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7379 辽 佛立像

佛立像
拍品信息
LOT号 7379 作品名称 辽 佛立像
作者 -- 尺寸 高19cm 创作年代
估价 3,600,000-5,600,000 成交价 RMB 5,520,000
出版:1.《佛教艺术品》,斯比尔曼,1998年。
2.《海外及港台藏历代佛像—珍品纪年图鉴》,金申,山西人民出版社,第536页。

铜鎏金
来源:斯彼尔曼旧藏
此尊辽代立佛为南宋至元这一民族由分裂至大一统的过渡时期之北方密宗佛像代表,极为珍罕,为英国著名佛教美术藏家斯彼尔曼旧藏。其面部圆鼓,头顶肉髻平缓,螺发正面嵌髻珠,为辽代典型面相特征;肩部宽阔,躯体不再如唐代般浑圆饱满,而是相对颀长而扁平,但胸肌仍隆起;上身着袒胸式袈裟,下身着长裙,双腿笔直站立,双膝笔直收紧,双脚各踩一莲瓣,在方形高台须弥座的衬托下显得伟岸而有气势,为辽代佛及菩萨立像之标准型。
北京保利2015年秋季拍卖12月7日[过去佛,现在佛,未来佛——Speelman秘藏梵像聚珍]夜场Lot 7341辽观音菩萨,同为斯彼尔曼旧藏,两件原本即为同一套,且此件为其主尊,一同出版于1998年斯彼尔曼珍藏专著《佛教艺术品》中。(图片1 )在现存的辽代造像中,从二者手印及所持法器来看,此二尊极为特殊,菩萨或持莲花蕊、或持法螺,而此主尊则持经卷,应为专属的修炼目的而施造,极为特殊。
其左手持经卷,右手食指与中指弯曲结印,此手印在国立故宫博物院李玉珉教授所撰论文《妙香佛国的梵僧观世音》中曾推测为无畏印的变形,应当有说法的含义;另有一种解释,可能是密宗之降魔印—期克印的变形。考虑其左手持经卷,此处作说法印可能更为合理,而无论何种观点,此立尊之持物与手印在历代造像中皆极为罕见。
辽代(公元916-1125年)立国后为了在汉地立足,其统治阶级契丹王族由萨满教改信佛教,帝王则从太宗开始,圣宗、兴宗和道宗等皆大力扶持佛教文化事业,《契丹藏》的刊刻、房山石经的续刻等都表现出契丹王族极高的文化修养,常为之前的宗教历史所忽略。且唐代贵族化的经院佛学被契丹王朝继承,密宗、华严宗皆发达,在造像题材上更是非常丰富,不仅有显教的佛、菩萨、罗汉和力士等传统题材,亦有密教的五方佛、八大菩萨等题材,真实而全面的反映了辽代佛教思想繁盛的景象。
与之同时期的大理国(937-1253)与辽分处东亚大陆之南北两端,然而在佛教派系的发展上却有着一曲同工之妙,皆带有浓郁的地方特色,显密并重,且大理国更多的保留了早期密宗造像的风貌,于是,虽然在辽代的金铜造像中很难见到此类手印,却在大理国造像中有数件遗存,大理崇圣寺三塔出土的北方不空成就如来金像、北方不空成就如来铜像、释迦牟尼铜坐像、释迦牟尼金像皆持此手印,可作为参考,且值得注意的是,首先,其中两尊的法身皆为密宗五方佛之不空成就,印证了此手印与密宗义理之紧密相连,另外,其中两尊为纯金铸造,以所好财力的寡众视之,当肩负要义,皆可见此手印在塑像中之重要意义。(图片2、图片3、图片4)
2000年辽宁省阜新市蒙古自治县关山萧和家族墓地出土的文物和墓志中都对于契丹皇室的密宗信仰有所印证,弥补了辽史中的不足,未来当有更多实物证据出土,或可明示此尊立佛之法身。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 金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