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0451 李水歌 黑猫 镜心

黑猫
拍品信息
LOT号 0451 作品名称 李水歌 黑猫 镜心
作者 李水歌 尺寸 180×90cm 创作年代 --
估价 180,000-250,000 成交价 RMB --


展览:“教学相长——当代学院工笔、水墨作品展”,保利艺术博物馆,2013年11月8日-11日。
李水歌的作品中,没有“成教化,助人伦”的伦理道德说教,也没有对现实和社会的价值判断。只有一片纯净的情思,在充满画意的意境空间中流动。她的作品用笔纤柔细致,笔致优雅,笔法多变,造型不苟。她的画中用色很少,大多以水墨为主,她的画构图不受固定空间的限制,物象主次、聚散对比处理得极有分寸,自由灵活,匠心别具。在意境的营造上,她更注重整体气氛的传达,着意营造一种朦胧、轻灵、清幽、淡远的韵味,带有浓厚的东方风味与古典情思。英国人勃莱克说:“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国。 ”李水歌作品中的一花一草都留下了她灵性晕染的印迹,负载着画家无限的深意、无边的深情。李水歌对物象深细的刻画,表现出的是丰富的人性美和生命情调,因而她的作品才会产生持久的感染力。她的作品无心“娱意于繁华” ,因此能游心于物外。她笔下的这些极富灵性的花鸟虫鱼、芦苇、衰荷、松果等等,都能突破形似的追求,超越了照相机似的“意之浅者”的写实限制,表现了他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深厚喻意,意在突出“意之大者”的意象空间,反映出画家以有限向无限的扣问。
工笔与精神
从战国时代发展至今,“尽其精微”四字一直以来都是指导工笔画发展的核心,画家们通过“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的思想以追求神与形体的完美统一。这一追求的实现过程艰辛而漫长,在经历了唐代的写实风格、北宋的工笔花鸟以及明末的西学东渐以后,工笔一脉在不断迸发着新的能量。岁月的洗礼及传承的残酷没有使之逐渐消失殆尽,而是在年复一年的雕琢之下愈加光彩夺目。
通过本专场中出现的作品,人们可以领略到当代画家在扎实的传统笔墨基础之上,融入自己对当代工笔精神的解读,从而创造出的富有当代意味的水墨作品。徐华翎的“之·间”系列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营造出了一种令人沉醉其中的唯美氛围,在过去、现在、未来之间构建出了一架朦胧的桥梁。李水歌笔下的这些极富灵性的花鸟虫鱼、芦苇、衰荷、松果等等,都能突破形似的追求,超越了照相机似的“意之浅者”的写实限制,表现了他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深厚喻意。魏魏则赋予了他的作品一种诗歌般的情怀,描绘的景物如童话般细腻而富有灵性。陈林在传统中国美学的范畴内嵌入了对西方艺术的解读,并使之摒弃茅盾,成功的融合在了一起。刘临的作品继承了他心无旁骛的处世态度,于取精用宏中显现智慧,于传神写心、意境典雅中独树一帜。郑庆余的工笔人物造型则颇具现代感,形体的准确无误与空间的起承转合构成超现实的世界。
时至今日,当代精神已经给予了工笔画一个更广阔的发展机遇,当代画家们选择了一种保持相对独立的创作状态,对传统中国文化进行了重新认识与挖掘,他们吸收了东西方新视觉艺术语言的元素,扩展了材料、技法的新领域。将传统工笔画的勾勒、渲染,平面表现的装饰性以及西方写实主义手法和梦幻般的意境都融入到当代工笔画中,由此使工笔画从传统走向当代社会,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繁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