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1151 吴昌硕 1917年作 象笋图 立轴

象笋图
拍品信息
LOT号 1151 作品名称 吴昌硕 1917年作 象笋图 立轴
作者 吴昌硕 尺寸 178×48cm 创作年代 1917年作
估价 2,800,000-3,800,000 成交价 RMB 6,900,000
著录:
1.诗文刊于《缶庐集》卷四,1889年。
2.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吴昌硕画集。
题识:虞山嫩笋芽芽萌,白若象齿以象名。石友寄将数六十,泥香泌鼻心怦怦。老妻解筐喜形色,剥斫忙乱山厨烹。老饕饱饭恣咀嚼,烂不妨齿难箸停。女孙跳啸出肘腋,为蝯攫食为蟹行。儿辈不攘见孝意,翁听嗜者唯此羹。饭罢伸纸味在口,根无琼玖图以形。廿年前事演一过,再廿年后天下平。我今年已七十四,只望强健天赐龄。愿祝石友亦无恙,送笋赠画同欢迎。请君更种竹千亩,龙孙凤尾干霄青。彼此吃笋吃不了,不须辟谷能长生。石友先生赠象笋,味鲜可口,连日加餐。写此为报,即求两正,时丁巳三月廿三日,足楚渐平,磨瘦羊所赠黄武砖研成之,安吉吴昌硕。
印文:俊卿之印、昌硕、缶翁、雄甲辰
展览:“叶隐闻声——齐白石工笔草虫大展暨白石友朋展”,2015年11月6日—10日,保利艺术博物馆。
吴昌硕能成为引领海派群伦的大师,是与他深厚而独绝的艺术素养和文化修养分不开的。他能创造性地以金石之法入书画,在元明以来所谓“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基础上更进一步,以一己之力打通诗书画印而卓然成家,不仅是中国晚清美术史最后一家,是传统中国花鸟写意画的殿军,也是二十世纪现代中国写意花鸟画的开山人物。除了无人可及的石鼓文书法艺术、取法魏碑汉帖的治印艺术,吴昌硕在绘画上最突出的成就是他的写意花卉。他在博取徐渭、八大、石涛、赵之谦诸家之长的基础上,兼取篆、隶、狂草笔意入画,色酣墨饱、雄健古拙。而他作画往往由画幅中间落笔,构图也迥异于前人,故其画作既极具古意又极具现代感,受到社会各个阶层的欢迎,成为雅俗共赏绝佳的典范。
吴昌硕虽然毕生以金石书画为主业,但他具有中国传统文人的诗文情结,一生以诗纪事抒怀,可以讲缶翁本色是诗翁。此幅《象笋图》长题自作诗,说明此画画于1917年农历3月23日,他的朋友沈石友送笋给他,使他感到朋友的深情,一家人大喜,夫人把笋做成他爱吃的羹,欣然命笔作此图。画中淡赭色的笋放在绿色的盘子中,显示出笋的新鲜与成熟,淡赭色用得很是巧妙,浓淡深浅,各个不同,盘中的笋和盘外的笋呼应成趣,再配以长长的题款,艺术家那独具风格的书法和真挚的话语,和画面相得益彰,缶翁对亲人的深情和对朋友的感念跃然纸上,展示一幅举家欢食象笋的场景。吴昌硕一生师友相交甚多,诗酒唱和,书画交往, 沈石友却是非常特殊的一个,他无意于仕途与功名利禄,不求闻达,专注于艺,而与吴昌硕情谊最深厚而弥久,达三十余年,真正算得上是生死之交。
沈石友(1858~1917),名汝瑾,字公周,虞山常熟人。清末民初诗人,工书法,能治印,系藏砚大家,精于制砚刻砚。在清末民初的藏砚名家中,天津的徐世昌、常熟的沈石友、无锡的许修直为公认的三名家,而其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无疑是沈石友。身为金石书画家的吴昌硕也毕生爱砚,有时亦取古砖自制。自与沈石友相交后,砚林共赏,佳作迭出。一位是书画金石高手,一位是藏砚造器名家,两人珠联璧合,玉思琼想,相得益彰。常常是由沈氏觅石制砚,吴氏题铭镌刻,可谓是博雅之物,铭心之品,天作之合。“沈砚吴铭”,成为砚史上的巅峰之作。沈石友用半生时间收集了几百方端砚,每方都请吴昌硕题字并铭刻。
吴昌硕与沈石友初识时,由于沈家系虞山名门望族,祖传基业尚厚,因而家境甚好,他对吴昌硕的从艺多有资助,生活上颇多关照,还对吴的朋友蒲华等人伸出援手。为此,吴昌硕曾在诗中写道:“石友介于右,镌肝淘俗尘。”从中可见沈石友的秉性耿直,对友真诚,肝胆相照。吴昌硕在苏州居住期间,与沈交往频繁,沈时常寄物接济吴昌硕。光绪十三年丁亥(1887)二月,吴患肺炎,沈悉知后,即寄陈米、象笋给他,按照民间偏方,陈米煮象笋可以治肺炎。此画亦是缶翁与石友交谊之见证,吴昌硕与沈石友相交后,砚林共赏,佳作迭出。一位是书画金石高手,一位是藏砚造器名家,两人珠联璧合,玉思琼想,相得益彰。吴与沈的诗砚之交,超越了世俗功利,此等刻骨铭心的终身之情足为艺界典范。可见真诚的友谊,如生命中的阳光,如行旅中的春风,温暖着人生,滋润着心灵,至今令人缅怀与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