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5145 清乾隆 洋彩胭脂红地番莲开光御题诗壁瓶成对

洋彩胭脂红地番莲开光御题诗壁瓶成对
拍品信息
LOT号 5145 作品名称 清乾隆 洋彩胭脂红地番莲开光御题诗壁瓶成对
作者 -- 尺寸 长20.5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3,000,000-5,000,000 成交价 RMB 5,520,000
出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编:《弘历的世界》,编号93,上海书画出版社,2021年
「乾隆年制」款
备注:
• 1960-70年代英国驻日本外交官购自日本,1970年代后收藏于伦敦泰晤士河畔京斯顿皇家自治市宅邸

展览:
• 保利艺术研究院、保利艺术博物馆,“弘历的世界——乾隆御制诗文稿、兰亭图帖缂丝卷暨重要宫廷艺术特展”,北京,2021年04月23日-05月10日

本品瓶成对,束颈,倭角长方形腹,胫部下收,双螭龙贴瓶颈作耳。采乾隆朝典型的粉彩纹样,以胭脂红铺地,上用各色彩料绘饰。颈部蝙蝠番莲纹,腹部开光周围为缠枝花卉纹,两侧为螭凤纹,胫部绘朵花纹一周和蕉叶纹一周。各部分连接处和开光外均描金。腹部居中开光内墨彩书《咏挂瓶》御制诗一首:
大邑冰瓷巧就模,撷芳随处贮琼敷。
邮程水陆延群玉,风月三千护蕊珠。
不是文殊命童子,定为长吉背奚奴。
一尘弗染诸縁静,岂识寻常有菀枯。
印文:落“乾”、“隆”红色阴阳文款。
此诗录于《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御制诗二集》,卷八十一,此集成书于乾隆二十三年八月(1758年),故本壁瓶应为沿用唐英设计样稿之式样作品。底施松石绿釉,正中落“乾隆年制”矾红单行四字款。本品出处体现出雍容浓郁的宫廷气息,为乾隆一朝壁瓶器类的经典之作。挂于三希堂内的一对仿文竹釉御制诗双耳壁瓶上所题御制诗便与本品一致,据档案记载乾隆二十三年八月层秋狩于木兰围场,此诗应是乾隆皇帝赴木兰途中所作,归来后便命人烧制在壁瓶之上。
壁瓶又名轿瓶,于万历年间创烧,嗣代有烧制。御题诗瓷器是乾隆朝独创,而壁瓶亦是最早的御题诗烧制在瓷器上的样式,据《清档》录载《奏折文稿》得知:乾隆七年,唐英奉旨烧成御题诗轿瓶十二件,造型多样,并拟来年春另酌款式再制几件。《唐英督陶文档》亦记载:“乾隆十年六月二十三日,司库白世秀副催总催达子来说太监高玉,交御题诗一首,传旨将此释文交与唐英烧造在轿瓶上,用其字并宝玺酌量收小,其安诗地方并花样亦酌量烧造,钦此。于本年十二月十七日,司库白世秀副总催达子,将唐英烧造得御制诗轿瓶十二件持进交太监高玉呈进。”文中表明,御制诗壁瓶的烧制最晚不过乾隆七年,由乾隆皇帝传旨督陶官唐英烧制。
乾隆皇帝对壁瓶的喜爱,可见其曾在《紫地开光花卉壁瓶》诗中写到:“官汝称名品,新瓶制更嘉。随形供啸咏,沿路撷芳华。挂处轻车称,簪来野卉斜。红尘安得近,香籁度帷纱”,乾隆在位六十年,曾多次巡幸天下。在长途跋涉中,他随身携带壁瓶,将其挂在轿子内,善心悦目。如此外,乾隆书房“三希堂”的墙上共挂有十四个轿瓶,可以说壁瓶未曾离开过乾隆皇帝的生活,体现弘历的文玩趣味。凡所见瓷器名品,皆曾裁为壁瓶,样式众多,以有御题诗的最为精贵,正如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记载:“康雍乾三朝绘画不题字之品为最多,有题字者较少,若题字必精楷,又以御制诗为至珍贵。”
查阅公私收藏,如本品书《咏挂瓶》一诗的壁瓶,见故宫博物院清宫旧藏一例“清乾隆 仿文竹釉御制诗壁瓶成对”,以文竹釉为色地开光御题《咏挂瓶》诗,著录于《帝王与宫廷瓷器》,紫禁城出版社,页431;另参考一近例,造型与本品一致,亦饰双螭耳,花卉纹开光御制诗《咏挂瓶》,唯色地与本品不同,释出于香港苏富比2011年10月5日,编号1904,均可以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