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6113 清乾隆 粉青釉印万寿菊三孔小花插

粉青釉印万寿菊三孔小花插
拍品信息
LOT号 6113 作品名称 清乾隆 粉青釉印万寿菊三孔小花插
作者 -- 尺寸 高8cm 创作年代 清乾隆
估价 2,000,000-3,000,000 成交价 RMB 3,220,000


备注:1.伦敦苏富比,2001.6.20,Lot31;
2.中国嘉德,2003.7.13,Lot1129
花插口呈平面,留有等距三圆孔,束颈,扁圆形腹,圈足,造型小巧周正。胎体厚重,胎质细腻温润,釉面滋润肥腴,通体为仿龙泉窑施粉青釉,釉色纯净自然。清乾隆朝之青釉瓷器淡雅柔和,色浅者淡若湖水,釉面凝厚。此瓶即充分显示了乾隆一代为追求精良而“不惜工本”的制瓷宗旨。除口下及颈部分别印有卷草纹和莲瓣纹外,均印缠枝花卉纹,花朵内心饰“寿”字纹,纹饰自然流畅,纹样微微凸出器表,具有浅浮雕的装饰效果,工艺之精湛,令人称绝;上留三孔作插花用,形制新颖,属案头文玩。底落“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作品小器大样,造型俊雅可爱,古意盎然。此造型的花插应袭前朝雍正时期,雍正一朝釉面多为素面单色釉品种,至乾隆一朝,工艺较前朝更为发展,此花插即为一例,为乾隆时期文房精品。此瓶为乾隆时期的典型器物,新颖别致的造型、精致流畅的纹饰与润似青梅之釉色浑然一体,显示出乾隆朝高超的烧瓷技艺,为帝王审美与实用花器的完美结合。
留香贮芳常不谢
—从清乾隆粉青印万寿菊三孔小花插窥鉴弘历的花道精神
早在雍正皇帝胤禛一朝,其对古代文人的品性追求,可称是有清一代帝皇的典范,文人士大夫对精致生活的营造,闲情逸致的抒发,皆可从他的身上得到体现。赏花是古代文人雅士重要的怡情活动之一,对各式花材的品评、选择均有严格的标准,雍正皇帝秉承宋明流行的风尚,深谙此道,擅长插花艺术,讲究组合之美,追求自然清新的唯美境界。因此,对瓶花之器颇为讲究,其需用之数亦不少。而反映宋人审美的宋瓷深为后世仰慕追寻,其中不少便是经典的花器,故雍正皇帝每以内府旧藏宋器为范,敕命御窑厂广为仿制,各式古雅花器遂成。
乾隆皇帝自幼深受胤祯的熏陶,追求风雅,尤其对插花一事竭力继承了胤祯的品味。每一次巡幸热河行宫或塞外或江南,他均喜欢采摘沿途各式野花,装饰点缀辇舆,增添意趣,以解车马颠簸之闷,还赋诗“饱参秋卉春葩,贮就常看不谢”来赞咏插花的新制瓷轿瓶,据此可知乾隆皇帝对插花陈设的喜爱之情。
正因为父子二人均有插花的雅好,弘历自然对传统花器兴趣甚浓,登基后亦需要烧造各式仿古花器来满足插花陈设之用,所以至少在乾隆十二年以前御窑仿古单色釉瓷器与雍正时期的风格是一脉相承,清雅而别致,与后来的繁缛奢丽之气绝不相同。此前十二年是为乾隆一朝单色釉烧制之黄金时期,精品迭出,独揽风光,花器又在众多陈设瓷之中脱颖而出,成为弘历最宠爱的品类。
本品花插即为乾隆御制花器之佳妙者,造型小巧端庄,花插口呈平面,留有等距三圆孔,束颈,扁圆形腹,圈足。胎质细腻温润,釉面滋润厚腴,通体施粉青釉,釉色纯净自然。除口下及颈部分别印有卷草纹和莲瓣纹外,均模印缠枝莲花纹,莲蓬出装饰篆体寿字,底署“大清乾隆年制”青花篆书款。
纵观全器,隐现的纹饰凹凸起伏,釉层厚薄由之产生变化,从而使釉面呈现深浅浓淡的色阶与层次,效果富于立体感,既少青花之苍雅雄浑,又无粉彩之佚丽炫目,而是恬静含蓄,素雅怡人,别具一番风韵!其釉色按照龙泉梅子青的标准配置和烧制,纹饰装饰方面亦遵循龙泉窑浅浮雕的传统。这种雕刻工艺清宫旧称“拱花”,为豆青釉和冬青釉瓷器唯一使用的装饰手法。拱花原是晚明以来一种不着墨的印刷方法,以凸出或凹下的线条来表现花纹,根据画面物像的轮廓在平面木板上阴刻成凹形线条,用宣纸覆盖于版上,再加上毛毡,以木棍用力压印或用木槌在毛毡上轻轻敲打,刻版上的花纹就能清晰地凸现在纸面上,而这种浅浮雕的工艺达到的效果与之类近,故名。与龙泉窑传统的浅浮雕工艺相比,雍乾二朝的作品更为精致规整,少了古时的淳朴豪迈,工致程度则远在宋物之上,气质更见隽秀。
花插为宋明流行的花器,式样丰富,古名曰“花囊”。有清一代御瓷花囊始于雍正一朝,釉色与式样皆摹古前代,兼加化裁,成为雍正御制花器之重要一类。本品之造型承袭前朝雍正时期,雍正一朝所造者多为素面无工的单色釉品种,清宫旧藏所见有炉钧釉与白釉二种,分别著录于《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大系·颜色釉》页208,图版187和《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御窑瓷器》图版92。至乾隆一朝,工艺较前朝更为发展,增添釉下雕刻模印之装饰,当中以此式粉青模印花卉纹者最为精湛。检阅公私典藏可知,此式粉青花插存世罕见,不足五例,与此相同者分别见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和玫茵堂。
花道之精神在于各式花器、花材彼此搭配,并与周边环境之协调统一,因此不同的花器有不同的放置地点和使用方法,本品高不过三寸,乃花器之小品,晚明张德谦《瓶花谱》云“凡插贮花,先须择瓶,…堂厦宜大,书室宜小”,时人袁宏道《瓶史》更加明确指出:“大抵斋瓶宜矮而小,铜器如花觚、铜觯、尊罍、方汉壶、素温壶、匾壶,窑器如纸槌、鹅颈、茄袋、花樽、花囊、蓍草、蒲槌,皆须形制短小者,方入清供。” 因此,本品适宜书斋之用。而在清宫旧藏《弘历古装像图》之中,乾隆皇帝一手执笔,若有所思地坐在案前,左侧出现“旁有一瓶梅,横斜数枝入”的瓶花情景,极见逸意,由此观之,乾隆皇帝对赵宋风雅的刻意追求深深体现在花道之中。故此推知,本品当年应置于弘历之案头,供其撷取四季之芬芳,益增其文思与灵感。如今睹物思情,不禁教人追忆曾经荡漾的缕缕清香,记取弘历闲情雅逸的种种情事。
黄清华 英国东方陶瓷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