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145 吴湖帆 1935年作 仿赵氏一门三马图 手卷

仿赵氏一门三马图
拍品信息
LOT号 1145 作品名称 吴湖帆 1935年作 仿赵氏一门三马图 手卷
作者 吴湖帆 尺寸 引首31×67cm;画31×65.5cm×3 创作年代 1935年作
估价 8,000,000-12,000,000 成交价 RMB 14,950,000
著录:
1.《吴湖帆画集》第28-33页,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
2.《吴湖帆书画集》,NO.21作品,上海书画出版社,2001年。
款识:
1.赵子昂青骊图。乙亥九秋,假蒋氏密韵楼藏赵氏《三世画马卷》,对临一本并记原题款识于后,王蒙等跋亦录入云。吴湖帆识。延祐五年九月既望,画于大都寓舍。子昂。
2.赵仲穆玉花骢图。至正十九年岁己亥秋九月,画于龙华宝阁。仲穆。
3.赵彦征赤骥图。至正庚子十月初吉,为雪庭作于钱唐之龙华宝阁。彦征。
钤印:吴湖帆、梅景书屋、吴湖帆印
题跋:
1.僧房曾见写骐驎,人已云亡纸墨新。寂寞九原无吊处,至今犹见执鞭人。骥子生来骨象奇,满溝汗血落胭脂。空门纵有驮经日,得似牵过白玉墀。庐陵张昱为雪庭禅师题。
2.右湖州路总管赵公仲穆、其子莒州知州赵彦征所画二马。气韵精神,各得其妙。总管笔法得曹将军为多,知州笔法得韩干为重。独文敏公兼曹、韩而获其神妙。此所以名重千古,无愧前人。雪庭禅师与总管公为心交,父子之间,同为知己。王蒙在文敏公为外祖,总管为母舅,知州为表弟,岂敢品题哉。实识悲感耳。王蒙谨书。
3.松雪当年称独步,子孙今日继遗风。香凝淡墨连钱碧,色染秋毫汗血红。济济奚官颜似玉,昂昂龙种气如虹。春风满辔初牵出,对立长鸣冀北空。燕山哈珊沙。
4.吴兴妙笔传家世,总画天闲汗血驹。万里归来秋露晓,圉人牵去牧龙雏。太守旧图如璞玉,拾遗新画抵南金。玉骢已向天闲老,赤骥犹怀万里心。大食哲马。
5.郭右之题赵文敏画马云:世人但说李龙眠,那知己出曹韩上。文敏见之谓:曹韩固不敢当,使龙眠在,固当与抗衡也。其自许如此。锡山安君尝得其子集贤诸孙彦征画联马轴,王叔明题其后,并论父子笔法所出,而尤盛称文敏得曹韩之妙。顾卷中无文敏之笔,非阙典欤。安君乃别购文敏一马,标诸卷首,遂成合璧。持来示余,俾题其后,于戏!曹韩龙眠盛矣。然其后皆无所闻,岂若赵氏祖子孙三世,具于一轴之中,而并臻其妙,殆古今一见耳。岂曹韩诸人所得而拟耶。若安君者,其亦知所尚(矣)哉。安君名国,字民太,号桂坡,锡山人。嘉靖壬辰三月既望,文徵明题。
6.右五家题赵氏三马卷诗跋。吴湖帆手录。钤印:吴万之印、梅景书屋
7.湖帆以山水擅名外间,不知其能画马。二十年前偶亦画之,近见赵氏三马图,忽鼓兴摹出一卷藏于家。静淑识。钤印:吴潘静淑
8.赵氏三世画马卷。廿载前由浭阳端氏得来,为吾家元人名画第一神品。湖帆先生见而喜之,手摹一本,神妙独到,所见诸家临本皆不及也。王叔明跋尾称文敏为外祖,自《明史·文苑传》譌叔明为吴兴之甥,以后皆沼其误,使此卷不传,殆将终古甥舅称矣。古图绘之有关考订如是。湖帆于此卷题识,悉迻录之,足见其用心深密,不仅以六法精能冠绝一时而已。丙子冬日装成,借观因识。乌程蒋祖诒。钤印:密均楼
鉴藏印:静淑心赏
叶恭绰题引首:赵氏三代画马。湖帆临本,叶恭绰题。钤印:玉虎、绰
吴湖帆世代钟鸣鼎食,作为簪缨世家,家学深厚。吴湖帆早年习画,受吴大澂幕客陆廉夫指点,先习“四王”入手,后学明四家,进而研习“元四大家”和宋朝佳作,追本溯源,技艺日进,也奠定了他崇唐宋、鄙近代的艺术史观。
1924年吴湖帆来到当时的文化中心上海,与庞元济、钱镜塘、张大千、谢稚柳等在思想交流上的碰撞,随后,他的艺术旨趣也发生变化。1929年中华民国教育部在上海举办全国美展,吴湖帆任常委。1934年,吴湖帆以上海博物馆筹备委员及董事的身份接受故宫邀请,前往北京鉴定文物并任故宫评审委员。1935年,故宫博物院藏品赴伦敦参加国际展览前在上海预展,吴湖帆又以审察委员的身份负责整理,这些经历使得他饱览历代书画神品,其中也包括元代赵氏一门的鞍马画。
这一时期,吴湖帆的仿古作品有《临董其昌山水册》(1930年),及“以明清笔墨,运宋人丘壑”的《仿郭熙幽谷图》(1933年)等。而这一时期,吴湖帆在花卉、鞍马、人物画上所下的工夫也不少,如他作于1931年的《仿郑所南兰花》、1935年《仿唐寅仕女》、《紫玉兰》、《临张子政双鸳》以及此年底至1936年初的《临王若水双鸳》等。由山水而逐渐将触伸向人物、鞍马、花鸟,进行题材的全面迈进。潘静淑在此卷后附言“湖帆以山水擅名外间,不知其能画马。”也着实明确了这一新鲜的尝试与转向。
吴湖帆临古造诣之深,“若非题款,虽善鉴者不能辨”,可谓一丝不苟。他早年遍临家藏四王真迹,每帧均达数十遍,每遍反复增损。一次临毕,必将原稿与临本并悬,久久玩味,于布局、经营、勾勒斫拂之处认真比较、细心体察,继之对临数遍,“师心不蹈迹”,直到毫厘毕肖,笔墨神韵,一一寻真。观之《临赵氏三世人马图卷》,将赵氏三代异貌,唯妙唯肖表达出来,在古法中流露出新意。赵雍笔法得曹霸为多,赵麟笔法得韩干为重,赵孟頫则“兼曹韩而获其神妙”,从这件祖孙三代的合卷中,原可见赵氏鞍马人物的发展和沿革。而吴湖帆以一己之力,将三人面貌统于笔下。用笔习性上,既连贯又各有重点。
吴湖帆又着意拟古而出新,全幅充满着唐人意趣,又体现蒙古族的趣味,同时又具汉人衣冠,自有另一番雍容气度,这也表明吴湖帆从此前对古人的“亦步亦趋”,逐渐有了自己的特别演绎,向自成一家迈进。
本卷并有叶恭绰题引首“赵氏三代画马湖帆临本”。吴、叶二人对书画、词学、古籍和鉴藏的共同爱好,使他们亦师亦友、相惜相知,可谓一时瑜亮。平生交谊,在吴湖帆《丑簃日记》和何闻辑《叶恭绰致吴湖帆尺牍》中有较详细的记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