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518 李琦 1995年作 女性之光 立轴

女性之光
拍品信息
LOT号 1518 作品名称 李琦 1995年作 女性之光 立轴
作者 李琦 尺寸 180×96cm 创作年代 1995年作
估价 无底价 成交价 RMB 4,140,000
著录:《李琦书画集》,第60页,保利艺术博物馆。

展览:李琦书画展、李琦冯真家藏展,2013年10月。
这幅巨幅画像气势恢宏,又凝重酣畅。画中人的体态神情有着泱泱大国的国家名誉主席的气度,又展现了东方女性的端庄文雅的气韵。画中主人公手捧白鸽凝目远方,这既是她生前生活的真实写照,又寓意她对人类和平幸福实业锲而不舍的追求。
舒格 / 文,摘自《辽望周刊》1955年9月18日
《女性之光》中的宋庆龄仪态端庄、和蔼,对未来充满信心。她既有泱泱大国国家名誉主席的非凡气度,又具有东方女性的优雅风韵,真可谓妙笔传神。
画家通过画中人手托白鸽这一细节,使作品包含了这位伟大女性为人类的和平事业奋斗终生的寓意。通过画面,人们不仅可以看出宋庆龄衣服、面貌的美,也可感觉到她心灵、思想的美。
在绘制技法上,这幅画也有新意。它既保持了画家一贯的洗练画风,又运用、发挥了工笔重彩之色彩醒目、描绘入微的长处,使这幅肖像画在形式和内容的结合上达到了完美的境界。
侯尔瑞 / 文,摘自《中国文化报》2003年3月6日
李琦在创作出《先行者——孙中山》之后,就开始构思画孙夫人宋庆龄。1995年第一次世界妇女大会即将在北京召开,促进李琦上马画宋庆龄。
为了表现宋庆龄平凡人性生活的一面,李琦叫我去花鸟市场上买一只白鸽。买来后他早晚揣摩。当然,宋庆龄绝不只是一个充满生活气息的温厚女性,还是具有怡然大方气度的女政治家。所以他想到用唐宋庙宇壁画中常用的单线平涂加工笔手法,挺拔饱满而带有弹性的线条,甚至带有装饰性的排线在画面里构筑起硕大优美的身躯,承托着端庄自信并微笑着的脸部,乌亮整齐的头发更凸显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尊严,这是中华民族女性美最高规格的组合!最有力度的女性美!
冯真 / 文
名家对李琦艺术的评价
李琦擅长以简练的艺术手法,创作出耐人寻味的作品,所用的作画工具和材料是毛笔和宣纸,一笔下去就无法改动,是高难度的画。他独特的风格和艺术,在国内外获得了广泛好评。他以刚健的笔触画在宣纸上,把人物的精神气质再现出来,使观众从这些肖像中受到陶冶、得到鼓舞。
李琦还有默写人像的本领,他的一些朋友有时突然得到李琦为他们画的肖像,形神兼备,令人叹服。
古元(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
李琦画了许多著名人物和普通人,都能笔简意深,达到了“致广大,尽精微”,既概括提炼,又十分严谨,充分表现了人物的外貌和内涵。欣赏李琦的画,就如同读古诗一样,短短的一首绝句,便能牵动人们心中千丝万缕的感情,引起曼妙无穷的联想。我认为这便是中国文化的精辟之处:以少胜多,以简胜繁。
李琦默写肖像画之传神,可谓达于极致。加以笔墨十分精练,形神兼备,而又性格毕现,令人叹为观止。
李琦以画革命领袖像而闻名,受到广大群众的热爱和赞赏。他还擅长墨画人物肖像,惟妙惟肖,是我亲眼见到的。⋯⋯李琦默写肖像画之传神,可谓达于极致。加以笔墨十分精练,形神兼备,而又性格毕现,令人叹为观止。⋯⋯他创作了如此众多的杰出人物肖像,他们是时代的光辉,是点燃人民群众豪迈精神的火炬。
廖静文(徐悲鸿纪念馆馆长)
李琦先生是当代非常卓越的中国人物画家、硕果累累的美术教育家。他的作品真实、真情地反映着时代的精神,刻画了领袖和人民群众的形象,感人至深。
他努力、系统地研究中国画的优秀传统,并且从生活当中挖掘创作素材,把它们深化,艺术加工到一种非常高的境界。他的很多代表作堪称中国人物画具有典范性意义的作品,比如《主席走遍全国》以简洁、精确的艺术语言表现毛主席伟大领导者的气魄。他晚年致力于探索简笔写意肖像艺术,创作出《我们的总设计师》等简笔写意肖像画。他经常用很简练、很经典的构图,以一当十的艺术手法来表现宏大、具有重要意义的题材。他的人物画代表了新中国成立以后水墨肖像画的面貌,为我国的人物画家提供了很好的一个范本。
李琦先生早年参加革命,后来一直在美术教学岗位上,一生以艺术为人民服务、为社会服务为宗旨,一生为艺术,为新中国的美术繁荣献出了毕生力量,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李琦先生的肖像画继承了两个传统:一是中国画传神的优秀传统;二是延安革命文艺的优良传统。中国画的传神是以形写神(也有认为是以神写形),以最概括、最强烈、最简洁的笔墨,最充分表现人物的精神风貌。默写是其中突出的方法。李琦先生擅于在生活中观察人物,特别是在平凡的生活中,抓住那最有特点的瞬间形态,默识于心,而自如挥写于笔下。这与当今画坛抄照片的风气相比较,李琦先生肖像画艺术更显现其独创性。在用线造型上,李琦先生更重视提炼,并强调金石味的抒写性。他以几十年艺术实践所练就的默写能力,在参考人物照片时,就有把握大胆取舍、删繁就简、计白当黑,创作的人物形神兼备,个性独具。
李琦先生肖像画气正格高,弘扬主旋律,凝聚正能量,体现革命文艺新时代的精神,所以有其独特的艺术价值。
李延声(中国国家画院艺委会副主任)
李琦先生是二十世纪下半叶最优秀的水墨人物画家之一,是新中国美术的重要开拓者。他在五十年代初创作的“农民和拖拉机”、“伟大的会见”是那个时代最优秀的作品,为新中国新人物画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带动和引领作用。他六十年代创作的“主席走遍全中国”充分反映了那个时代人民群众对领袖的感情,这幅作品也是中国画简练概括的水墨语言形式和所表现的内容的完美结合,是他本人,也是新中国美术的一座高峰。他创作大量的领袖人物和英雄人物都有血有肉,栩栩如生。他的人物默写,简练概括、形神兼备、独树一帜,在他那个时代没有人可以比肩。
崔晓东(炎黄艺术馆馆长)
李琦是富有创意精神及成果的肖像画家。他把中国画浑然天成的笔墨气韵与作为西方绘画主体形式的肖像题材结成一体,使他的肖像画艺术成为难得的沟通中西方文化艺术特质的中介。
李琦绘画艺术的意义在于他对中国肖像画的某些想法和实践所包含的那种指向性的学术价值。作为中国肖像画艺术特征最为明显的当代国画家之一,他对中国传统肖像画的现代传承和发展进行了有意义的探索。他的策略是在中国近现代普遍盛行的以西画素描为基点的肖像画法上,有意识地逐渐增加了中国传统绘画元素。他的默写法、简笔术和书法入画等既传统又清新的方式,是为创立以中国传统为主导并辅以西画中必要元素的中国肖像画形式作出的卓有成效的努力。
胡东放(旅英画家、著名美术理论家)
我认为,表现神似的人物画与表现形似的肖像画是有区别的。神似不仅仅体现在人物的面部表情,更体现在人物全身的动作与姿态上。在这一点,在李琦的作品中是描写得十分完美的。
蔡若虹(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李琦的这些神采奕奕的人物肖像画,一看就知道他的功夫很深。他经过年复一年的生活积累和感情积累,在艰难的艺术道路上,有勇气、有胆略,敢于迎难而进,始终契而不舍地去攻中国人物画。他在严肃的创作过程中,对每一幅画反复审视、琢磨,一直画到自己满意时才罢笔。在表现技法上,追求尽量简练,已达到简得不能再简的程度,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已获得辉煌的业绩。
刘旷(原陕西美协副主席)
观李琦的肖像画艺术,可以察知他所遵循和追求的是形神兼备,以神写形——在形似的基础上,追求神似,突出人物的精神面貌、思想境界的表达。而这一切“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落实在具有丰富表现力和巨大概括力的中国画独有的线的艺术上。
李琦的肖像画艺术,人物形象是表现的中心,他的艺术风格又极简练;但我们可以觉察到每一幅画都注意情景的设置,细节的选择和刻划。有些尽管在画面上没有对环境的任何描绘,却让你感觉到某种环境和氛围,空白之处绝不“空白”。
雷正民(中国国画家协会主席)
李琦在绘画实践中,既掌握了现实主义的技巧,又继承了老一辈水墨画家的肖像画技巧。他细致精审地观察客观、捕捉神态,深入了解人物的内心活动,逐渐在肖像画方面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高度统一。李琦在观察生活、捕捉生动的神态方面有一门绝技——“默写”的本领。有一次李琦和我谈到一位古代画家沈宗骞曾提出“飞鸟过目”的方法,就是在一瞬间的视觉感受就会给人们留下清晰的印象,就像有一只飞鸟忽然在眼前掠过,立即闭目回想,就会留下一个生动的印象。李琦经过认真探索和锻炼,能在接触某人后就凭记忆画出这人的肖像,被人惊为天才。我认为他已把古人的方法练成功了,他是到中国优秀传统的宝库中卓有成效的一位“淘金”者。李琦还抓住了书法艺术的精萃,把“用笔”看成是内在性格和情感抒发的载体,力求把人物性格和他的精神状态用极凝练的“笔法”加以概括。这种语言充分显示了中华文化的特色和优势。
钱绍武(原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中国工艺美术雕塑委员会会长)
我国著名的人物画家李琦近年来创作的多幅鲁迅先生肖像画,寓意隽永,形神兼备,笔墨精炼,独具风格。他运用了中国书法艺术丰富的用笔方法,在表现技巧上高度的洗练,面部没有着色,只用有数的几处着笔,就把鲁迅先生的精神状态刻画得惟妙惟肖,把他的心声表达出来了。李琦用如此简洁的笔墨,画出鲁迅的肖像,达到了言简意赅的境界,这在以往的中国人物画中,实属少见。
李桦(原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
看到李琦同志出神入化的默写像,叹为“绝技”,但这不是他身上有什么“特异功能”,而是他长期在艺术实践中刻苦磨练出来的过硬功夫。⋯⋯李琦同志的默写像,形神兼备。不但得于他的天资,得于他的非凡观察力、记忆力;还在于他的高度艺术表现力和概括力。他笔墨洗练,运用轻重疾徐,浓淡枯湿的技法,充分表现了质感、动感和光感。最后用赭石随意拂抹,包括神酣,解剖,明暗关系昭然自见。真是“有笔处的是少不了之笔,有墨处的是不可免之墨,有色处是应得有之色”《芥舟学画编—传神总论》。
谢海燕(原南京艺术学院院长)
李琦同志创作的我的默画像,以习惯的写意笔法勾画轮廓,再加皴擦,施以赭色为主的淡彩,外形的准确与神态的特征,使看画的人都赞叹不止。像“栩栩如生”这样的赞语用于这幅画像,仍旧是新鲜的。
默写用于人物画,就因为人物的特殊性而更显示出特点与优点。创作过程中经静观默识到直接落笔缣素,更能够得其大要、删除不必要的细节,所以更得“全神”。
“静而求之”、“居高临下”都是作画者为“得其人之天”采取的姿态与方法。⋯⋯李琦同志那些优秀的默写,在实践着古人千百年来传神写照的经验。
沈鹏(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
李琦先生的作品融汇了中国画浑然天成的笔墨气韵,并与西洋画有机的结合,色彩技法独树一帜,在新中国美术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他对革命领袖充满崇敬和感情,执着地坚持文艺为人民服务的方向,其创作始终反映时代的风貌,堪称后人楷模。
王胜利(西安美术学院院长)
李琦是当代最专注于水墨肖像画创作的大陆画家之一,他最杰出之处是默写。在肖像画颇为沉寂的当代,李琦几十年来持续以默写创作肖像画,且已开拓出笔简神全的独特风格。⋯⋯以李琦所创作的这批水墨肖像画的质与量,实已为二十世纪后半期萧瑟的水墨肖像画坛注射了一强心剂。而更重要的是他的画作中约有二分之一是默写作品,这些作品将几近被淡忘的以默写追求传神的优良传统给予保存延续下来,对整个中国水墨肖像画史而言,李琦近半世纪以来已独自默默地担负起传承默写的重要任务,对中国肖像画实有不可忽视之贡献。
李淑卿(台湾中正大学艺术史教授)
李琦教授用最难控制的毛笔、宣纸,以最简练的线条勾勒出我的默画像,形象惟妙惟肖,连我的内心感情性格也表露无遗。多么厉害的观察力!多么厉害的描绘功力!在香港,多位人像画家用过各种工具,面对面写了许久也未能描写出我满意的表像,而李教授于短促的谈话时间,竟能洞察了我的内心世界。
中国地大物博,文化悠久,奇能异技之士,匪夷所思,像李琦教授的默像艺术,的确神乎其技,为笔者生平所仅见。
赵世光(原香港美术研究会会长)
李琦先生以传统的绘画形式表现时代精神;用手中的画笔“为人民的功臣树碑立传”。他在几十年的探索中,形成了自己明朗、刚健、严谨、洒脱的艺术风格,在中国画人物创作上,独树一帜。⋯⋯他几乎耗费了一生的心血,从深厚的中华民族传统艺术吸取营养,在艺术技法上不断追求;同时,他对生活的参与和机遇,那份坚实、执着和情怀,使他实现了对自我和前人的超越。出自他笔下的“一代风流”,不仅是中国人物画库的珍品,而且也是他奉献给当今社会的一份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
冯建福(原黑龙江省美协副主席)
李琦教授作画用笔简练凝重,造形生动准确。他认为每幅画都应有一个“核”,也就是主题。与这个“核”无关的笔墨一点也不可以有。这真是惜墨如金了。所以,他的画多一笔则累赘,少一笔则空乏,行笔、用墨、设色恰到好处,真正达到了炉火纯青之境界。他的作品,无一不是人民想看、爱看的,无一不是思想和艺术完美统一的结晶。
人说李琦的画有三难:一笔下去出现干、湿、浓、淡,体面、质感亦在其中,此一难;用简而又简的笔法揭示人物性格内涵,展示人物的外在气度,此二难;所画人物均为人们所熟悉的中外名人,有一点不像,人们也能看出来,此三难。正是这“三难”,构成了李教授肖像画的艺术风格,使他的作品呈现出了独特的艺术魅力。
孟东岭(中国北方画院副院长)
李琦人物画的最大特色是善于捕捉和刻画人物的神情气韵,具有高度的把生活中人物形象进行典型概括的能力。他的笔墨技法也不死守成法,而是因人而异、因情而异。同时,还从传统的绘画艺术处理手法和姐妹艺术的表现形式进行借鉴,使作品达到形神兼备、意境丰富。
摘自《现代国画家百人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