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696 八大山人 葡萄鸟石 立轴

葡萄鸟石
拍品信息
LOT号 3696 作品名称 八大山人 葡萄鸟石 立轴
作者 八大山人 尺寸 160×47cm 创作年代 --
估价 2,000,000-2,800,000 成交价 RMB 2,530,000

题签:八大山人葡萄鸟石精品。王震题签。钤印:白龙山人
题识:维之如此细,方之何处期。无端内河里,一字忝鸥兹。八大山人。
钤印:八大山人、何园、十得、浪得名耳
八大山人《葡萄鸟石》画赏析
本幅花鸟立轴,水墨纸本,纵160厘米、横47厘米。画中题字:“维之如此细,方之何处期,无端内河里,一字添致兹。”图中钤印均为八大印款,“十得”朱文方印,“八大山人”白文方印,“何园”朱文方印,左下角钤“浪得名耳”白文方印。八大山人即朱耷,清初画家,一生有诸多印款,印繁而画简。据考,“何园”、“十得”双印为八大晚期所钤用,故此画应作于他晚年时期。
此图用泼墨写意之法绘藤、花叶与果、石与鸟。布局亦险侧取势,左侧几只花藤蜿蜒向上伸展,藤或粗或细的长线条一气呵成,极见书法筋骨内含的功力。细线在画面的洋洋洒洒,不由得连接着画面的各个部分。图中四簇团叶,各具姿态,各就其位,布局平稳,疏密有致,呼应对照,浑然一体。以墨色晕染墨笔勾勒,用浓淡墨色来区分阴阳向背,颇见其写生功力。右下一块圆浑的岩石,有不稳定的动势。岩石的勾廓极其简括,寥寥几笔圆转的皴法,在表现体面质感的同时,并见笔墨的混融灵和。石面上伫立一小鸟呈附身状,瞠目圆嘴,其低头弓背的形态,流溢着一种神气,颇耐人寻味。
全图形体简约而寓意深晦,笔致柔和,勾线凝练洒脱;点染混用,点叶勾花纷披随意,透出清逸潇洒的情趣。图上的花藤与岩石左右对峙,布局在奇险中求得平衡,为八大山人晚年图式结构的特点。整个画面构图简、形简、笔简,但不失神态,仍有逸气横生、洒脱自然、淋漓尽快之感。
简约,是笔墨的,也是气息的;虽是来自于视觉的感受,但它又是出自心里的体验。八大山人的绘画既不是简约的使人看不出形象的抽象概念,也不是未经加工的表象翻版,而是一种半抽象的艺术形象,继承前人,又不落俗套。
八大的线条浓淡干湿变化莫测,墨彩飘逸明净,“笔中有墨,墨中有笔”,“用笔圆中带方,正锋兼侧,柔中含刚,拙中藏巧,干湿兼具。行笔疾而徐,按而提,走而留,顺而逆,重而轻”。墨之极淡处见其深厚和韵致,墨之极浓处见其浓情和灵动,自古被寄寓以人格修养的笔墨,在八大山人这里达到了出其不意的精妙至微,并与他离奇的身世和怪诞的画面交相辉映。
八大山人的大写意花鸟画最富有个性,成就突出,更为世人所瞩目,堪称中国文人的艺术典范。他的绘画作品以形写神,变形取神,作品往往缘物抒情,以画明志。他的画重视生活的感受,强调独抒性灵,在绘画中融入自己的思想感情,进一步发展了泼墨写意的画法,振兴了当时画坛,对后世也产生了深远影响。从八大山人的创作中,可以体会到真正的艺术是一种诗意的凝聚,一种精神的贯注,一种充盈的生命力的律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