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分享图

6071 清(19世纪中期) 平金绣白鹇补子 (一件)

平金绣白鹇补子
拍品信息
LOT号 6071 作品名称 清(19世纪中期) 平金绣白鹇补子 (一件)
作者 -- 尺寸 31×30cm 创作年代 清(19世纪中期)
估价 5,000-10,000 成交价 RMB 5,750


巧功同造化——嘉树堂藏中国古代织绣
中国作为丝绸之路的源头,其织绣在全世界都享有很高的地位,很多大型博物馆都将织绣作为专项收藏展示。譬如北京故宫博物院的明清织绣,辽宁省博物馆的宋元明书画缂绣,伦敦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中国古代织绣服饰,以及多伦多的安大略皇家博物馆的中国近代织绣服饰等。遍观欧美各大重要博物馆,在他们的中国藏品中可以没有古籍和字画,但一定会有青铜器、造像、陶瓷以及织绣品,因为这些艺术形式在世界范围内是相通的,更容易被广泛的接受。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国际拍卖市场上这些品种一直备受关注,价格节节攀升。

俗话说“千年纸,万年丝”。据考古发掘的资料证明,中国的丝织物始于新石器时代的良渚文化。春秋战国时期的织绣工艺,已具有了较高的水平;到了汉代,更是在品种和工艺上都有了飞跃性的发展;在之后的每个时期又都在沿袭中不断创新,发展出各个时期的特色品种,如唐代的唐锦、宋代的缂丝、明代的顾绣等等。

织绣品因其材料珍贵、工艺复杂、所需人工成本极高,故而一直是富有的特权阶层的专享品,清代更是成立了“江南三织造”来专办皇家贵胄们的衣饰用品。同时,织绣品也是中国对外出口贸易的主要品种 ,从汉代开始的“丝绸之路”成了连接古代中国与西方所有政治经济文化往来的通道。到了近代,19世纪中叶的“五口通商”更是使织绣品开始大量流入西方,“五口”之一的宁波作为清代主要的织绣产地向欧洲出口了大量的优质织绣品,也再一次掀起了世界范围对于中国织绣品的热潮。

虽然织绣品在中国一直被视为生活用品,但其意义则远不止于此。自近代开始,一部分著名的学者对其进行了深入并系统的研究,如沈从文先生所著的《中国古代服饰研究》和《龙凤艺术》。而著名学者朱启钤(1872—1964)先生更是兼织绣研究与收藏于一身,尤以缂丝收藏为最,在当时被称为“中国缂丝收藏第一人”。著有《丝绣笔记》、《刺绣书画录》、《女红传征略》和《清内府藏刻丝书画录》等相关学术著作。据记载,当时他曾从恭亲王奕欣的后人手中购得一批缂丝珍品,有的年代可至宋朝。随之有日本人闻讯,要出价百万购买,但朱启钤不为金钱所动。后因时局动荡,为恐国宝有失,遂以20万元转让给了张学良先生。从这里也可以看出,织绣精品在民国时期就已经成为了昂贵的收藏品,其价值不在书画古玩之下。

但就目前国内的拍卖市场来看,以清代中期官窑瓷器为例,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各种品类轮番领涨,价格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直稳速上升,二十年间价格翻了十倍不止。而织绣品的收藏与拍卖在国内仍方兴未艾,不论是上拍的数量还是成交的价格都不及海外市场,可以说是明显的被价值低估了,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初期形态,令织绣市场的前景更值得期待。

此次北京保利拍卖联手国内织绣收藏大家,推出了“巧功同造化--嘉树堂藏中国古代织绣”专场。“巧功同造化”,语出《列子·汤问》:“人之巧,乃可与造化者同功乎”。古时之“巧”,多用于女红,指“巧于织锦刺绣”;功,乃指精心制作之意。“嘉树堂”向来以收藏的严谨而著称,其在藏品的选择上求真求精求逸趣,往往会有独特的见解。不论是小到一个荷包、挽袖,还是价值数百万的唐卡、册页,每一件都有其收藏的核心,每一件藏家都能讲述一个故事。此次专场上拍的藏品都由藏家悉心甄选,涵盖了刺绣、缂丝、织绵、妆花、堆绫、发绣、顾绣等多种工艺技法;年代上跨越元明清三代,上至元代织锦佛像,下至洪宪朝祭天礼服;既有明清各时期的宫廷服饰、官服补子、宗教唐卡,又有民间的荷包、扇套,从各个层面生动体现了宫廷织造与民间服饰的多种样貌;既有传承明确品相全美适合顶级藏家的孤品精品,同时亦不乏适合初级藏家的各类小品。

本场有多件藏品曾由海内外名家递藏,其中一些原为法国著名藏家Myrna Myers女士的收藏,并在她的著作“Silks for Thrones and Altars——Chinese Costumes and Textiles”中有过出版。Myers女士一生专注于对中国织绣的收藏和研究,在她的著作中对每一件藏品都进行了详细严谨的论述,在学术和收藏领域都享有极高的声誉,因此她的收藏品也是全球藏家追购的热点。

另一件明代的缂丝山水花鸟册页,共十二开,花鸟山水各六,为典型的明代缂丝工艺,装帧精美,钤有“合肥李氏望云草堂珍藏金石书画之章”,故应曾为晚清重臣李鸿章所藏之物。李氏家族的藏品后多捐赠于博物馆,少量失散,今能得见实属不易。

再一件传承有序的明晚期堆绫绣释迦牟尼唐卡,制作华美异常,品相全美,应为当时皇家或贵族施造的重要贡品。其曾于2009在香港以458万港币成交,并与之后2010年以710万港币成交的另一件唐卡同属一套。

“补子”是区别君臣地位高低的标志。清代君臣的补服,上至皇帝,下至未入流的小官吏皆以石青色绸、缎、纱、缂丝等为匹料,上面织、绣符合其身份等级的“补子”。文武官员的补服,则以禽兽纹为章。文官皆以禽纹为章。文一品的补服,上面织绣云鹤为补2方。文二品的补服,上面织、绣锦鸡纹2方。文三品的补服,上面织、绣孔雀2方。文四品的补服,其上织、绣云雁纹2方。文五品的补服,其上织、纹绣白鹇纹2方。文六品的补服,上面织、绣鹭鸶纹2方。文七品的补服,上面织、绣纹鸂2方。文八品的补服,其上织、绣鹌鹑纹2方。文九品及未入流的小官补服,皆织、绣练雀纹2方。

武官均以兽纹为章。武一品、镇国将军、郡主额驸、子的补服,上面织、绣麒麟纹2方。武二品、辅国将军、县主额附、男的补服,上面织、绣狮子纹2方。武三品、奉国将军、郡君额附、一等侍卫的补服,上面织、绣豹纹2方。武四品、奉恩将军、县君额附、二等侍卫的补服,上面织、绣虎纹2方。武五品,乡君额驸、三等侍卫的补服,上面织、绣熊纹2方。武六品、蓝翎侍卫的补服,上面织、绣彪纹2方。武七品、武八品的补服,其上皆织、绣犀牛纹2方。武九品官的补服,上面织、绣海马纹2方。左都御使、右都御使、给事中、监察御使、按察使、各省监察使、道的补服,上面均织、绣獬豸纹2方。文武官员的补服、补子皆为前后各1方。