,前7册为茶入部分,唐物茶入144件,外加和物茶入等,共有436件。后4册为茶碗部分,共收录包括唐物天目在内的茶碗439碗。
本套图录极为精美讲究,图版的大部分都按照器物的实际尺寸制版。最具特色的是,在叙述了每件茶器的特色及传承后,还单独辟出 “实见记”一项,把编者亲手观摩的情况记述得具体细致。比如本专场中的这件茶碗,高桥如下记录了当时的观后感“大正九年(1920)五月八日,于大阪市北区东野田町藤田德次郎宅观览。碗包铜口,并无瑕疵。碗壁内外布满禾目(日本对兔毫的称呼)斑纹,其中夹杂有油滴的特征。器足上部的釉面颇为厚实,胎土乌黑缜密。器足的轮廓柔和,略微高出水平面而已。整体的釉色光泽美不可言。
高桥箒庵(1861-1937),本名高桥义雄,茨城县人。他出身于没落武士家庭,年少时生活穷困却自强不息。年长后听说在东京的教育家福泽谕吉招贤纳士,便毛遂自荐前往应试,就学于庆应义塾。学成之后作为《时事新报》的记者施展才能,受到政商界前辈的关注而转行实业。他先后任职于三井银行大阪支店,三越百货店,王子制纸,担任要职。由于对茶道的倾倒,51岁时毅然辞去所有公职,全身投入文化艺术生活。此后硕果迭出,陆续出版了《东都茶会记》,《大正茶道记》,《昭和茶道记》等一系列《茶会记》,详细记录了当时活跃于政经各界之名流雅士所举办的茶会情况,生动细腻。通过这些文字,他不仅将参加茶会的主人与客人之间的交流刻画得生动传神,同时也描述了每次茶会所使用的各类茶道具,在研究茶陶的使用及传承方面极具参考价值。1929年出版的《近世道具移动史》更成为追踪书画古董在近代日本社会中流转传承的必备之作。
值得一提的是,在出版了《大正名器鉴》之后,高桥箒庵不仅将一部呈献昭和天皇御览,并于东京帝国饭店举办了盛大的“大正名器鉴告成会”,将收录的多件名碗展陈于正中的特设空间,场面隆重,成为传颂一时之盛事。8 针对《大正名器鉴》,高桥箒庵在书成之后作出如下感慨,叙述了执笔的目的及编辑的过程,兹翻译如下。
“茶道肇始、历经450年。其间、经茶人过手赏玩之“名物茶器”不计其数。
千利休(1522-1591)以前的茶书中所记载的茶器称为“大名物”、之后到了江户时代宽永年间(1624-1645)、小堀远州(1579-1647)所甄选的茶器称“中兴名物”、茶人代代人手相传、视若拱璧。
江户时代、以上“名物”秘藏于将军、诸大名、达官贵人的宅邸深处、其庐山真面目难得一见。茶道界中的有识之士、曾经也有编纂“名物集”的活动。特别是宽政年间(1789-1801)、松平不昧(1751-1818)花费了9年时间、编集了《古今名物类聚》18册、蔚为壮观。
当时、诸大名无不将这些名物茶器各自秘藏于自己的领地、鲜少示人。松平不昧贵为藩主、领18万石的奉禄、雄厚的财力得以编辑上记大著。需要指出的是、其内容有的仅基于传闻轶说。而且、不同于今日、没有照片图版、读者终觉隔靴搔痒、无法看到器物的真实面貌、诚为憾事!
有感于此、我发愿竭尽全力编辑“名物茶器”的图集。为此、51岁时毅然辞去所有公职、进而全身心地投入此项文化事业。首先、从制定计划开始。自大正元年(1912)起、我花费了5年时间筹划相关事宜、然后便投入到联系藏家的阶段。说来简单、由于茶器的类别丰富多样、欲求全则不达、所以决定从“茶入”及“茶碗”此两类茶器之代表品类着手。
茶器名品的藏家之魁首推松平直亮伯爵(松平不昧之曾孙)、据云、他家藏有天下名物之7分之1。我到访位于四谷元町的松平宅邸后、开宗明义地将欲效仿其高祖父松平不昧编辑《古今名物类聚》之壮举、重新编辑名物茶器图集的目的加以阐述并恳请其协助、立刻得其欣然许诺。不仅如此、伯爵又好言勉励一番、我顿时有如得到了千军万马般的干劲。如此这般、大正7年(1919)5月、其置于的东京的藏品38件得以摄影。接下来、同家在松江市土藏库房内的55件茶器亦得以亲自掌中观摩、我感到无比喜悦。
同年11月、传承了江户幕府秘宝的德川家达公爵应约受访。他也爽快地赞同此项出版计划、“茶入”13件及“茶碗”6碗得以收录其中。更感欣慰的是、他还联络了德川家族其他诸氏、请大家了解并协助此项出版规划。
其后、我又陆续拜观了流传于岛津家、毛利家、前田家、浅野家、细川家等处的名品。
综上所述、计算下来、茶入部分共436件、由100位藏家提供。茶碗部分共439碗、由118位藏家提供。如此、从大正1917年开始实际操作直到1926年12月、花费了整整10年的编辑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至此、《茶入之部》全5编及《茶碗之部》全4编付诸印刷、总体冠以《大正名器鉴》之名。
此项事业、于物质及精神的两方面皆历尽艰苦辛劳、但对于我来说、的确完成了前人未及的一件大事、颇有成就感。另外、茶道肇始至今、还没人亲手观摩过如此众多的名物茶器、这一点尤其令我感到骄傲。
(译自高桥箒庵《箒のあと》1933年 秋丰园出版)
与“砧青瓷”(KINUTA)一样,“天目”(TENMOKU),“油滴”(YUDEKI)等日本创造的汉字词语现在已经成为国际通用的陶瓷语汇,亦可见中国陶瓷与日本文化交流之深入。不仅如此,流传在日本的宋瓷数百年来人手相传,釉光亮丽,极具传世品敦厚内敛之美感。这一点在作为茶道至宝的“唐物天目”中体现地尤为突出,置于掌中,流传有序的浓郁气息扑面而来。
一生旅居日本的著名华人作家陈舜臣在随笔《油滴天目茶碗》9中深情写道:“同为名品,有的远观就足够了,有的却控制不住自己,一定要上手把玩。此碗口部微微内敛的造型给了整件作品紧凑的视觉效果,好似在看一幅笔触轮廓清晰的画作。而五彩斑斓的滴珠在漆黑的釉面中或隐或现,华美又不失含蓄”。此段优美的文字言简意赅地描述了作家看到日本国宝油滴天目茶碗的感想,现在拿来用在保利拍卖的此碗上也非常恰当。如前所述,“油滴”本是日文汉字词汇,在《格古要论》中也称“滴珠”。时过境迁,珍宝归途,数百年来流传日本的“唐物天目”建盏名碗重新现身艺术品市场,有识之士定能慧眼识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