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3915 溥儒 临边鸾花鸟•小楷杜甫诗 成扇

临边鸾花鸟•小楷杜甫诗
拍品信息
LOT号 3915 作品名称 溥儒 临边鸾花鸟•小楷杜甫诗 成扇
作者 溥儒 尺寸 18×50cm 创作年代 --
估价 无底价 成交价 RMB 552,000

题识:
1.寄语杨员外,山寒少茯苓。归来稍暄暖,当为㔉青冥。翻动神仙窟,封题鸟兽形。兼将老藤杖,扶汝醉初醒。巳公茅屋下,可以赋新诗。枕簟入林僻,茶瓜留客迟。江莲摇白羽,天棘蔓青丝。空忝许询辈,难酬支遁词。寂寞书斋里,终朝独尔思。更寻嘉树传,不忘角弓诗。临边鸾画意于湖上草堂。心畬。印文:溥儒之印、溪山真逸
2.棘树寒云色,茵陈春藕香。脆添生菜美,阴益食单凉。野鹤清晨出,山精白日藏。石林蟠水府,百里独苍苍。忆过杨柳渚,走马定昆池。醉把青荷叶,狂遗白接缡。刺船思郢客,解水乞吴儿。坐对秦山晚,江湖兴颇随。床上书连屋,阶前树拂云。将军不好武,稚子总能文。醒酒微风听诗静夜兮。絺衣挂萝薜,凉月白纷纷。问讯东桥竹,将军有报书。倒衣还命驾,高枕乃吾芦。花妥莺捎蝶,溪喧獭趁鱼,重来休沐地,真作野人居。杜工部诗意,偶书。溥儒。印文:心畬、溥儒之印
扇骨:清代剔红雕漆刻花卉、象牙和尚头扇骨。
身为正统满清宗室皇裔,恭亲王奕欣的嫡孙溥儒在三四十年代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早在二十年代,他已经与长兄溥伟分批贱卖了恭亲王所藏,其中包括陆机的《平复帖》和易元吉的《聚猿图》等作。直到三十年代他移居颐和园听鹂馆甚至到去国之前,他的生活仍然没有太大起色。不过,物质生活的贫乏似乎还不是末代皇裔溥儒最纠结的所在,他念念不忘的是就在自己眼前变色的江山,还有系于这江山上的皇权。在他当时的许多作品上,这种痛彻骨髓的欲绝而无泪的哀伤都能读到。此件作于该一时期的成扇算是其中独绝的作品之一。扇正面临唐边鸾花鸟,仅绘一线草坡,一枝垂藤,一山禽凝神侧身向西,全幅仅山禽以黑白出,显见别有深意;又书杜甫《路逢襄阳杨少府入城,戏呈杨四员外绾》等诗于其上,大概是想以物质贫乏之叹掩盖自己对于前朝故事的心事。另面又以小楷书杜甫《陪郑广文游何将军山林》等诗,所及不过茵陈等与食用相关物类,自然也是同一机心。值得一提的是,溥儒此扇的扇骨是清代剔红雕漆刻花卉,工艺皇家十足,这也足以显示溥儒本人对扇上曲隐心事之作相当看重。,溥儒自许生平大业为治理经学,读书由理学入手及至尔雅、说文、训诂,旁涉诸子百家以至诗文古辞,所下功夫既深且精,因此不免视书画为文人余事。这使他毕生未能将全副创作精力投注于绘画之中,然而这虽是他的不足,却也因此使他的画风露出一种高雅洁静的人文特质,为常人之所不及。溥心畬的画风并无师承,全由拟悟古人法书名画以及书香诗文孕育而成,加以他出身皇室,大内许多珍藏,自然多有观摹体悟的机会。因此其所作山水远追宋人刘李马夏,近则取法明四家的唐寅,用笔挺健劲秀,真所谓铁划银钩,将北宗这一路刚劲的笔法──斧劈皴的表现特质阐发无余,并兼有一种秀丽典雅的风格,再现了古人的画意精神。,溥氏一门“旧王孙”,在辛亥革命前均受过严格完整的文化教育,且家富收藏,浸淫日久,品味自高,随着江山易祚,书画遂成谋食之道。以书画名世最早者,溥心畬与张大千并称“南张北溥”,书画具美,山水、花鸟、人物,无不精擅。《翠竹晚香》小写意成之,清寂高华中流露富贵气息。足证其绘事的全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