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2049 徐悲鸿 1943年作 平安多吉 立轴

平安多吉
拍品信息
LOT号 2049 作品名称 徐悲鸿 1943年作 平安多吉 立轴
作者 徐悲鸿 尺寸 138×54cm 创作年代 1943年作
估价 7,000,000-8,000,000 成交价 RMB 9,775,000
著录:《中国美术年鉴》第368页,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47年。

来源:敬华(上海)拍卖股份有限公司 ,2003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中国近现代书画 LOT312。

是次拍卖为藏家隆重呈现的徐氏精品《平安多吉》。此幅作于1943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重庆作为战时陪都,许多学校陆续迁移至此。时值徐悲鸿在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遂于1937年随校由南京西迁至重庆。在重庆中央大学担任艺术系教授期间,徐悲鸿客居江北盘溪,每天摆渡过江去松林坡的中央大学上课,夜里回到偏僻山区的居所,点着煤油灯坚持作画。1943年,战火的弥漫与生活的清苦消耗着他,但在艺术上却是徐悲鸿的一个创作高峰。无论是出于艺术语言的拓展,抑或为了释放内心的情感,徐悲鸿在他人生中那段最艰苦的岁月,创作了诸多辉煌巨作。
在古代,雄鸡一直为文人所喜。《相鸡经》中曰:“鸡有五德,头戴冠者,文也;足搏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同时鸡亦与“吉”谐音,乃大吉大利之物,历来为画家乐于表现的题材,如明代的沈周、吕纪,清代的高其佩、任伯年等。在徐悲鸿的动物画中,鸡亦是一项重要题材,尤其是雄鸡,象征着时刻保持警惕的战斗精神,以及冲破暂时的黑暗、迎接黎明到来的勇气。在逆境中不屈不饶地斗争,这种英雄式的形象在抗日战争年代极具鼓舞人心的力量。此幅《平安多吉》属画家笔下的典型构图,一只雄鸡单足屹立于盘石之上,昂首回视,睛光炯毅,气宇轩昂。盘石下方及草丛中,两只母鸡凝神啄食,体态安详,动作各异却又彼此呼应,相映成趣。这一幕不仅反映了徐悲鸿对于形象的深入观察,更是融合了英雄气概与生活闲趣──英姿飒爽的雄鸡象征着勇猛的守卫者,守护着家园的安危;母鸡悠然自得,代表着享有安宁的普通百姓。而在抗日战争中,不知有多少无名英雄,像雄鸡一样,为守卫家园而赴汤蹈火,无私无畏。此幅作品的旧藏阙汉骞将军,即是这样一位令人钦佩的英雄将领。徐悲鸿以鸡入画,不仅取其“德行”和“大吉”之意,更是寓意着画家对将军的敬仰,寄托着对抗战胜利的期盼。
画法上,雄鸡造型生动,羽毛丰满,尾巴由几笔粗朴的浓墨扫出,厚重却不失精准。其冠红如火,羽黑如漆,胸部敷白粉,红、白、黑对比强烈,色彩耀目。奇石以几笔灵逸的线条绘出,抛弃传统的斧劈皴,仅靠墨色浓淡粗细表现,辅以赭墨画出,险势立现眼前。石下杂草、竹叶则以写意笔法粗率写出,清丽雅致;墨色浓淡相宜,层次丰富,令主体与衬景色调、轻重对比协调。徐悲鸿曾在《新民报晚刊》发表文章说:“竹用以象征正直,鸡能报晓,所谓『雄鸡一声天下白』。合起来在中国老套说作『竹报平安』”。徐悲鸿通过饱满的构图,丰富的内容以及物象之间的呼应,完成一件颇具生活气息与笔墨情趣的精妙佳作,饱含着希望国家平安,渴望民族振兴的情感。
注:相似作品见于(图一)北京保利2013年秋拍,徐悲鸿创作于1942年、与此幅构图相似《四吉图》,以人民币一千七百万元成交,上款人朱家骅,浙江湖州人,乃近代中国教育界、学术界泰斗,外交界之耄宿,于中国近代政局演变有着重要影响。曾提议从“庚子赔款”中拨出经费定期支持中国美术学院,宏奖学术,使得徐悲鸿能够顺利创办中国美术学院。(图二)《中国艺坛巨匠──徐悲鸿》图版186号(徐悲鸿纪念馆编,北京出版社出版,2005年9月),1942年创作《三鸡图》。此件《平安多吉》流传有序,当为有识者藏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